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真亦假【聂瑶】(12)

世界上要是算倒霉的情侣,金光瑶一定觉得自己和聂明玦算一对,他受伤的七荤八素,被聂明玦气的死去活来,还正遭遇着出道以来最大的丑闻和粉圈撕逼,日渐消瘦,面色苍白,精致的脸还破了皮,然后在这种时刻,躺在医院床上,糊里糊涂看似骄傲实际很怂的跟聂明玦告白,然后两个人乱七八糟的决定在一起。什么思考三个月,金光瑶被聂明玦接出院那天就破了功,他身上有疤,自然一点带了颜色的菜都不能吃,馋的要死,靠在聂明玦身上哼唧,说“怎么办啊男朋友,我好想吃红烧肉。”这个丧权辱国的称呼完全没过脑子就出来了,金光瑶咬掉舌头都挽回不了自己背叛革命的尊严,只能翻着大眼睛假装看空气,然后听着聂明玦轻笑出声音来。

这个开始大概就决定了他们日后磕磕盼盼的十年。当然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公开,圈子里面也瞒得很紧,一开始是因为两个人还是有差距,金光瑶不愿意让人觉得是聂明玦包养他捧他,等到后面两个人都地位稳当,也没什么机会再说,没必要引得两个人的事业动荡,知道的也就那几个关系好的朋友。他们两个一直在一起,等到金光瑶拿了最佳新人,聂明玦拿了影帝,金光瑶也拿了影帝,聂明玦开始学着自己拍电影,拿了最佳导演。金家在娱乐行业的影响力日渐减弱,而金光瑶正如日中天的时候把金光瑶认了回去,金光瑶并不稀罕金家的承认,但为了母亲的愿望还是回去了。后来聂明玦和他求了婚,和孟诗出柜成功,两个人跑去国外扯了证回来也只是随便在家做了顿饭吃,再后来孟诗的身体还是没有撑过去,去世的时候他和聂明玦都在床头,送葬的时候躲开了媒体,没人知道聂明玦全程陪同。他们在一起经历了一切,现在看起来正是什么都好的时候,身份地位金钱都有了,还有喜欢的人。

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别人总觉得他和聂明玦在撕逼。
距离他们两个的车后掐脖子事件已经过去了几天,似乎是为了印证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黑料只是炒作一样,电影《魔道祖师》召开了开机发布会,并发布了相关的演员名单和定妆照。

没有人对演员不满意,就算有也只是微乎其微,早就淹没在了粉丝的嚎啕嘶吼之后,编剧和原作者魏无羡和他公开出柜的伴侣导演蓝忘机会饰演男主角,戏中也是爱侣这一消息已经赚够了眼球。再加上戏中三尊的扮演者聂明玦,金光瑶,蓝曦臣实打实的也是三位影帝,新生代小鲜肉薛洋,童星出身演技不俗的小花阿箐,引退多年的影帝晓星辰,每一位演员的名单单独列出来,都足够支撑一部大ip电影,而现在他们全聚在了一起。
各家剪刀手太太和原著粉剪刀手们看着定妆照抱头痛哭,嚎叫我就算剪视频都不敢按照这个阵容来剪辑啊!我的天啊简直就是完美!原著粉难得的没有像市面上每改编一本小说就冷漠地说让我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或者我们一个人众筹五毛钱去给选角导演套一个麻袋这件事情。

金光瑶笑盈盈的站在闪光灯面前,而聂明玦冷冰冰的站在最那边,就像一贯的印象中一样,两个人几乎没有眼神交流,金光瑶微笑着偏头和薛洋开玩笑的时候,聂明玦就微不可见的皱一下眉头。还是有记者毫不知情识趣的提起他们打架的事情,好吧这也不怪人家,为了宣传这是必须要有的效果,金光瑶是这部片子的大投资人,指望着电影刷新票房纪录,从一开拍就会要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所有的提问一开始就是筛选过的,这是他同意留下来的问题。
记者才一抛出这个问题,金光瑶就笑起来,他跳过阻隔着他们的众人,目光扫过蓝忘机和魏无羡紧紧握在一起的手上,完成了今天第一次和聂明玦的目光接触。好像隔了很多年,他再一次的可以在公共场合坦然无畏的看着聂明玦,毫不克制自己的目光,他歪了一下头,看起来有几分狡黠,眨着眼睛语气无辜的说,“大哥,你到底有没有打我?”
聂明玦回望着他,两个人似乎都是因为这样时隔多年的同台有几分感触,眼神一触即分,一贯少话的聂明玦竟然难得的接了他的梗,说了一句,“三弟,别闹。”

