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澄橙

“噗!”魏无羡哈哈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温情说“你今天是怎么了啊!?” 温宁在一边柔声细语的问,“姐姐你是脸过敏了吗?” 蓝思追在一边抱着魏无羡的大腿,放弃了追蝴蝶玩,认认真真的问“情情你今天看起来有点不一样。 温情站在一边,气急败坏,“你们还是都给老娘闭嘴吧。”喊完这一句觉得好像不太合适,放软了声音,细声细气的说,“你们再说话,我就要生气了呀。” 魏无羡变本加厉笑得捶墙,温宁急忙问,“姐你是不是生病了?” “我怎么了?”温情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伸手戳了魏无羡两下,说“我做了什么能把你笑成这个样子。” “就是。。。就是。。。”温宁想了想说,“可能是我十岁以后就没有看见过你穿粉红色了。” 哦。温情微笑,笑得温宁浑身发毛,魏无羡毛骨悚然抱着思追就往后面退了一步。 “难看吗?”温情轻声细语的问道。 “不不不,”温宁一叠声的说,“你怎么可能会难看,就是。” “不习惯。”魏无羡说出了真相,“感觉不像你。” 温大美人,肤白貌美细腰长腿,烈焰红唇姨妈色吃土色重口味颜色唇膏的簇拥者,开红色小跑,hold得住红色大衣,艳丽的颜色在她身上不会压住她,只会让她更加明艳动人。然而今天,当她从她的车上下来,首先露出了一双质朴的小白鞋,然后是朴素的什么图案都没有,也没有露膝盖破洞洞的黑裤子,接着就是让魏无羡狂笑,温宁震惊的,粉色卫衣,头发扎成丸子头,眼影浅粉,口红, 浅粉橘色。 今天是个好日子。 温情这样穿绝对不难看,逆天大长腿就算穿着满大街都是的小白鞋也比别人好看得多,腿又细又直,露出精巧的脚腕,粉色卫衣图案简单,over-size看上去更显得人纤细,丸子头减龄极了,温情的小脸毫不遮掩的露出来,眼睛大而明亮,多了几分俏皮。 可是问题就是,不习惯啊。 温情姐姐,御姐中的御姐,神仙一样的人物,性烈如火,走路带风,开车不是小跑就是越野,铁哥们是肆意桀骜的魏无羡,酷炫无比。她出场,就应该是烈焰金红的广告,配上黑帮大佬的Bgm,踩着高跟鞋,眼波流转,勾起惊叹,点燃火焰。 所以她今天怎么会走校园风,穿得如此质朴无华。 魏无羡想了一会儿,一脸了然的说,“嘿嘿,都是因为江澄吧。” 温情冷着脸,眼睛看着地板,但还是勉强点点头。 “怎么回事啊啊哈哈哈哈?”魏无羡问。 温情一脸哀愁的指着自己的嘴巴,说“看见了么,他新送我的口红。” “直男眼里女人只有红嘴唇和粉嘴唇。”魏无羡说,“红嘴唇代表浓妆,粉嘴唇代表素颜。他会给你送口红,天大的进步。你应该高兴啊情姐。” “我确实挺高兴的。”温情抿着嘴角笑,大概因为今天的妆容,笑都格外温柔了一些,“那只口红色号叫澄橙啊。我一直叫他小橙子,后来偶尔看到那只口红宣传,但是一直断货买不到,我好像提过一次,他这次出差就给我带回来了。” “只可惜这个色号,完全不是你的菜啊。”魏无羡说。 “对啊,”温情下意识的想摸烟,抿了一下嘴唇又把烟放回去了,说“本来我是想,自己买回来就放着嘛,我因为名字买的口红也不少了,无所谓。可是他送的就不一样了,好不容易买一次口红给我,肯定要用给他看。” “你是谁,你那么少女心一定不是我认识的温情。”魏无羡说。“其实说实话,就算你不用江澄也不会看得出来的。” “他看不看得出来是他的事,我用不用是我的心。再说了,”温情吹了一下指甲,平时不是红色就是黑的指甲油,换成了透明的护甲油,“他以前的理想型不一直都是温柔可爱甜美风么。偏偏找到我这么一个完全和这些不搭边的,我偶尔让他实现一下心愿嘛。” 两个人还要再说,江澄的车已经到了。他朝着温情走过来,先伸出手拉住温情,然后很顺手的十指紧扣,温情侧靠在江澄身边,再和魏无羡还有温宁打招呼。 “我们先走啦。”温情挥挥手说。 转身她勾着江澄的胳膊,一边走一边说“小橙子,你快看我今天用的是你送我的口红,好不好看?”她眼睛扑闪,偶尔换风格,确实很期待江澄的评价。 “你好看。”江澄说。 “我问你我用这个色好看吗?”温情再次重复。 “颜色不存在好看之分。只有个人喜欢之分。”江澄认真的说, “至于你,我喜欢你,你最好看。” #论直男在分不清老婆的口红颜色的时候如何耿直的挽回场面获得老婆的爱。#

评论(10)
热度(197)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