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yys多西皮】一场关于麻将的风花雪月(大学au)

写给我不会打麻将的宝 @-薄暮寒- 的番外 我好喜欢这个系列 所有人都无敌可爱 正文戳

http://yuankunaigai.lofter.com/post/1e4d41b0_fc33854希望大噶一起看 看完一起催更哦也。


一场关于麻将的风花雪月

 

酒吞和茨木是因为一副拿错的麻将结缘的,不管真相如何,在荒川和大天狗的眼中就是这样没错了。于是打麻将这件事情的高度就从大学生积极参与国粹研习上升到了不可言说的浪漫主义阶段。在看电影约会逛街打篮球等一众已经被大家所熟知的恋爱活动当中脱颖而出,成为新的恋爱方式,在818宿舍受到了广泛好评和推广。

 

而作为宿舍的家属,隔壁宿舍的家属,参与这一项活动显然就是融入这个和谐的大家庭,得到男朋友的亲人兄弟认可的最好方式。

 

荒跟荒川走在去宿舍路上还在说,“我今天多给夜叉学长递几张牌吧。免得他又凶我。”

荒川笑出声音,说“他什么时候凶你了?”

“他每一次看我都很凶啊,”荒委屈的低头看手里的奶茶,“感觉我就是拱了他家白菜的那个...”

 

“那个什么没你好看。”荒川及时的制止了男朋友对自己的诋毁,说“乖啦,他对谁都那样的。你们宿舍那个小朋友,经常在一目连身边的那个,他少吓唬人家啦?”

“般若今天不来打麻将吗?”荒问。

“嗯,他们两个好像去逛书店。”荒川说,“你还是节约一点你的生活费吧,给夜叉递牌简直就是公然的贿赂。你最该贿赂的人明明是我。”

 

“我可以贿赂你呀,”荒把手里的奶茶递给荒川喝了一口,知道荒川怕热,把荒川拉到自己影子里面走,帮荒川挡着太阳,压低了声音说“老师那天说,有一些贿赂的方式是无法从账面中获得的,这样的方式才是最安全的。”他趁着人不注意飞快的在荒川的耳根上亲了一下,说“xing 贿赂啊。”

“你。。。”荒川只管往前走,不打算再搭理荒任何一个字,荒就摆出一副委屈脸在后面跟着,这一招实在太管用,对他撒娇,使劲对他撒娇。

 

到宿舍的时候酒吞和茨木已经在了,妖狐坐在大天狗的椅子上,大天狗站在一边低着头和他轻声说话,茨木看着酒吞桌子上随便写的两个字就开始了非商业单方面吹,“挚友字真是好看,不愧是挚友!”夜叉一个人大剌剌的坐在椅子上,荒川不动声色的把荒拉到自己身后站着,说“你家那个呢?”

 

“大师有点事情,一会儿就过来。”夜叉说着,一眼看见荒手里提着的奶茶外卖,说“你家小朋友真懂事啊,还带吃的来。”

 

“不给你。”荒川把荒带来的奶茶递给酒吞和大天狗,都是一人两杯,连家属都考虑了进去,唯独到了夜叉这里的时候,荒川把应该是属于青坊主的那一杯留下,然后慢条斯理的对着夜叉,拿吸管捅开了属于他的那一杯奶茶,狠狠的喝了一口,说“以后不准吓唬我家小朋友。”

“我是为了你好啊,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啊鱼!”夜叉说,“我简直就是为你白操心。”夜叉说。

 

“那待会儿你家大师来,我们几个也一起凶他一次?你觉得怎么样,阿狗。”荒川问。

“可以啊。”大天狗说。

 

“我可没有欺负过你家小崽子!”夜叉立刻大声反对,“酒吞家的也没有!!!”

