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食日谈】(七)聂瑶

(七)蒜蓉粉丝扇贝


 “今天有特别好的扇贝”聂明玦说,


“晚饭吃这个?” 金光瑶正在书房看书,听见立刻拖鞋都不穿就跑出来,说“我来做!你要是做你肯定就做蒜蓉粉丝蒸了,我还不知道你么?”


“就做。”聂明玦侧过身子,半个人就严严实实的把金光瑶挡在厨房门口,金光瑶根本进不去,别说抢厨房了,扇贝的影子都看不见一点。他被聂明玦稍微用了一点力气就完全顶出了厨房,然后聂明玦手速飞快的把厨房关门落锁,金光瑶站在门口愣了半分钟,感觉自己终于理解了装修屋子的时候聂明玦打死不同意做开放式厨房的真正原因。


那个时候嘴上说的好听,气味容易弄的满屋子都是,有油烟之类的,现在金光瑶想想,根本原因就是两个不同菜系的厨子抢厨房,而金光瑶永远抢不过聂明玦。聂明玦可以在胜利之后嚣张霸道的锁门,然后逼迫着做精致西餐出身的金光瑶吃蒜蓉粉丝,吃葱油拌面,吃春韭炒鸡蛋,吃让金光瑶刷三次牙都挽回不了的浓烈气味的食物。

金光瑶几乎不吃葱姜蒜韭菜香椿,这些气味浓烈的配菜他如非必要沾都不沾,聂明玦甚至发现,在没有被他强迫改造之前,金光瑶剥大蒜的时候,会带两层手套,现在稍微好一点,带一层。
作为一个专业的厨师,金光瑶并不会抗拒在菜里面使用这些配料,实际上他会非常精准的知道什么肉配上什么调料更好吃,大蒜和生姜的味道可以去除腥味,更好的让肉的鲜味体现出来,这些配料的作用不是其他的香料可以替代的。金光瑶也固执的尝试过其他的配料,但味道并不能让人满意。老实说,大蒜炸熟之后只有蒜香味,并不会有很浓重的惹人讨厌的味道,韭菜鲜甜,葱香浓郁,洋葱也是西餐里面重要的配料。金光瑶都知道,但是就是能不吃就不吃,在菜里面遇到都尽量挑出来。
他并不是讨厌,大概只是习惯了。 金光瑶靠在厨房门边等了一下,大概聂明玦已经把扇贝处理好了上锅,知道金光瑶已经无力回天,就大方的打开门,让金光瑶进门来。
厨房里蒜香弥漫,确切来说是一种很香的勾人的味道,蒜香时一种天生带着适合和肉搭配的浓厚醇香,它不是素菜的清淡甜美,它的出现该是个头饱满的扇贝或者颜色鲜红的对虾,烤的焦香留油的羊肉,鲜嫩的牛肉搭配在一起的。聂明玦确实能把蒜香调的非常恰到好处,金黄焦香,没有大蒜辛辣的臭味,只有香味,颗粒饱满,吃到嘴里香脆无比,加上一点蒸鱼豉油,更多几分鲜美。
聂明玦给金光瑶做过蒜蓉粉丝蒸虾蒸扇贝,也用一粒大蒜一块羊肉串好,给金光瑶烤肉吃,还做过黑椒蒜香牛肉粒,做好了摆着当零食,但是很不幸飞快的被吃完了。 金光瑶在厨房里面晃晃悠悠的看聂明玦做饭,粉丝泡软了,扇贝被聂明玦清理干净,粉丝垫在下面,然后金黄的蒜泥浇上去,一起上锅蒸一会儿。
金光瑶厨房巡视了一圈,找到了自己中午遗留下来大半根法棍,现在已经有些变硬了,他找出聂明玦剥剩下的大蒜,然后碾成蒜泥,开锅小火和黄油在一起微微炒香,烤箱预热,然后法棍切厚片,黄油蒜茸一起厚厚涂抹上去,撒上罗勒,黑胡椒和盐,烤箱170度五分钟的时间,法棍变得酥脆金黄,黄油浸润进去,蒜香四溢。
金光瑶端着盘子,抬脚将烤箱关上,却被聂明玦接过盘子,顺手揽了过去,说“你今天是准备自暴自弃,觉得我做的蒜还不够,你再做一个?” “自然不够。”金光瑶说“我再去做一个蒜泥白肉,蒜茸菜心,蒜茸烤茄子,蒜泥蒸排骨。。。”看着金光瑶还有继续说下去的趋势,聂明玦已经夹了一个扇贝递到了他嘴边,说“你先吃吧。”
金光瑶张嘴乖乖的把那个扇贝吞了下去,自然是好吃的,滑嫩鲜甜,粉丝吸了蒜泥的香味和扇贝的汁液,格外的丰盈爽滑。 金光瑶看着聂明玦拿着一块法棍咬的咔嚓作响,说“你以前也会这么做来吃吧?你又不讨厌大蒜,”聂明玦看着金光瑶说,“你只是觉得大蒜的气味处理起来很麻烦。”

