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真亦假【聂瑶】(11)

那天的杂志照说到底还是没有拍完,好在之前拍的一些都已经够用,杂志一上市几乎立刻就被疯抢一空,金光瑶在论坛上看见,有人一买好几本,一本收起来藏在书柜里面,一本捧着每天看,再买一本喜欢的图片裁下来,贴在画框里面,要是不巧刚好两张图片在一页上面,就在多买几本。 金光瑶自己也跑去买了一本,那种感觉比拿到样刊要好,杂志整齐的收起来,照片没有登在杂志上的也被洗出来送到金光瑶这里,金光瑶看着那几张聂明玦的沙漠上的照片,瞬间觉得喉咙发干,好像回到了沙漠一样。
很快就要进组拍戏,但聂明玦这次没有像之前一样带着金光瑶读剧本对戏,算算日子,从沙漠回来之后,金光瑶就再也没有见过聂明玦,他也不能主动去找,聂明玦比他忙得多,他也没什么理由去麻烦聂明玦,也就在家呆着陪陪妈妈,有时候去帮聂明玦带一下聂怀桑吃饭。等到进了组里,聂明玦倒还是像之前一样的带着他,也会给他介绍人认识,但是金光瑶就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好像聂明玦在刻意躲他一样。可是也没有,该一起吃盒饭还是一起吃盒饭,聂明玦还是很习惯的朝他的碗里面丢瘦肉,然后扒掉他吃不完的那一部分。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了,也可能是之前的一段时间,确实太亲密了一些,现在才是正常的状态。

可是等到真正拍起戏来,金光瑶才知道真的不是他多想,他和聂明玦就是有问题,之前的对手戏两个人几乎都是一次过,而这一次对戏,不是他看着聂明玦的脸突然发呆磕磕盼盼的说不出台词,就是聂明玦看着他就被导演叫卡。然后导演看着他们两个叹气,说“你们两个怎么都那么久了还没有出戏,一对戏气场就不对,你们两个现在是战友,是彼此肩负着对方命的人!开始演还好,眼神一对上,要么就是英雄气短,要么就是躲躲闪闪!回去再读剧本!” 后来金光瑶想起来,也不知道是感叹他们两个那个时候演技比不上现在这么信手拈来好,还是笑那个事情真的年轻,很多事情眼角眉梢藏不住,而不是像现在,打啵都能被人硬看成打架。
那天晚上金光瑶主动拿着剧本去敲聂明玦的房间门,他晚上也等了一会儿,照常来说聂明玦要来找他,晚饭之前就会来了,两个人一起吃个饭,然后对对台词,可是怎么等人也不来,最近几天的发挥却是不尽人意,他索性去找聂明玦。进了房间,聂明玦桌上也摊着剧本,金光瑶歪头苦笑了一下,说“我们两个真的演得那么糟糕吗?”

“看上去确实是这样。”聂明玦说,“要那个时候都是我们两个今天演的那种眼神,估计早就暴露被拉出去突突了一百次。” “那我们重新试一下今天这段。”金光瑶说“我刚才自己练了一下。”
他们要演的一段,是消息的传递出了一些问题,两个人陷入到危险的境地当中,金光瑶饰演的副手告诉聂明玦,一旦有人怀疑到他们的头上,他们决定的策略就是保住聂明玦,把金光瑶牺牲出去。这个决定是金光瑶没有告诉聂明玦,直接就向上面汇报的,等到决定通过了,告诉聂明玦的就已经是毫无争议的处理方式。这一段就是两个人争执的场景,可是为了防止暴露,在聂明玦家里还不能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连这样的争吵都是克制的,没有一句台词,解决的方法写在纸上递过去,看完立刻烧掉,所有的挣扎和心痛都靠眼神和表情。

金光瑶递了一张纸给聂明玦,聂明玦接过来看了一眼,然后点火烧掉,在剧里面,两个人就这么相对无言盯着那张纸烧得一干二净,金光瑶看着烧完了,就抬起头来对着聂明玦微微一笑,说“先生,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处理了。”他的嘴角翘起来,就好像平时和他一起解决公事一样。
聂明玦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盯着金光瑶看,金光瑶仰头看他,目光平静,聂明玦一把抓住金光瑶的衣襟,把他扯到自己面前,眼神里面是熊熊燃烧的怒火,在指责金光瑶的一意孤行,手上太过用力,手背上崩起道道青筋,仿佛在质问他怎么敢一个人就做出了牺牲的决定。