“那是因为你打不过茨木。”酒吞淡淡反驳,“狐狸崽那是阿狗看得好没给你机会。”

 

“所以只有我和般若被欺负了!?”荒一脸震惊,然后在对上荒川的时候立刻切换成了委屈。

“他那个时候没有意识到你是一个人狠话不多的对象。”荒川抬手摸摸荒的头发,觉得发胶扎手,又顺手捏了捏荒耳垂上小小的耳环。“我也不知道你那个时候会是我的对象。”

 

“你们趁大师不在就欺负我!!!”夜叉假装委屈,但显然不如荒这个日常假装委屈的小可怜得心应手。

“没错。”大天狗顺了顺妖狐的毛说,“欺负的就是你。”

欺负的方式就是开打麻将。

别人家都是大佬带着对象两个人一边,夜叉一个人雄踞一方,开始搓牌。

 

宿舍的椅子总共只有五把,反正来得都是对象,大家挤一挤坐也没有什么关系,茨木坐在酒吞腿上都能做出大杀四方的气势来,他被酒吞松松圈着,也不多说话,看着酒吞笑起来,但让在场每一个人都想起自己上一次消失的生活费。妖狐和大天狗在一起并没有太久,坐在大天狗腿上的时候因为害羞有一种诡异的沉默,看上去十分老司机但是其实很纯情的妖狐和看上去羞涩纯洁但专撩狐狸崽的两个人心思各异,大天狗将下巴搁在妖狐的肩膀上看着桌上的牌,伸手搓麻将的时候妖狐的手被大天狗的手覆盖在下面,两个人谁也不说话,气氛偏偏暧昧的要死。

 

问题出在荒和荒川身上,谁坐谁大腿这个事情真的有点难办,荒太高,坐大腿可能挡着荒川的视线,可是荒川坐在荒的大腿上,咿!!!夜叉忍不住为了这个画面打了一个抖。若是两个人一人坐一半椅子又实在没有带家属打麻将的气氛。荒大大方方的一屁股坐在荒川的大腿上,他并没有背对着荒川,而是侧着坐,一只手还勾着荒川的脖颈,看着荒的样子,夜叉笑出声音来说,“你们两个简直了,这个姿势就是上海滩大佬和他最受宠的飞扬跋扈的姨太。”

 

荒川把麻将摞好,说“可怜你现在没对象,这把给你摇骰子。”点数出来跳了牌,四个人慢条斯理的摸着牌,荒上手将荒川的牌理好,手势一看就是老手,荒川扶了一下荒的腰让他坐稳,茨木已经飞快的理好了牌,酒吞打了一张出去,一边完全不会打麻将的妖狐正在听大天狗讲解规则,说“你随便打一张出去就行,其他我再教你。”

 

荒扫了一眼桌上,修长手指点了两张牌,示意荒川问打哪一张出去,荒川说“你打就好。”

“不要脸啊不要脸。”夜叉说,“你们都是两个人欺负我一个。我这把牌简直烂透了。”

 

“小狐狸不会打麻将,我这边只算一个人。”大天狗说,“你哪一次摸牌都说你的牌烂。”

 

夜叉打了一张牌出去,酒吞立刻就碰了,夜叉盯着牌桌几乎要哭出来,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之内决定放弃这一把牌,等待着青坊主的到来以及专心的吐槽。他立刻继续了刚才大佬和姨太的这个美好设想,说“吞仔你抱着茨木,像黑社会大佬带着他心爱的头马,下一秒一言不合就从桌子下面抽出西瓜刀,背景音乐配乱世巨星。”

 

“挚友,头马是什么?”茨木问。

“头马就是大佬最给力的马仔,打手。”酒吞说,“快摸牌。”

 

大天狗一只手轻轻搭着妖狐的腰,手上握着一张牌随意的翻转着,小声的讲解了几句规则,说“你先摸一张,然后选一张打出去。”

“这边不像宠姨太?”荒川说,“都由着随便打了。”

 

“那不一样,”夜叉说,“这边是教刚过门的小媳妇打,重要的过程,拉拉小手摸摸小腰亲亲脸蛋。霸道总裁的宠溺感!”

