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聂瑶】辩论赛-大学生应不应该谈恋爱

苍术宝宝的梗 哎嘿 我好几年没有打过比赛了 什么内容都是我乱写的。

“什么?”金光瑶看着手上的材料,说“如果不是我刚才看了一下时间,我会觉得我现在穿越回了二十年前。”

“阿瑶。”蓝曦臣无奈的说,“你什么题目都能打,这次你就辛苦一点。”

 

“二哥。”金光瑶说“不是题目的问题,你让我打什么题目都可以,只是这是一场表演赛。”金光瑶看着文件上面的加粗大字,“《当代大学生应不应该谈恋爱》?我以为这种题目已经从辩论题库里面被永久除名了。这种题目有谁会想看表演赛。”金光瑶叹口气摇摇头说,“我以为表演赛的题目至少也应该是“林黛玉和伏地魔应不应在一起才对。”

 

“最近情况特殊,你懂。”蓝曦臣说,“我和大哥都上场,你配合一点。”

“题目是蓝老先生选的?”金光瑶认命的点点头,“你弟弟的事情闹那么大,他生气也能理解。”金光瑶苦笑了一下“我以为我这辈子都没机会和大哥辩论场上见了,前几天我才跟他吵了一架,赛场上面见,就算是表演赛,我估计他也能怼死我。”

 

“是呀是呀。我们全市连续两年的最佳辩手最害怕的人,不是三辩是个四辩。我一直都想不明白大哥到底为什么给你造成那么大的阴影。”蓝曦臣说。

“他凶。”金光瑶撅着嘴想了一会儿,说“我会好好准备的,尽量让这个无趣的话题发挥出一点表演赛应该有的趣味来。”

 

除了这个无趣的题目,这场比赛的人员就很有看头,金光瑶蓝曦臣聂明玦三个人都是学校辩论队活在传说里面的人物,谁能稍微有空指导一下学弟学妹都是莫大的荣幸,金光瑶现在读研仍然在学生会有负责的事情,蓝曦臣和聂明玦则是完全的退了出来,不问江湖事了。这一次几大高校联赛,金光瑶他们学校一路杀到决赛,今晚就会决出冠军,而在漫长的评委算分和准备点评的过程当中,学校安排了这样一场表演赛。

 

表演赛大多时候都不怎么按套路来,题目话题性和娱乐性兼备,甚至还要紧跟当下的流行话题,这次表演赛弄这么一个题目,怎么样让大家有兴趣才是最难办的事情。弄不好就是老调重弹的碎碎念,照搬网上早就流传了数十年的段子而已。

 

这个题目真不怪蓝启仁老先生,毕竟自己家子侄不光在大学恋爱,还是公然出柜这种双重暴击实在太要命,需要给他一点途径发泄。

 

至于比赛,聂明玦才是最难办的吧,金光瑶想起他上周刚和聂明玦因为外派交流名额闹得不欢而散,已经将近一周没有说过话,按聂明玦的脾气,恐怕场上见了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到了比赛那天,聂明玦不出意外的依然是结辩,金光瑶则是质询手,他们三个还在打比赛的时候,配合默契大杀四方。蓝曦臣一辩,观点清晰,文笔好气质佳,绝对不是常规的花瓶一辩。金光瑶犀利,脑子又活络,最擅长拆对方的逻辑漏洞,聂明玦沉稳,金光瑶拆出的错误总结的干脆分明。

 

可是这一次两个人做对手,倒还真是不常见的事情。

 

金光瑶这次是反方“大学生在校期间不应该谈恋爱。”这种乍一看违背常规的题目反而容易出亮点,表演赛赛制更自由一些,金光瑶坐在台上,底下是乌压压的观众,台上灯光太亮,其实什么都看不见,他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聂明玦,一身笔挺正装,站起来做自我介绍的时候身姿挺拔,好像站在聂明玦身边微笑着说,“三辩金光瑶。”紧接着就是“四辩聂明玦代表我方问候在场各位。”亲密又默契的时候还没有过去多久,他现在就已经和聂明玦争执不休,这次的争吵只是他们很多次争吵中的一次,频繁的冲突委曲求全的退让和好然后再一次争吵两个人再勉强的和好,实在是让人觉得疲惫。

 

金光瑶看着聂明玦英俊的脸,觉得有些陌生,他第一次上这个台子的时候大二,还算是个新人,那年比赛原定的三辩临时跳票,说不上场就不上场,金光瑶被赶鸭子上架顶了上来,聂明玦那个时候大三,大型比赛的经验比他丰富得多,三辩的位置重要,还有人对他指指点点不满意,金光瑶觉得压力极大,每天讨论完,聂明玦还会单独抽时间陪他对质询,临到比赛上场,聂明玦在休息室告诉他,别紧张,站在台上看不见台下的,你就想底下是一排大西瓜就好了。那次比赛赢了,他们集体去撸串,被辣成狗的时候他就坐在聂明玦身边,喝一杯西瓜沙冰。

 

金光瑶也不知道哪一天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跟聂明玦熟络了,不再是跟在他身边叫学长的生分,他叫聂明玦大哥。他比赛打得很好,他在学校风生水起,但是跟聂明玦总是吵架。他们两个关系尴尬极了,亲昵里面最生分,聂明玦觉得他做事的手段有时候实在有些过分,争吵永远不断。可要说真是生分了,他有事情的时候聂明玦还是要帮他。