按照剧本,这个时候聂明玦应该深吸几口气,然后慢慢闭上眼睛,他有无尽的愤怒和不舍,但是理智告诉他,金光瑶做出的就是最好的决定,所以只能一点点的放开手,帮金光瑶把衣襟抹平,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后退一步,对着金光瑶笑了一下。

他们两个人的岔子就出在对视这里,聂明玦把他拽到面前看着他的时候,金光瑶迎上那道目光,他的角色应该是坦然的,已经决定作出牺牲所以毫无畏惧,可是他不敢对上聂明玦的眼睛,他怕看了一眼,就不敢死,世界上还有你,所以我舍不得死。就是导演说的英雄气短。

可是如果金光瑶这个时候抬头看一眼聂明玦,他就会知道聂明玦的眼神,除了愤怒,还有更多死死压抑住的东西。聂明玦深吸一口气,把金光瑶推开了两部,说“你先回去吧,我再想一想。” “我。。。”金光瑶还想再说什么,聂明玦已经半推着他走到了门口,说“我自己想一想。”

等到金光瑶茫然的站在门外的时候,他才想起,这大概是第一次聂明玦那么明确的拒绝他。第二天想等着开工的时候问问聂明玦,可是等了半天没有看见人,只看见导演跟金光瑶说,让他休息两天,调整一下状态。一休息就休息了五天,这几天聂明玦连一个人影都见不到,金光瑶好不容易问了一下经纪人,只得到了含含糊糊的回答,说“老板最近有事情。”想了想发短信问怀桑,怀桑也说不知道,还说最近大哥都没有回家。

再收到消息的时候,金光瑶在片场足足愣了五分钟,导演带着另一位影帝级别的演员到他面前,通知他聂明玦不会再演这个角色,而是换成了影帝。 “为什么?”金光瑶下意识的问。 “他状态不好,想调整一下。”导演拍拍金光瑶的肩膀,“你好好适应。”
都是借口,金光瑶想,聂明玦分明就是为了躲着他。再仔细想,大概觉得是自己的段位不够,可能是喜欢聂明玦的这件事情露出了马脚,吓坏了铁直的聂明玦,跑路也在意料之中。 可是没有想到,这一躲,就躲了将近三个月,电影拍完,没了聂明玦,金光瑶像是要和谁憋着气一样,所有的戏几乎都是一条过,和影帝演戏气势上完全不会被影帝压住,甚至还被夸赞演技真是越来越好。

金光瑶没有和聂明玦联系,不打电话,不发短信,偶尔有的几次联系都是经纪人带来的,说老板问你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要是日程安排的太满,就推掉几个。金光瑶在这段时间暴瘦,本来就窄的小脸看上去更是憔悴的意味,他因为工作量太大,有了轻微的神经衰弱。可是还是咬着牙说,没事。
因为聂明玦的辞演,粉丝早就在网上炸成一团,西皮粉哭天抢地觉得自己被耍了,影帝的粉丝和聂明玦的粉丝吵成一团,这边说影帝就是接盘侠,那边骂我们影帝怎么配不上这个角色了,分明就是聂明玦自己演不好这个角色。聂明玦那边没有什么明确的说法,可是金光瑶知道,影帝是聂明玦找来的,甚至聂明玦还支付数额不小的违约金。然后旷日持久的骂战把金光瑶也牵扯了进去,他憔悴的照片被贴出来,然后有人看图说话的解释着,他之前被聂明玦包养力捧,而如今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不存在,聂明玦懒得费心捧他,而金光瑶正在为情所困。也有金光瑶的粉丝回骂,两个人不就是搭档了一部电影,何必就一副天长地久我这辈子就绑定你的意思。 其实也没错。
电影上映的时候好评如潮,公众的记忆里是最短的,可能前一周还在为了西皮哭天抢地,一周之后就可以看着新电影捧着脸笑起来。金光瑶马不停蹄的赶电影宣传,他越发的瘦,可是眼睛又黑又亮,站得笔直。