“嗯。”金光瑶不置可否,自己也拿了一块面包起来啃,面包酥脆,蒜粒金黄,其实格外的好吃。 聂明玦看着金光瑶低着头啃面包,忽然笑了一下,抬手摸摸金光瑶的头,金光瑶抬头怒视,说“你剥了大蒜洗手没有啊!” “好像没有吧。”聂明玦大概就是存心惹金光瑶。

金光瑶低头继续不说话,埋头啃面包,聂明玦变本加厉抬手去捏金光瑶的脸,说“你以前在学校读书不好好吃饭,站在图书馆门口啃法棍就是这个样子。被噎得要死,还吃得特别大口。” 聂明玦抬水来给金光瑶喝,金光瑶也不搭理,专心吃菜,吃完了面包吃扇贝,一个人心安理得的消灭了大半盘。

他确实就是小鸟胃,没有全部吃完气死聂明玦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自己真的饱了,金光瑶放下碗筷就准备去收拾厨房,他也不是准备和聂明玦怄气,只是想不搭理他一下。没想到金光瑶刚一站起来,就被聂明玦一把拉住,他直接跌坐在聂明玦的腿上,聂明玦从后面怀住他,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蹭来两下,然后捏着金光瑶下巴把他转过来,抬头就凑上去亲来一口。
金光瑶愣着没反应过来,等到聂明玦又抵上来的时候,金光瑶死死推着聂明玦的胸膛,低声说“你干什么?等我去刷牙。” 果然就是这样了。金光瑶其实一点也不讨厌这些气味浓烈的食物,他讨厌的是如果这些食物遇到了讨厌他们的人,会让他也一样受到影响。他一直都小心翼翼的,让自己看上去精致又美好,习惯性的掩藏本能爱好。他拒绝在外面沾染气味浓烈的食物,哪怕已经没有气味,哪怕可以用漱口水口香糖解决,他都不愿意尝试,从开头就断绝啃因此可能造成的一切不太好的情况。
他不在聂明玦面前吃这些,他们可能会有更亲密的接触,所以绝对不会让聂明玦在和他接吻的时候想起的是葱油拌面蒜泥白肉,因为聂明玦可能,会讨厌。
但他当然没有反抗成功聂明玦,他被捏着下巴撬开嘴唇,聂明玦吻过去,还肆无忌惮的在他口中勾缠了一圈。

金光瑶擦着湿润的唇角鄙视聂明玦,说“你这样的行为可以说是非常恶劣了。”

“嗯?”聂明玦说,“给我老婆吃大蒜,吃完之后还亲他吗?”聂明玦用拇指磨蹭着金光瑶的唇角,金光瑶非常恶毒的指出,“你手上就是一股蒜味儿。” “你身上没有?”聂明玦反问。
金光瑶还想继续反驳,可是没有机会,他被大蒜味的手掌捧着脸,亲得死去活来。
真棒啊,金光瑶有些绝望地想,人家的情侣日后回忆,我们的接吻是蜜糖味,薄荷味,柠檬味,要不然就是朗姆味,威士忌味。充满了青春甜蜜的回忆或者纸醉金迷的成人纠缠。 他和聂明玦呢,说出来都可以笑死人,俗气爆表,大蒜味的接吻。

聂明玦的一只手掌扣住金光瑶的后颈,金光瑶想着,好了,一身都是这个味道了,
可是金光瑶并不讨厌,聂明玦也不讨厌。聂明玦不介意和他带着大蒜味接吻,介意的是在吻他的时候被推开。
就好像聂明玦其实比起他从前做错的那些手段极端的事情,而是更在意他的欺骗和隐瞒。
爱人相处需要真诚,但大概也需要一点小手段?
金光瑶勾着聂明玦的脖子想,他可以接受熟大蒜,生大蒜还是去死吧!!!如果聂明玦吃了生大蒜敢来亲他!必须打掉他的牙。
---------end--------------- 【对,我就是那个拒绝一切生葱椒蒜韭菜的恶劣人士。但是做熟就都可以接受。】

评论(18)
热度(364)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