西皮粉一定是世界上最反复无常的东西,因为一句话一个眼神掉进坑,也可以因为一张图片一个动作毅然决然爬走,可能真的伤心到躲在被子里面哭唧唧,白天还要安慰自己的基友,我们拒绝zqsg,他们真的在一起了才是世界上最大的ooc.可是真的有了交集的时候,又嗷嗷叫着杀回来,捧心大喊你要等你一定要等你萌的西皮一定会发糖的你要等!

这就是聂明玦和金光瑶短暂互动之后金光瑶在后台化妆间登小号刷微博时候首页的热闹景象,“聂瑶是我的命”已经疯狂刷屏半个小时语无伦次状似癫狂,大喊这西皮有毒,一边疯狂转发各种视频截图,那一句大哥三弟,已经被人截取出音频制作出短信铃声,等着换上说不定什么时刻可以在茫茫人海中认亲,金光瑶勾着嘴角把下载微博点了收藏,然后转存进自己的网盘里面。然后挨个个首页点赞,手快的图都已经修了出来,中间隔着的人都被抠掉了,留下金光瑶看着聂明玦轻笑,聂明玦回过头来看他。他们两个赤锋尊和敛芳尊的剧照也已经被调色修过,然后p在一起。
是是是,铜矿即发糖,对视即上床,有台词就是子孙满堂。 作为蒸煮,我们很努力了。
金光瑶笑眯眯的把手机关掉,切换成大号认真客套的转官方宣传,被突然窜进来的薛洋从背后吓了一跳,薛洋坐在梳妆台的桌子上吊儿郎当的晃着腿,说“一个微笑可以暴露你看了多少小黄文。你脸上的笑容证明你已经看了三十万字了。” 金光瑶把笑收起来,抬头看薛洋,说“你从哪里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小号呀!”薛洋说“小号首页经常看见,开小号是跟你学的。”然后唾弃金光瑶,说“不就是跟你家那位同个台嘛。高兴成这个样子?” “嗯。”金光瑶轻飘飘的应了一句。

“外面那对都牵着手了也没怎么样啊。”薛洋一边玩游戏一边说“电影上映宣传期你出个柜算了,票房肯定比你想得好。”

“是吗?”金光瑶头也不抬的继续在手机上回复消息,“那你告诉我,他们两个被迫出柜之后,魏无羡那几年消失去做什么了,蓝家股票为什么前几年有一阵子猛跌,是因为什么事情狗仔把我大嫂追的差点成了黛安娜第二,让金子轩下定决心不沾娱乐圈的生意?”

“你顾忌什么?”薛洋说“蓝家股票大跌你趁机捞了一笔,金子轩走了你才把持住了这边。你现在才是一家独大,还不但求一爽?”

“所以啊,”金光瑶笑眯眯的说,“当年我是这种事的受益者,我现在更不会主动把自己放到受害者的位子上去。”他随手把手机在薛洋面前晃了几下,薛洋隐约看清了同性恋,恶心几个字。他说“大家在网上看着一团和气,平等开放自由,其实呢?”他说“我们公关的人早就盯死了这件事情,一出现就删。天下大同,一切美好。是因为你看到的东西,是我们想让你看到的而已。”

薛洋切换成小号,随意搜了几个关键词,冷笑了一声,说“那就藏着呗。” “藏了那么多年,我也不怕再藏几年。”金光瑶说。

评论(10)
热度(430)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