他不知道聂明玦消失的这段时间去做什么了,他就是聂明玦签下来的一个艺人,当然没有资格问老板做什么,聂怀桑倒是主动给他透了点消息,说好像自己家大哥接了一部文艺片,导演是那个有名的苛刻的外国老头,据说一堆主演全部被封闭起来训练,自己都没有联系。这也算不得什么安慰。 金光瑶每天赶通告的时候,可以发呆的一瞬间就是化妆的时候,他盯着镜子看,想自己是不是认识这么一个叫聂明玦的人,然后想其实聂明玦消失了,他的日子也一样过得下去。
他的合约到期的时候他没有主动续约,经纪人也没有提,金光瑶就这么变成了个体户,通告早就排满了,按着时间完成就是,经纪人还是跟着他安排工作,金光瑶想,那就带着一起走呗,如果聂明玦不要他的话。他过得还算不错,现在赚钱比以前快得多,经纪人跟他透过底,今年电影节的最佳新人,他十拿九稳。
丑闻爆出来的时候金光瑶在片场,他是金光善和孟诗的私生子这件事情他从踏入娱乐圈开始就一直压在心里,是随时可能炸出来的定时炸弹,他并不觉得自己的身份值得羞耻,这不是他的错,唯一担心的就是可能再次打扰到他的母亲。可是之前金家的人早就旁敲侧击的来跟他谈过,要他闭紧嘴巴,他不会说,金家那边自然也压得住消息,而这一次被爆出来,真的就是金光瑶倒霉,他蹿红太快了,有人就是打定了主意要整他,甚至不怕触金家的霉头。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消息一经压不住了,一波一波的记者涌到片场,话筒恨不得戳到金光瑶的脸上,“请问您对私生子这个身份怎么看呢?”“你回到娱乐圈是不是受您母亲的影响?”“你持续的蹿红是不是跟金家有关?”“请问。。。”
金光瑶的能言善辩第一次没有了作用,他知道现在说多错多,满心想着的第一件事情是把母亲从医院里面接出来,他去问经纪人,只知道医院那边和他一样,都困的水泄不通,他第二天还有一个综艺的外景要出,是一个慈善相关的节目,他推脱不得。
他混在一辆送外卖的车里面从剧组出来,然后换车赶路去拍外景的地方,他的工作号和经纪人的电话早就被打爆,他一个电话都不接,然后他的私人电话响了起来。金光瑶有些恍惚的接起电话,听见了那个非常熟悉的声音,那边说“别担心,你母亲我已经从医院接出来了,没事的。”电话递到孟诗的手里,金光瑶才叫了一声妈,听见女人温柔的声音说“没事,聂先生已经把我接出来了,躲记者的经验我比你多,没关系,你先好好工作。”电话再换回到聂明玦的手上,说“我会帮你处理这件事情的。”
金光瑶握着电话只是简单的嗯了几声,可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一直紧绷着的脊背,不由自主的松了下来。
第二天他就在现场见到了聂明玦,传说中被导演抓去封闭训练的聂明玦看起来和他也差不多,瘦了一圈还黑了不少,但依旧高大可靠。聂明玦走到他面前,两个人都愣着,不知道说点什么。还是金光瑶先开口,他挤出一个笑容来,说“怀桑不是说你接了新片么,怎么回来了?” 聂明玦看着金光瑶,说“那边杀青了,我就回来了。”刚杀青就立刻赶回来然后帮金光瑶处理事情,金光瑶也没有多说,这几个月聂明玦的消失让他根本不敢多想,他只是道谢,好像恢复到刚见面的那个时候一样,局促紧张恨不得一件事情谢八百次。
聂明玦也只是说“你母亲在我另外一个住处那里,很安全没人知道。今天有嘉宾临时出了状况,我来替他。” 今天的外景是为了山里的孩子筹集资金修路和建学校,而筹集资金的方式,是山地自行车的马拉松比赛,拿到前三的人将会赢得更多的资金捐献出去,聂明玦一直做慈善,金光瑶跟在他身边也耳濡目染,更何况他比这些人要知道得更多贫穷带来的糟糕的生活,所以这个活动他完全自愿接受。但金光瑶的身体素质不行也是显而易见的,聂明玦一来,金光瑶闭着眼睛都知道今天的第一名会是谁。

重在参与,姿态好看,要让大家感觉到你的拼搏。这就是经纪人和金光瑶对自己参与这个活动的定位。 等到骑上了车跑了一段路,金光瑶才感觉到自己的力不从心,他最近神经衰弱的越发厉害,身体素质和之前被聂明玦拎去健身房的时候根本没法比,又被爆出来的私生子新闻逼得心力交瘁,根本没有好好休息,他骑行了一段路,山路颠簸,就觉得自己心跳得越来越快,脚上用不上力气,他看着前面的聂明玦早就骑得老远,眼前一黑,连人带车就滑了出去。

