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聂瑶】逆序关系(三)

ABO 先生崽后恋爱

逆序关系 3

聂明玦跟着金光瑶去到他家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没有缓过神来,他甚至没有感觉到这是第一次见自己的儿子,他应该让自己看上去更好一点,至少不是现在这样,完全的懵逼。

金光瑶连话都懒得跟他说,如果不是因为腰疼的实在站不起来,被聂明玦强硬的半扶半抱的走出酒店,金光瑶可能不会让他碰一指头。把金光瑶塞上车,懒得开口的金光瑶已经直接调好了导航,坐在后座靠着窗户闭眼假寐,等到车开出去一段路,聂明玦在堵车的大潮中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金光瑶,才发现刚才气势凛然坐的端端正正的人已经头歪在一边真的睡着了。没打领带,修长的脖颈上面还残留着昨晚的暧昧痕迹,他的身上还有自己信息素的气味,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面,两个人的气味混杂倒是意外的和谐,聂明玦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然后把自己的西装外套盖在了金光瑶身上。他知道金光瑶纤巧,却从未这么直观的感觉到,看着一件外套就遮了大半的人,聂明玦实在是心情复杂。他完全不了解金光瑶,半点也不,可是他们两个已经上了两次床,还有一个孩子,他们直接跨过了所有程序,奔着共同孕育一个崽的光荣伟大目标去了。

问聂明玦怎么办?聂明玦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他继续瞄了一眼金光瑶,估计金光瑶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两个人都装得一脸镇定,仿佛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快到家的时候金光瑶醒了过来,指挥着聂明玦在家门口前面的一个蛋糕店停下,他还是靠在座位上没有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也没有在意自己抱着的是聂明玦的外套,他拧开一瓶水小口的喝着,说“你去给他挑两块蛋糕。”

聂明玦刚才确实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他要去见他的孩子,算来算去也只是一个四岁的小豆豆,他完全没有任何和孩子打交道的经验,但也知道自己突然出现在孩子面前说我是你另外一个爹外加自己长得看上去就是会打屁股的那种爸爸,的确不算是一个好的第一印象。

聂明玦挑了两块蛋糕,一块偏甜的草莓芝士,一块略苦但是香醇的巧克力布朗尼,然后想了想,给从早上起来就什么东西都没有吃过的金光瑶带了一块抹茶蛋糕。
他把车停在路边,车门打开透气,金光瑶大概还是没什么力气,只是把腿伸出来舒展一下,聂明玦给他递了蛋糕和奶茶,他就轻声道谢,然后小口的挖着吃,吃了几口,他跟聂明玦说,“崽崽叫柏舟,跟谁姓我现在还没有想好。”金光瑶喝了一口奶茶,眼睛里面有几分嘲讽,“给谁姓都是没身份的孩子。”

聂明玦知道金光瑶是私生子出身,也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听着金光瑶继续说,“您做好心理准备吧,不要因为有儿子就瞎高兴了。”
“我是挺高兴的。”聂明玦说,“毕竟是自己的孩子。”
“嗯。”金光瑶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但愿聂董以后不要忘记这句话。”

聂明玦见到崽崽的时候才懂了金光瑶的这句话的意思,他视力好得很,在门口就看见坐在里面厚实地毯上玩模型的孩子,感觉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从前还要被父亲检查课业的时候。

金光瑶跟照顾孩子的阿姨微笑着打了招呼,然后慢慢的走过去,声音放的又轻又软,说“宝宝,我回来啦。”
“嗯。”孩子立刻伸手要金光瑶抱抱,金光瑶伸手把他抱起来,孩子就紧紧的搂着金光瑶的脖子,金光瑶亲了宝宝柔嫩的小脸一下,说“爸爸带你去见一个人好不好?”

宝宝还是不说话,只是点点头,金光瑶抱着孩子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向聂明玦,轻缓的说“还记不记得爸爸说要带你回来见一个人呀?”
“记得的。”宝宝终于开口多说了几个字。

“在那里。”金光瑶单手抱住孩子,另一只手伸手指给孩子看,聂明玦感觉自己浑身僵硬就快要站直成一块铁板,他愣愣的对着孩子点点头,也不知道该说说什么,他知道自己是没有权利自我介绍说我是你另一个爸爸的,他只能等着金光瑶开口。

金光瑶笑眯眯的对他使眼色,聂明玦看着他这个表情都觉得不对劲,从昨晚见面金光瑶顶着一脸标准社交笑到今早起来就再也没有给过他一个好脸色,就算笑也是完美诠释冷嘲热讽,然后现在,金光瑶笑得温柔极了,他抱着一个柔软娇嫩的孩子对着他微笑,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那一个笑容,才像花朵舒展开了花瓣。