 

妖狐真想一麻将砸在夜叉脸上,但是这样对男朋友的室友实在不太友好,于是他只是小小的翻了一个白眼,把牌打了出去。

 

“你们家就不一样了,”夜叉啧啧两声,看着荒坐在荒川腿上,还很没有自觉的晃着他修长笔直的腿,说,“姨太最重要的气场,就是恃宠生娇。学弟以前多乖巧的人啊,自从跟你在一起以后,对我越发的坏了。”

 

荒不说话,沉默的把刚才妖狐打出来的牌吃了,抬着眼睛看夜叉。

“那要是你家大师对我们特别友好你什么感受?”酒吞说,然后听见大天狗冷漠的补刀,“可是我真的觉得,你家大师对我们所有人都比对你好啊。”

 

扎心了老铁。

 

青坊主对大家所有人都很客气而礼貌,但是对夜叉,也不知道是因为谈恋爱害羞还是因为经常被骚兮兮的叉子气得七窍生烟,而对他日常使用放生模式。

夜叉看着自己根本凑不成一对的牌随便打了一张出去,说“说真的,鱼总你简直可以带着你家大长腿去演色戒了。”

 

偏偏荒还接了一句,他说“我觉得姨太要笑靥如花的走过来从背后抱住大佬,然后伸出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拈一张牌打出去。然后转身就走,穿旗袍,要扭腰。”

 

荒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被当成姨太那个对象来YY的,荒川觉得自己很不合时宜但是控制不住的想了一下,荒的腿修长笔直,穿高开叉旗袍露出的那一段一定...

简直是疯了。

 

荒川当然也不会知道的是,坐在他身上这一位,正在想什么时候有机会两个人一起看一遍色戒,除了爱情值得歌颂,这部片子让更多人铭记的还有其他的东西。比如粗暴的压在床上,或者翻身骑上去。

 

这边两个人各自心猿意马,牌又已经过了一轮。大天狗看了一眼桌上打出来的牌,教妖狐说,“你看他们打出来的,你可以算现在谁各自不要什么牌,以及哪些牌我们已经摸不到了。”

 

大家也不着急催,对待室友要毒舌,对待室友的对象要温暖,那边酒吞听着茨木在一边唧唧咕咕的说着晚上太阳下去没那么热的时候去打篮球,这边荒川百无聊赖的捏着一张牌翻着玩,被荒伸手过来握住,自己的手指就成了荒的玩具,两个人十指紧扣,好像能把一张二条玩成一朵花。

 

“阿狗根本没有那么好心。”夜叉说“他在你来之前还跟我们盘算,说要让你一会儿多摸一张牌不打出去,或者打出去忘记摸,他就可以名正言顺教你读,大相公小相公,总之就是想听你喊相公。”

 

这一招可以说非常的用心险恶了。谁知道妖狐完全没有在意夜叉的挑拨,而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一排麻将,伸手摸了一张握在手里,说“现在就是小相公了?”

“嗯,小相公。”大天狗带着笑意说道。

 

夜叉心里苦到死,给青坊主发消息,“大师快来啊!我要被他们欺负死了啊!!你再不来你就只能收获一个被室友闪死还赢光了票子的男朋友了!QAQ”

 

夜叉的消息前脚发出去后脚青坊主真的就赶过来了,他给大家带了冰西瓜,夏天热得要死吃一口简直太舒服。大概是走得很急,青坊主一贯白净的脸上都有些发红,他对大家微笑点头,说“不好意思,耽误了一会儿。”

 

夜叉给青坊主递纸巾,却看见所有人都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等着看他怎么开口让青坊主坐他腿上,可是这个口还没有开,青坊主已经轻车熟路的把唯一剩下的一把椅子拖了过来,坐在夜叉旁边,扫了一眼夜叉的牌,说“好像真的挺烂的。”

 

