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我们要互相亏欠,我们要藕断丝连。

猎人和假装猎物的狐狸。

【聂瑶】师尊你开开窍

超级开心呜哩哇啦 谢谢大噶!

面包蟹在咆哮:

答应崽崽给橘砸劳斯的生日贺!


请允许我吹爆橘砸劳斯,您是什么神仙!您的聂瑶太可了呜呜呜 @妙蛙橘砸 


被崽儿拉入聂瑶深坑的首篇聂瑶only向哈哈哈哈



刚正不阿直男剑尊聂大×扮猪吃老虎病娇徒弟瑶妹


狗血乱洒,三观不正请注意!!


师徒相爱相杀,入魔梗出没注意



 一万五+一发完



章一·雪


清河的雪自月初便一直在下,洋洋洒洒,已有半月有余...



【聂瑶】黑到深处(20)

金光瑶的松动表现得肉眼可见,因为在聂明玦约他出来的时候,哪怕各种理由千奇百怪十分蹩脚,有时候聂明玦甚至连理由都懒得找就直接问他出不出来,金光瑶有空都会答应。


他最近不算太忙,结束了一部剧的拍摄,也不急着进组,他也没有固定的综艺,只有一些零散的活动,他宅在家里看书看电影,由着聂明玦带他出去健身,或者去私人的度假山庄,金光瑶素着脸和聂明玦爬山跑步看日出。


但始终没有进一步,牵手都没有,看上去坦荡得过分,被拍到都没人相信是正在暧昧纠葛的情侣,就像是一起出来逃避生活的直男组合。


金光瑶坐在躺椅上,说是晒太阳,他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并定时开始补防晒,聂明玦就坐在他旁边,一点遮挡也无...

【聂瑶】黑到深处(19)

 对不起 老聂在门口站了四个月。Dbq!!!!


“开门。”聂明玦说。

等到金光瑶趿着拖鞋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聂明玦的脸已经出现在电子屏幕上,他捏着手机观察聂明玦的表情,隔着一道门在电话里冷静地问聂明玦,“开门干什么?”

“没什么。”聂明玦说。

“我怀疑你会冲进来QJ我,我又打不过你。”金光瑶开着恶毒玩笑,看着聂明玦的表情,说“我不开门。”

“我只是突然想看看你。”聂明玦像是感觉到金光瑶的注视,抬头看了一眼摄像头,说“我觉得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行。”金光瑶爽快地一把拉开了门,下一刻聂明玦气势汹汹地走进来,反手把门带上,另一只手摁着金光瑶的...

送给大家一对情头

【聂瑶】到底你是狐狸精还是我是狐狸精(he 完结 现玄)

龙君x九尾狐
七夕快乐 踩着尾巴写完了。全篇整理在这里。

一 


金光瑶,千年狐狸精,九尾白狐,芳心终结者,如何成为一名成功的狐狸精课堂创始人,牛逼轰轰,走路带风。


聂明玦,千年再多个几百年的龙君,因为活得久,盐吃得多,见过的狐狸精更多,依靠猛兽(男)直觉成为鉴婊达人,也就是金光瑶的宿敌。


金光瑶知道聂明玦不是故意拆他台,直男没有这种想法,但他每次都觉得聂明玦恨他,是真的恨他。


他们两个认识少说也有500年,金光瑶被聂明玦拆过无数台,无数次怼到无言以对,假笑都挂不住。他看见聂明玦都恨不得绕路走,但因为认识时间长,大家都觉得他们关系贼好,铁汁才可以这样无所顾忌仗义...

【聂瑶】五次聂明玦吻了金光瑶 一次金光瑶吻了聂明玦 (一发完)

这是一个很老的题目,突然想试试,原著向。


第五个吻


金光瑶在昏昏沉沉的睡着,芳菲殿冷清得要命,金陵台一贯的风格就是拜高踩低,他无人照顾也是意料之中。 炉子中燃着最后一点香,偏这香气清淡,更显得这里凄冷可怜。

聂明玦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没人撞见他,他轻车熟路地转进院子里来,在门口迟疑了一会儿,低声叫了几声金光瑶的名字,没得到回应,就干脆伸手直接推开了门。

金光瑶瘦得很,睡在床上连被子的起伏都不是很明显,人家是鼓鼓一团,聂明玦还要扒开点被子才能看到拿被子遮得只露了小半张脸的金光瑶。

那是张很好看的脸,精巧又有灵气,金光瑶点了朱砂,戴上乌纱小帽,...

#聂瑶# 坐聂群的日常就是看到各种神奇的搞笑段子全部都往聂瑶身上套。


《非典型包养》 梗来自图,☝️老聂逼迫小金读博,小金米虫梦碎的故事。



金光瑶是聂明玦的情人,但他现在还有一个身份,是一名在读博士,今年博一,不知道怎么就走上了学术之路。


哦,其实还是知道的,都是聂明玦的错。


2


聂明玦是他学长,富二又自己下海创业走上人生新巅峰的赢家,务实聪明果断,具备当代成功男性的优良品质,以及脸好腿长身材棒等一些成功男士较少具备的完美硬件。也就是俗称的金瓜天菜。


聂明玦是他上上一任的学生会主席,聂明玦在学校里面负责的时候,金光瑶还是只能跟着ps海报...

1 / 11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