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真亦假番外:love song

过春节的时候,金光瑶发现,男男对唱火了,虽然他对春晚半点兴趣都没有,整场节目唯一的作用就是吃饭的时候充当了一下自带阖家欢乐氛围的bgm,但是他知道这个消息,是因为他的大号私信爆炸,小迷妹们给他拜年,并期待的表示压实他和聂明玦来年能去春晚合唱人生就死而无憾,他在做饭期间摸鱼回复了两个,发笑眯眯表情祝新年快乐,还要很温柔的说过年不要说不吉利的字眼哦。然后看着小迷妹原地爆炸。

至于小号,一堆在家智斗亲戚的姑娘们抽着空摸鱼,怀桑掉马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很有骨气的没有怂成一团,而是把金光瑶的小号拉黑,继续在上面为所欲为,害得金光瑶只能再开一个小号关注怀桑,毕竟他也不太好意思公然威胁怀桑,暴露自己在网上看自己消息的恶趣味。大家纷纷表示,要是有一天老聂和瑶瑶可以合唱一个就完美了,只可惜两个人连个唱歌的音频都没有,技术宅都没有发挥空间。

金光瑶想了想他和聂明玦被一群大号毛绒下蛋公鸡包围,执手相看深情款款唱歌的画面,忍不住抖了一下,还脑补到坐在桌前被微笑的女主持采访,“想家吗?”“不想,我对象就在我旁边呢。” “一会儿回家赶得上吃饺子吗?” “并不是全国各地年三十都吃饺子。” “在电视上给家人拜个年吧。” “他们压根不看春晚。”。。。金光瑶想想他要是和聂明玦真有一起上春晚的那一天,一定是终于到了要开始政治正确的为团体树立代表,诸如同志也有美好家庭这样的模范。

他想着自己笑起来,聂明玦这个时候从后面抱住他,亲了一下他的后颈,握着他的手和他一起拌沙拉,问“想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小金凌从旁边哒哒哒的跑过去,捂着眼睛大喊“我的眼睛被辣到了!” 金光瑶眼疾手快一把把金凌捞到自己面前,捏捏金凌的小嫩脸,说“谁教你的?”

“是舅舅!”金凌说,“他刚才就是这么说大舅舅的。”

哦,估计另外一边,魏无羡和蓝忘机也粘粘乎乎在一起。过年的时候他们几家凑在了一起,大年三十初一各自应付完家里的长辈,初二准备祭祖的一些事情,剩下的时间聚在一起玩,人多热闹,也有过年的气氛。

金凌从金光瑶这里摸走了几颗巧克力,被魏无羡带过来的蓝家的孩子牵着手带去玩了,金光瑶看着蓝家那个男孩子笑起来温和很有几分小大人的样子,再看看自己家上蹿下跳气嘟嘟的小侄子,两个人窝在一起分糖吃,也是可爱的很。

金光瑶靠着聂明玦,懒洋洋的继续做菜,说“我只是刚才突然在想,我认识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听你唱过歌。”

“我也没有听你唱过吧。”聂明玦说,然后仔细想了想,“我去KTV接你的时候好像听你唱过,很可以,金老板带着自己一公司的小鲜肉唱歌,都没有给他可怜的丈夫唱过。”

“你吃醋啦。”金光瑶笑眯眯的说,“年终了要给大家放松一下嘛,不然我来年怎么安安心心继续犯懒不工作,指望着他们给我挣钱养家糊口,”金光瑶认认真真的说,“我也有压力啊,我老公超帅又能干,我不多努力一点,怎么投资给他拍电影,还要指定男主角,完成我带资进组的人生梦想啊。”

聂明玦笑了一下,把沙拉挪过去,把一边面粉拿过来,依旧把着金光瑶的手,把面粉过筛,两个人揉蛋挞的挞皮,金光瑶手和聂明玦比小了一圈,而且常年温度比较低,每次揉酥皮都融化不开黄油,做得格外艰难,聂明玦的手掌又大又暖,用来揉酥皮简直再合适不过,金光瑶心安理得的靠着聂明玦犯懒,还认真的盘算要不要趁着这一波热度,把自己公司的几个小鲜肉打包一下组组西皮,对唱发几首歌玩。却听见聂明玦靠在他耳边说,“唱首歌给我听听。”

金光瑶想了一下,轻声在聂明玦耳边上唱了几句,“all you need is love .” 金光瑶声音自然是好听的,唱起歌来很温柔,气息轻飘飘的撩在聂明玦的脸上,聂明玦说“elephant love medley?”

金光瑶点点头,继续哼唱“We could be heroes, for ever and ever. We could be heroes..Just because I will always love you.”

聂明玦停下手里的动作,等着金光瑶唱最后一句歌词,金光瑶就含笑的望着聂明玦的眼睛,他唱歌的时候气息很稳,听上去倒是真的足够专业,他便足够温柔缠绵的唱了那一句,他最喜欢的歌词,“how wonderful life is,now you are in the world. ”他又轻声的重复了一遍,才缓慢的眨巴着眼睛得意的对着聂明玦笑起来,说“世界如此美好,因你降生于世。”

聂明玦偏过头去吻金光瑶,反正窝在小厨房里,外面一堆人也看不见,谁知道金凌这个时候牵着蓝思追厨房里面偷吃的,聂明玦继续吻着金光瑶,却伸了一只手,挡住了金凌的眼睛,金凌被聂明玦的手掌把视线挡得严严实实,跺着脚说我要去告诉我爹,你们两个不做饭在里面没羞没躁,一边垫脚气嘟嘟的去捂蓝思追的眼睛,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什么傻乎乎的站在这里不跑。