妖狐先没撑住笑出了声音,荒也低下头去笑,没有人在意夜叉悲凉的眼神,酒吞才说了一句快出牌,就已经把头顶在茨木的背脊上笑得发抖。

 

全世界都是小妖精啊,你们的对象都是磨人的洗洁精。

只有我的对象是高岭之花纯洁无暇,才不稀罕本大爷的大腿,他是要帮我赢牌的。

 

青坊主帮夜叉把牌理顺,手指尖轻轻敲了一张牌,说“你今天这个牌,洗得真的很开了。”他眼睛里面带着笑意,夜叉看得愣了一下,青坊主说,“你先吃两口西瓜,我帮你打一会儿。”

夜叉立刻心花怒放的开始大口啃西瓜,冰西瓜都抑制不住他澎湃的心情。

 

又摸了几轮,大家深刻的觉得所有人都带着对象来打麻将是一件多么错误的决定,这样就应该开两桌麻将,上面的一桌下面的一桌,还没有定下上下的牌桌上见分晓。每一对都凑在一起心思根本不在打麻将上。

 

夜叉啃着青坊主带来的西瓜傻笑,荒一定觉得荒川的手指是世界上最好玩的东西了,大天狗什么时候能够这么耐心温柔的对他的干事们说话,学生会就会成为美好的人间。至于酒吞茨木,他们已经响亮的打了一个啵。

 

就这么心不在焉的打,所有人都等着随便谁胡就带着男朋友跑路,大天狗看了一眼自己的牌,说“我们现在三边都听牌了,”他指指自己荒川还有酒吞,“就是还有一张牌就能胡。”又问妖狐,“你猜我们哪一边会先胡?”

 

青坊主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牌,跟夜叉说,“你摸一张吧。”

“手气烂怎么办?”夜叉说,“要是一炮三响,我这个月都只能啃西瓜皮。”说着夜叉还是摸了一张牌,递给青坊主,说“要是点了炮,你请我吃饭。”

 

“好啊。”青坊主看了一眼面前的牌,下一秒就轻松的把牌推了出去,说“自摸二条,十三幺。”

 

“还能有这种操作?!”酒吞看了一眼牌说,三边等着胡牌的人全都愣了。夜叉喜滋滋的抱着大师不管不顾的就亲了一口,说“大师我真是旺夫啊!”

赢了一次麻将,真是连攻的尊严都不要了。

 

夜叉欢天喜地的喊给钱给钱,酒吞掏了钱包递给茨木,大家都看着夜叉终于胡了一次牌高兴的一塌糊涂,倒是坐在一边的青坊主,耳根子都红透了。

妖狐非常不怀好意的说,“学长,你家大师的脸都红成那样了,不会是你们两个第一次亲亲吧?”

不幸言中。

 

在夜叉懵逼当场,青坊主害羞得想立刻遁地的时候。妖狐牵着大天狗就跑了。

荒得意的从荒川腿上站起来,勾着荒川的脖子说,“学长我们回去看电影吧,我想吃西瓜沙冰。”

酒吞搭着茨木的肩膀,说“走吧,去给你买冰淇淋吃。”

 

宿舍的人在三十秒之内全部消失,留下了夜叉和青坊主面面相觑。沉默了一分钟之后,夜叉陈恳的说“大师,从此以后二条就是我的幸运物了。”

青坊主叹了口气,我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二货男朋友。

 

夜叉凑过去在青坊主耳垂边轻轻吻了一下,说“我们两个的进度落后了,以后要加油咯。”

--------------------------fin--------------------------------------------

Ps 关于麻将我只会打川麻也就是缺一门,技术一般,不会算番,有技术疏漏请指出。

这篇设定各西皮的目前进度:酒茨老夫老夫该做的都做了>就差最后一步上本垒的双荒>牵牵小手亲亲脸蛋的狗崽>终于亲到了意中人的傻叉。

啊哈哈哈我也很想让傻叉一炮三响啊。


评论(8)
热度(216)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