他真正笑起来是这样样子的。聂明玦听见金光瑶出言提醒,“你不是给宝宝带东西了么?”
聂明玦赶紧把包装精美的蛋糕递上来,硬邦邦的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我给你带了蛋糕。”
“谢谢。”宝宝倒是很乖,他双手接过蛋糕,然后转过身问金光瑶,“他是另一个爸爸吗?”
“是呀。”金光瑶说,“爸爸叫聂明玦,宝宝跟他打声招呼。”

然后气氛就僵住了,宝宝不说话,只是睁着大眼睛使劲盯着聂明玦看,聂明玦大概感受了自己三十年人生里第一次如此直白的尴尬,还是金光瑶主动给他打了圆场,说“今天吃蛋糕的时候想配什么喝?酸奶还是橙汁?”
“都可以。”宝宝小声说,手拽着金光瑶衬衫的领子。

“好。”金光瑶抱着孩子在沙发上坐下,他的动作实在是太自然,倒把一边的聂明玦衬得像个慌乱无措的恶劣演员,他指着厨房,说“麻烦您拿一下冰箱第二层的酸奶,然后左手边柜子第四格,拿那一套骨瓷的餐具,谢谢。”

聂明玦把东西拿了过来,金光瑶接过来把蛋糕摆好,用叉子仔仔细细的把蛋糕均匀分成了四小份,他挑了一块布朗尼一块草莓芝士放在碟子里,说“今天只能吃这么多,剩下的明天再吃,你今天已经吃过一次蛋糕啦。”

“好。”宝宝乖乖的低头小口的吃蛋糕,吃了几口,忽然抬头跟聂明玦说,“谢谢爸爸。”
他这么轻易的开口,连聂明玦都有些震惊,他抬头看向金光瑶,却难得看到那张一贯笑得完美的脸上来不及掩饰的情绪。金光瑶递酸奶给宝宝喝,宝宝戳了一小块蛋糕喂到了金光瑶嘴里,看着金光瑶吃完,小声的问,“好不好吃?”
“好吃,”金光瑶说,“你喜不喜欢?”

“我喜欢的。”宝宝重重的点了一下头,他停了好一会儿,忽然拽了一下金光瑶的袖子,声音放的越发的低,他垂着头,说“瑶瑶,我很乖的,我不会乱吃东西,我喜欢的也会分给你,”他死死抓着金光瑶的袖子,说“瑶瑶,你不要送我走。”

聂明玦听着这句话觉得像是有人拿大锤在他的心口狠狠砸了一下,他想不通为什么他四岁的儿子会用这种委屈隐忍哀求的语气说话,听上去那么可怜。

金光瑶的眼眶一下子红了,聂明玦清楚的看见他攥了一下拳头,随即松开,他把宝宝圈在怀里,说“爸爸最喜欢柏舟了,怎么会送柏舟走。”
“可是。。。”柏舟皱着眉头委屈的说“你带了另外一个爸爸了。我以为你要把我给他了。”

“没有呀。”金光瑶摸着宝宝柔软的头发,“你看别人家,都是有两个家长的,对不对?”金光瑶声音放得更温柔,温柔好像掐出水来一样,只是不知道掐出来的是不是眼泪。他慢慢的说,“大多数家庭,两个爸爸,或者爸爸和妈妈。这样才是完整的家庭,我带明明来,只是想让他也来照顾你。你看,以前我只给你买一种口味的蛋糕吗,但是明明会给你买两种。”

“如果你还想要什么,我现在就给你买。”聂明玦即时表态。
“那以前明明为什么不在?”柏舟问道。
聂明玦愣住,而金光瑶僵了一下,他说“因为以前这里不安全,明明要保护我们,等到一切都变好了,他才能回来。”

“是有怪龙吗?明明要杀掉怪龙,就可以保护你了,他现在打完仗回来了。”柏舟说。
“是啊。”金光瑶说,“但这是一个秘密,我们不能告诉别人。你知道英雄要有藏匿在人群当中的身份。”

“嗯嗯!”柏舟的情绪看起来稍微好了一些,聂明玦走过来,他伸出手,尝试的一手揽住金光瑶,一手环住柏舟,他不敢用力,怕伤到他柔软娇嫩的儿子,他那么小那么软,可是看上去受了很多委屈,他的眉眼都很小,血缘已经坚定的显示在他的脸上,他的轮廓像聂明玦,鼻子高挺,个子也高,眉目却像金光瑶,眼睛圆圆含情,唇角微翘带笑。这样好看的

孩子,却小声的低着头说话,小心翼翼的喊他爸爸,乖巧的喂金光瑶蛋糕,说你别不要我。
他也不敢搂住金光瑶,他不知道他受了多少委屈,但知道里面有一部分,必定是他造成的。

他尝试着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一些,他说,“我会和瑶瑶一起保护你的。”

评论(30)
热度(617)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