后来很多年以后,金凌携带蓝思追出柜,差点被舅舅打断腿的时候,跑来金光瑶家避难,理由十分理直气壮,都是你们从小就给我造成了不好的影响,金凌躲完金光瑶家躲魏无羡家,成功逃过一劫,带着男朋友从此走上了人生赢家的道路。

等到粘粘乎乎的夫夫夫妇终于做好了饭,一堆人没有长辈在场,完全不在意自己在外面的身份地位,开始玩狼人杀。

金光瑶是其中高手,每一次都能列举各种理由,准确清晰的分析说明个人身份,有理有据,让人不信都难。甚至敢在自己是狼人的身份还要顶着上去选警长,一脸的面目坦然,指挥着大家投死了无辜平民金子轩。可是遇到聂明玦就完蛋,聂明玦不需要理由,只是说“阿瑶这局是狼人,投他。”金光瑶就会惨遭投死,但完全不会失误,他就是狼人,他气疯了问聂明玦,聂明玦一脸坦然的说,直觉。

魏无羡也是高手,但是要照顾自己家不会玩游戏的家属,没有发挥出正常水平,等到蓝忘机决定休息一轮的时候,魏无羡立刻大杀四方,作为猎人干掉了全部狼人。聂怀桑也很厉害,小红手永远抽不到平民,笑嘻嘻的活到最后。至于江澄,只要魏无羡在夜晚被菜,大家就默契的投死江澄,然后发现这又是一个无辜的平民,完全是作为狼人的金光瑶和聂怀桑合伙的阴谋。

后来加上了惩罚措施,大家玩得更起劲,魏无羡被逼迫拿自家师姐的化妆品给自己糊了一个电影开场时候的小白脸大红唇,还带着那张虽然底子很英俊但是妆容很炸裂的脸和大家玩了一晚上,并坑害了自己的家属,在蓝忘机白净的脸上印了一排整齐的唇印。金子轩已经不需要惩罚了,在老婆面前输成这样已经是最大的惩罚。至于聂明玦,他万万没想到,聂怀桑居然在成为了大赢家之后把算盘打到了他头上,他看了一眼金光瑶,一咬牙一跺脚,说“大哥给大嫂唱首歌吧!”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惩罚,在座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两个腻腻歪歪,但是除了今天被捂住眼睛的金凌,和偶尔倒霉撞见大哥大嫂打啵的怀桑,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相处的,不知道是不是那些年隐瞒的习惯成自然,他们在别人面前的关系是克制的,顶多偶尔流露出一点眼神交汇的默契来,或者金光瑶有时候下意识的会往聂明玦的身边靠,再亲密的动作好像真的不多。

金光瑶听完了这个要求,笑眯眯的想,怀桑啊,你真是不遗余力的为这个西皮打天下啊。聂明玦想了一下,居然真的答应了,一堆人玩嗨了加上喝了点假酒开始各自崩人设,笑得放浪形骸,金子轩甚至还给聂明玦找了一把吉他。

聂明玦伸手拉了把椅子给金光瑶坐下,自己顺势就靠着金光瑶腿边坐在地上,怀里抱着吉他的姿势熟练,金光瑶一愣,说“我怎么不知道你会弹吉他?”

“因为在我决定去演电影之前,其实我打算去当个流浪歌手来着。”聂明玦一本正经的胡说。
“大哥要唱哪一首?”怀桑问。 “唱了你就知道了。”

吉他拨弄几下,试了试声音,聂明玦看着金光瑶笑了一下,然后低声唱了起来。金光瑶下意识的绷直了腰,他知道聂明玦的声音好听,但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意识到,聂明玦的声音对他来说有春药一样的效果。
聂明玦声音略低沉沙哑,配着吉他的时候很有民谣歌手那一类带着点沧桑的调调,可是他的声音没有疲惫,也没有无所安放的混乱,听上去安全又可靠,金光瑶觉得那副嗓子磁的仿佛生出电来,顺着他的脊椎一路噼里啪啦的往下,燃烧了整个身体。


聂明玦看着金光瑶的眼睛唱,“云对雨 雪对风 晚照对晴空 。。。”
金光瑶知道聂明玦要唱什么了,他便也笑吟吟的看着聂明玦,跟着节拍轻轻点下巴,在结尾的时候,和上了聂明玦的声音,“天浩浩 日溶溶 弯月对长虹 我对你 嘴对心 九夏对三冬 ”

聂怀桑缩在后面躲着录视频,金光瑶低下头笑去拉聂明玦的手,听见魏无羡说,“那么文艺?我以为要唱歌爱你一万年什么的。”

“对啊,”金光瑶勾着聂明玦的手指说,“这首比爱你一万年带感多了。”他大概觉得太委婉了,决心戳破这段朦胧美,说“世间万物相对,除了云和雨,风和雪。还有聂明玦和金光瑶呢,”他抬手去勾聂明玦的脖子,说“天造地设,名字都要对仗工整的两口子。”

世间万物,相生相对,总是完美的般配,如你我。
-------------------------番外:love song ------------------- 推荐几首歌哈哈:1 瑶瑶唱的那首象房情歌,来自电影《红磨坊》个人超爱,整盘碟都好听,最喜欢那句歌词,世界如此美好,因你降生于世。呜哇太适合表白惹。 2 老聂唱的《声律启蒙》原唱:赵照 歌词超美的 大噶也可以搜声律启蒙看一下。 3 最近沉迷于《怎么办》原唱 蒋山 ,歌词也好喜欢,声音是我最喜欢的那种沧桑调调哈哈,但是听翻唱毛毛那一版。就可以听到一个原本沧桑老男人因为找到了人生真爱之后变声糖罐子里面的柔软傻白甜的感觉,有点可爱。

评论(20)
热度(592)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