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食日谈】(六)聂瑶

六 耳光炒饭

“你怎么会来?”金光瑶终于下课了。一整天的课让他看上去有些疲惫,他看见等在门口的聂明玦,下意识的愣了一下神,问道“不是还在过年吗?你怎么会来这里。”

“过年休息,来看看你。”聂明玦开了车来接他,金光瑶也没多问聂明玦怎么找到的车,这跟他没关系,聂明玦自然有自己的朋友和办法。

 

金光瑶上了车,聂明玦问他想吃什么,金光瑶下意识的摇摇头,说“回去吃吧,能入你眼的餐厅都要预定,一顿法餐又是好几个小时,你也累了,吃完饭回去休息吧。”

 

聂明玦也没有什么别的意见,只是开车回去,他自然是知道金光瑶住在哪里的,离市中心不算近,市区的房价太贵了,金光瑶又是学厨的,学生公寓里面不能做饭,他只能去郊区租住很小但是带厨房的公寓,方便他在课后的练习。他沉默的开了一段路,正想开口问问金光瑶最近学习的情况,偏过头去才开了个口,就看见金光瑶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了,聂明玦伸手把暖气拧大了一些,等到遇到红绿灯的时候,把外套盖在了金光瑶身上。看着金光瑶蜷在椅子上睡着,才觉得这个人还真是精巧,一件外套就能遮住大半,面庞白净下巴尖尖,睫毛覆盖下来,好像就能遮掩眼下那一团不是黑眼圈一样。

 

金光瑶当然累,除了上课,他还打着两份工,不要聂明玦的资助,他说他就在餐厅做事,也不算是跟专业无关。

 

金光瑶醒过来的时候聂明玦已经停了车,就停在他住处的楼下,金光瑶一下子清醒过来,神态带了几分懊恼,说“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聂明玦说,“只是看你睡得实在好,所以没有叫醒你。”

 

“你来巴黎一趟,总不能叫你把时间浪费在看我睡觉上。”金光瑶说。

“看你睡觉挺好的,”聂明玦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声音低的金光瑶都没有听清,然后又说了一句,“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聂明玦给金光瑶带了一些吃的来,然后去金光瑶公寓楼下的小超市买了一点新鲜的蔬菜,他猜想金光瑶家里可能只会极简单的有一点蔬菜面包,一回去看果然如此,金光瑶冰箱拉开,除了各种拿来练习的饼胚奶油,就是整齐的玉米罐头和豌豆罐头。

 

“你打算给我吃什么,”聂明玦看着金光瑶的冰箱,“给我表演十八种法式甜点的饼底做法?”

金光瑶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我没想着你会来,”他停了一下说,“我前几天一直在上班,你知道那里下班的时候是可以把剩菜打包回来吃的,所以我这几天都没有做饭。”

 

金光瑶说完,聂明玦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金光瑶静了一会儿,看着聂明玦,咬了一下嘴唇,说“好吧,我知道你不信...”

 

“我确实不信。”聂明玦打开冰箱,把里面的玉米罐头和速冻豌豆拿出来,然后纸袋里面拿出自己买来的胡萝卜和一盒虾,他指挥着金光瑶去煮饭,然后看着面前这一堆菜,说“我太知道你对你自己是什么样子了。”他看着金光瑶淘米,想了一下又多加了半缸米,然后插上了电饭煲,问“你今天中午吃的什么?”

 

“我吃的食堂呀,”金光瑶说“你那个时候不是给我打电话了么,今天中午有鸡肉,虽然很柴,还有薯条,饭后的甜点是巧克力派。”

 

金光瑶的下巴骤然被聂明玦捏住,聂明玦弯下腰把金光瑶的头扭过来和他对视,说“你啃着法棍在图书馆门口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你猜我在那里?”

 

金光瑶又不说话,他可以解释说就是太贵了,食堂一顿饭对于他来说也未必负担得起,他也不需要一顿饭又是肉又是菜还有酸奶水果甜点这样来吃,他吃不下那么多,也没有时间去吃,随便啃一个面包,抽空看聂明玦的时间安排和聂明玦打一个电话,去图书馆翻翻更多的菜谱看看,然后晚上有机会回家是尝试。但是他不想解释,他跟聂明玦立场不同,他知道自己的生活环境不好,而聂明玦看到得是他对自己不好。

 

聂明玦知道这个问题跟他也谈不出什么好结果来,只是说,“我给你带了东西,你自己收拾一下吧,”说着聂明玦抬手卷了自己的衬衫袖子,说“我炒饭给你吃。”

 

金光瑶手脚利落的把东西收好,聂明玦给他带的有吃的还有衣物,其实在法国大多数都能买到,但是金光瑶会不会买就另说。金光瑶很快回到聂明玦旁边站着,厨房小得很,两个人站着便显得很挤,更何况聂明玦手长脚长,金光瑶被挤得恨不得缩在角落里面,聂明玦说“你去坐着休息一会儿。”金光瑶就盯着聂明玦的手,一动也不动说“我想看你做饭。”其实大概主要是体现在前面四个字。

 

聂明玦看了金光瑶一眼,说“那去剥几个咸鸭蛋。”

金光瑶愿意看聂明玦做饭,也有原因是聂明玦做饭真的赏心悦目。金光瑶来法国之后,学得主要是西餐甜点,作风都是优雅清冷,性冷淡风格的白瓷餐盘,精髓在于菜要小盘子要大,动作细致缓慢,草莓雕花,蓝莓熬酱,打发奶油,融化黄油,就算是揉酥皮也是小心翼翼的。而看聂明玦做饭,大火爆锅,浓厚酱汁浇上去,肉香扑鼻四溢,就算是看着聂明玦肌肉线条紧实好看的手臂端着大锅颠勺的样子,都有一种大开大合的气势。