 

立论驳论环节很快过去,到了金光瑶的环节,他轻笑着站起来,本来就是表演赛,为了活络气氛,他今天笑的比以往更甜一些,他作一个手势,说“有请对方四辩。”一般默认质询都是邀请对方二三辩,金光瑶这次却不按常理,上来就挑了聂明玦。

聂明玦站起来,对着金光瑶点点头。

 

“对方辩友您好,今天您方认为大学生应该谈恋爱是因为这是在美好的时间的一种美好的体验对吗?”金光瑶笑着问。

“对。”

 

“那我想请问您,为什么您方认定,大学就是一段美好的时间,而恋爱就是美好的体验呢?”

“因为大学是一个自我成长的重要时期,对比起学业为重的初高中,面临更多生活负担的职场,它更自由充实多样但相对轻松。至于恋爱的美好,对方辩友应该自己体会就知道了。”

 

“不对。”金光瑶轻轻摇头。“恋爱和时间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段时间很美好,所以我需要恋爱,而是恋爱来临使我的这段时间变得美好。您方观点本末倒置了。再请问,一段恋爱的美好您觉得取决于什么因素?”

 

“天时地利人和。”聂明玦说。

 

“嗯,所以恋爱的对象也很重要。”金光瑶说,“那请问您觉得在这样一个,为数不少的上课睡觉玩手机,偶尔或经常的逃课,并不能完全对自己负责的年纪,能成为恋爱的好对象吗?连自己都不能管好,就去参与别人的人生。”金光瑶摇摇头说。

 

“恋爱的美好之一就在于相互促进相互成长不是吗?”聂明玦反问。

 

“但相互促进相互成长的方式在大学不只有恋爱这一种。”金光瑶不怀好意的笑眯眯的说,“参见辩论队也可以嘛。”

 

“边打辩论边恋爱也不冲突。”聂明玦说。

 

金光瑶抿了一下嘴唇,说“据调查,在大学期间的恋爱走到最后的几率不足20%,也就是说,很大程度上这段时光是无用的,在一个没有能力承担爱人的未来的时候去爱并走向一个并没有结果的结局,这是一种浪费。”

 

“我觉得值。”聂明玦说,“这是一个个人对于价值的判断。恋爱的美好结局不一定非要终点走是走向婚姻相伴一生,我认为大学应该恋爱的价值在于,当你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伸手抓住你。”

 

“那我举几个例子。”金光瑶眨眨眼睛,“甲同学大学期间要赡养重病的母亲,还要面临着和父亲的赡养费纠纷,您觉得他应该恋爱吗?乙同学有暗恋对象,可是他为了申请学校,有更好的履历,功利心非常重,而他的暗恋对象并不认同他这些做法,他们应该在一起吗?”

 

聂明玦沉默了几秒,说“应该在一起。爱应该是助力而不是负担,为什么不在一起之后多一个人来帮助解决问题呢?”

 

“如果恋爱的对象本来就不好呢?”金光瑶说,“除了我说的现在大家并不成熟之外,如果恋爱的对象现在可能在学校争抢资源,以后到社会上谁知道会做什么更出格的事情?”

 

金光瑶这个例子举的当然不好,辩论场上一个很大的禁忌就是举这样我一个舅舅他一个朋友的特例,这样的例子没有任何的说明效果,场下有些队员都有些疑惑,不知道金光瑶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他可以是坏的,”聂明玦说,“但他是我爱的。他放火我泼水,他闹事我报警,他打人我就把他扛回家,他要是被人欺负了,我护着他。”

 

金光瑶咬着嘴唇看聂明玦,他足足愣了十秒钟,直到主持人开始举牌提示时间只剩下三十秒,他看着聂明玦,忽然笑弯了眼睛,说“对方四辩觉得大学应该恋爱,那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这次换聂明玦愣足了十秒钟,场下开始欢笑鼓掌,有了一点表演赛的样子,聂明玦挑眉看着金光瑶,金光瑶便笑盈盈的抬头迎上他的目光,聂明玦说,“好啊。”

 

金光瑶点头说“我没有问题了。”

 

这场表演赛取得了和蓝启仁先生预想的完全相反的效果,但取得了表演赛应该有的十倍的效果。直到评委上台开始点评刚才的决赛,底下的观众还在震惊的分析,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金光瑶和聂明玦两个大神究竟是为了节目效果还是真的突然当场出柜确定关系。

 

但可以知道的是,金光瑶收获了聂明玦那个好的回答之后,整个人就一直处于傻笑放空的状态,在强行凭借本能回答完了几个对方问题之后,突然说,“我觉得没什么时间不应该谈恋爱的,只要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的话。”他看了一下时间,距离比赛结束大概还有六分钟,他跟聂明玦说,“结辩陈词可不可以讲快一点?”

 

聂明玦整个辩论生涯最后一场结辩陈词只有一句话,“我觉得我方的立场是显而易见的,我一会儿带反方三辩去吃饭,谢谢大家。”

 

那天晚上的西瓜沙冰真甜呀。

 

那天晚上之后,瑶瑶的腰,好疼呀。





评论(46)
热度(1716)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