金光瑶失去意识了一段时间,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半边身子都火辣辣的疼,疼连成了一片反而分不清是哪里受伤了,他尝试着动了一下,发现脚被卡进了自行车里面,然后他听见了低低的一声,“别动。”
金光瑶眨着眼睛,勉强看清了人,才发现自己半靠在聂明玦身上,明明已经骑出去一大截的聂明玦不知道怎么折了回来,聂明玦俯身下去,握着金光瑶的脚腕,小心的把他的脚从车架里面拉出来,然后一手伸进金光瑶的膝弯,想把金光瑶打横抱起来。
这个姿势实在是太暧昧了,金光瑶下意识的推了聂明玦一下,聂明玦满心想的是这个姿势不容易伤到金光瑶的脚,也没有顾得上其他。金光瑶也想不到,自己推了那一下,会让他和聂明玦之后困扰那么多年。

狗仔就藏在人群当中,金光瑶摔出去的惨状已经是个大噱头,他推聂明玦的动作也被狗仔恰好拍了下来,什么掉头回来救助这些根本算不上大新闻,狗仔知道,人们爱看的是金光瑶和聂明玦面和心不和,看似亲密其实早就翻脸这样的新闻,这些才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等到聂明玦小心的调整好姿势,把金光瑶背起来的时候,狗仔早就走远了,他们还在山道上等到救护车来,那一边,看图说话的稿子早就铺天盖地的发了出去。金光瑶皱着眉头满身狼狈,而聂明玦黑着脸半蹲在他身边,金光瑶的手推拒着聂明玦想要靠近他的动作,看起来就是这个样子。

当金光瑶脚上缠着厚厚绷带躺在医院,聂明玦在旁边削苹果的时候,他看见的新闻早就变了样子。门户网站的娱乐头条都是他和聂明玦反目的消息,他推聂明玦的那一刻清晰的放在了首页,然后各种知情不知情的人士跳出来爆料,从他拍杂志的时候拍了一半就中途消失,剩下的沙漠外景全都是聂明玦单人拍摄,到聂明玦为什么会退出电影,就是因为不愿意再和金光瑶捆绑搭戏,然后自顾自的解释了金光瑶推聂明玦这一幕,全然没有真相,就是金光瑶受伤,聂明玦作为离得最近的人折回去,可是两个人之间糟糕的关系让金光瑶下意识的拒绝了他虚伪的帮助。再接着,金光瑶没有和聂明玦续约的消息也被捅了出来,所以的一切都预示着他们的关系糟糕的一塌糊涂。
金光瑶看着网上的消息,两边的粉丝早就对骂的你死我活,这这边说聂明玦压榨金光瑶,才把人逼成这么瘦的样子,那边指责金光瑶忘恩负义吃相难看。苦逼兮兮的西皮粉脱粉回踩的不少,也有捧着心说自己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偏偏还要相信居然有真情,夹在其中的几个稍微有理智一点反驳,诸如你们相信依照聂明玦的身体素质会是只距离金光瑶最近的人吗?如果真的关系那么差,为什么不直接骑走还要给自己惹麻烦?

但这些声音都微不足道。金光瑶看着有一些实在不堪入目的辱骂,甚至还有人脑洞大开的编着他被聂明玦潜规则上位的故事,他直接关掉了网页,问聂明玦“您怎么不澄清?还有没有续约的消息,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是谁放出去的?” 聂明玦没有直接回应他,只是给他递了那个已经切开的苹果,说“在这个圈子里面,要的只是谈资,又不是真相。” 金光瑶没有接那个苹果,说“消息是你放出去的。”
他一瞬间就想明白了这些事情,他是私生子的丑闻被爆出来,聂明玦回来陪他录综艺,本来是想借这个事情来转移视线,但是没有想到金光瑶出了意外,爆出了其他消息,索性直接顺水推舟,公众忘性大,一件事情很快就会压过之前的事情,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金光瑶和聂明玦的分裂上,哪有多少人还在意金家怎么对金光瑶。
聂明玦说“我又不像你,现在事业刚起步,这样的消息对我没什么影响的。” 金光瑶却只是看着聂明玦,轻笑起来说“你以为你在我最糟糕的时候回来,这样施舍我帮助我,我就会领情了么?”他低下头笑出声音,说“一边对我避之唯恐不及,一边又想对我有恩,你在想什么?” “阿瑶。”聂明玦只是喊了一声他的名字,说“你好好休息。”
“怎么休息?”金光瑶说“睡起来你又消失三个月,三个月以后回来谁知道是什么样子,你现在反正已经不是我的老板了,你要老死不相往来也容易得很。” 事后回忆这天,金光瑶觉得自己就是被摔坏了脑袋,不然哪里敢来对聂明玦那么大的火气,可是看着聂明玦自作主张为他好,帮他做决定的样子,他就真的气得半死。