 

金光瑶知道聂明玦要做什么,他在一边烧好了水,然后鸭蛋剥好,把蛋黄和蛋白分开,蛋白细细切碎放在一边,聂明玦给他带来的这一盒咸鸭蛋自然是极好的,金光瑶才剥开蛋黄,就有油顺着手指流出来,他自然的吮吸掉,说“真香。”

 

“多给你带了几盒,”聂明玦说“虽然都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但是你喜欢吃。晚上睡觉之前熬一份白粥,以后早上起来配这个吃早饭。”说完聂明玦又补看一句,“你不吃早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金光瑶面上讪讪,都不用问聂明玦怎么知道的,聂明玦就是知道,他说自己在这边过得很好,聂明玦都不会相信,聂明玦早就把他看得透透的了,所以完全不担心他在这边的学业问题,只担心他一个太努力把自己过劳死了。

 

说话间,聂明玦已经把胡萝卜洗净切丁,他刀法利落,手起刀落间,胡萝卜丁切得整整齐齐。水滚了,活虾下去烫至七成熟,虾头取下,留下虾仁开背去虾线泥肠。

 

油入锅等到六成热,把刚才的虾头倒进去,慢慢煸炒出红色的虾油,然后把虾头扔掉,下刚才的胡萝卜丁翻唱。金光瑶看着聂明玦皱着眉头倒他的速冻豌豆和玉米罐头,居然有点想笑,聂主厨一贯对食材挑剔,新鲜食材都不一定看得上,还有挑品质,吃罐头肯定是上一辈的事情。略微翻炒一下,加入刚才的鸭蛋黄,把蛋黄搅散出丰富的泡沫,把饭粒倒进去,让米饭裹上蛋黄的鲜香,最后加入虾仁和鸭蛋白碎翻炒起锅。

 

一碗饭色泽丰富,玉米和饭粒金黄,豌豆碧绿,饱满的虾仁窝在里面,闻着都让人食欲大开。

金光瑶端了碗来盛饭,却不妨聂明玦直接端了锅走,只让金光瑶拿了两个勺子。

 

两个人就着锅窝在小茶几旁边吃饭,金光瑶说“怎么了?拿碗盛饭怕你吃太多我把你赶出去?”

 

聂明玦吃了一口,大概是有些口渴,很自然的拿金光瑶的杯子喝水,说“我只是觉得你在外面已经洗够晚了,回家就少洗几个吧。”

 

金光瑶不说话,只是笑,然后捏着勺子大口吃饭。这是道很简单的炒饭,在金光瑶还不会正儿八经的做饭的时候就学会的东西,那个时候没有虾仁,也没有心思炸出虾油,但是菜市场的咸鸭蛋很便宜,蔬菜也不贵,一样配上一点,热热闹闹的一大锅,可以让他吃得很饱,看上去也吃得很好。

 

他知道聂明玦即使是要炒饭也是很挑剔的,米要浸泡多久,放水的讲究,什么样的鸭蛋,什么样的豌豆和虾都有明确的要求。饭最起码也要是隔夜的,这样炒出来才香,他那个时候还在聂明玦家的时候,他和怀桑都长身体,半夜肚子饿,聂明玦起来给他们做炒饭,就算是最简单的蛋炒饭都做得味道绝妙无比。金光瑶记得聂明玦说那晚上炒的饭叫做金包银,炒出来整碗饭都是一份鸡蛋液包五粒米,金光瑶倒真的仔仔细细去数,聂明玦说,他现在技术还不够,大概只能做到三四粒。

 

“你自己以后也是要当厨师的,”聂明玦说,“你能不能自己先好好吃饭。”

金光瑶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偶尔还觉得有趣,后来也就是单纯试验新菜了,找不到乐子。”

 

大概这些都是热爱美食的民族的本能,一顿饭除了菜是关键,还有那天吃饭的人,席间又说了什么,轻声聊天交谈,或者气氛热络大笑,轻声细语的时候尝尝淮扬菜江浙菜,热络喜庆的时候,宜配上一份水煮肉片或者红烧蹄髈才是最妙。

 

那天聂明玦怎么说的,说“你以后吃饭的时候可以跟我视频,我监督你吃。”

“嗯,”金光瑶咬着一块虾仁说,“看你的脸超下饭,果真是秀色可餐。”

......

十年后。

金光瑶挖着面前的炒饭,看着聂明玦的冷脸,委屈巴巴的说“你这张脸这么凶,我怎么下饭吃啊?”

 

聂明玦拧着眉头看他,说“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永远问吃饭没有就撒谎说吃了。你以为你叼着面包啃的声音我是听不出来吗?”

 

“我都好饿了,你还要凶我不给我好好吃饭吗?”金光瑶知道自己有错,他今天有事情要忙,聂明玦打电话问他吃饭没有的时候他下意识就说吃了,其实当时嘴里就一个餐包。这种时候一定不要在意对错,服软装可怜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聂明玦果然不说话了,看着金光瑶挥着勺子挖饭吃,蛋黄咸香,包裹着每一粒米饭,豌豆鲜嫩玉米清甜,颜色格外好看,口感也绝佳。金光瑶就看着面前这一口锅轻笑起来,说“你现在能不能一次包住五粒米了?”

 

“可以了,”聂明玦说“看你下次再不吃饭被我抓包的时候,我有没有心情做给你吃。”

“肯定有,”金光瑶挖了一勺饭送到聂明玦嘴里,“我要看着你才好好吃饭。”

 

还是那道炒饭,还是那个不老老实实吃饭的人,两个人对坐而笑。

 

美味如昔,爱人如常。

 


评论(11)
热度(396)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