“我是在躲你。”聂明玦说。 “好得很,”金光瑶说了一句,“我年轻不懂事对你一时间意乱情迷但是你放心我知道你是直男以后不会缠着你的你走吧。” 金光瑶一句话一个磕巴都没打的扔了出去,他被聂明玦呕得要死,说消失就消失,回来没事人一样的对着自己,简直不知道在想什么。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疑似表白了。

聂明玦倒是愣了一会儿,似乎是消化了一下金光瑶那句话,抬手摸了一下金光瑶的头,说“你只是意乱情迷?” 金光瑶偏着头躲开,听见轻飘飘的一句,“可是我觉得我情根深重了。” 金光瑶觉得自己真的被摔坏了脑子,然后听见聂明玦补了一句,“我不是直的,但你是真的年轻。”

聂明玦大金光瑶五岁,虽然听上去并不是很多,可是聂明玦早早就担着家业,在这个圈子里面呆了很久,确实比金光瑶老练沉稳。他比金光瑶知道的多,就算现在比从前好得多,艺人谈恋爱也不会再是哭天抢地死去活来的事情,但是同性,还是糟糕得多。金光瑶还年纪小,现在更是前途大好,他没必要去拖累人家。
他知道金光瑶对他是有感觉的,那天在沙漠里面金光瑶中暑他去抱的时候,金光瑶的身体已经有反应了。聂明玦从那之后就一直开始躲着金光瑶,没有别的原因,因为他也对金光瑶动了心。 乖巧能干又倔强隐忍的少年,在他的身边顽强的挣扎着长大,聂明玦有能力庇护着他给他不需要努力的环境,可是看见他咬着牙努力的样子,又觉得想看他长成一棵大树,而不是一朵娇花。他喜欢金光瑶。可是金光瑶还年轻,踏进这个圈子也没几年,他不能在金光瑶还没有看过世界的时候,就让他做出选择,那样的结果轻率还容易后悔。
“你又不是我,”金光瑶抬头看着他,“你知道什么。”他盯着聂明玦,想了一会儿说“你以为你对我做了这些事一声不吭消失,不顾我的意见就帮我,我就还会喜欢你吗!”
他昂着细长的脖颈,看上去骄傲极了,尽管脸色苍白,脸上还有擦伤,一只脚还惨兮兮的包着厚绷带,但这些都完全无损他在这一刻迸发出的气势,他盯着聂明玦,一字一句的宣告,“对啊,我就还是喜欢你。”

这句明明怂爆炸的话被金光瑶这么干脆利落的说了出来,他抬着头和聂明玦对峙,尽管他狼狈的半躺着,聂明玦站在他面前几乎可以把他遮住,可是在这个时刻,他们就是平等的,他没有聂明玦火,没有聂明玦有钱有地位,没有聂明玦成熟理性见识多,然后呢?他喜欢聂明玦,聂明玦喜欢他,众生平等。
“你可以继续找理由躲我,什么我还小,你是男的。还有什么理由?”金光瑶说,“你找出一百条理由反正我也喜欢你。”有些话说出来就所畏惧,金光瑶睁着大眼睛耍赖到底,浑身充满了破罐子破摔的嚣张气焰。
“我也发现躲你并没有什么用。”聂明玦说“那就在一起吧。” 金光瑶瞬间偃旗息鼓,就这么在一起了?激烈的戏剧冲突呢?聂明玦之前不还纠结的要死么,那么快就想明白了?

聂明玦抬手想掐金光瑶的脸,顾忌着现在上面有擦伤,只能摸摸金光瑶的头,说“我之前觉得你和我在一起以后会后悔,可是现在觉得,不在一起我们两个都后悔。我躲了你三个月没什么用,你好像也一样。” “我也要冷静思考三个月再给你答复。”金光瑶立刻提出条件。 “好。”

评论(7)
热度(453)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