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食日谈(二)【忘羡】(全员厨师au)

二 莲藕排骨汤



魏无羡今天在厨房里面炖着汤。剩下的菜都是蓝忘机去做的,汤的味道两个人都再熟悉不过,冬日喝汤最好,暖心暖胃,砂锅里面白浪翻滚,里面卧着剁成整齐小块的排骨和淡粉色的藕,整个家里都弥漫着让人感到妥帖的香味。


 吃饭的时候蓝忘机先动手盛出了两碗汤,递给魏无羡,又说了一句“要不我先尝尝?”


 “不用。”魏无羡已经舀起了一勺汤,先喝了一口,皱皱眉头,笑了一下说“还是不对。”他又尝了块藕,藕是蓝忘机带回来的,专门从湖北运过来,到家的时候上面还带着泥,泥对于鲜藕来说才是最好的保鲜,可以封住水分,不会变干,还可以保护表皮不被划破,汁液流出,损伤了口感。


 这已经不是蓝忘机第一次替魏无羡找各种藕回来了,江西花莲,江苏青莲,洪湖的白莲,湖面的湘莲都带回来过,最多的还是湖北汈汊湖的藕,这里的藕最好,肉质松脆,纹理却细腻,味道鲜美至极,炖汤粉糯,生食爽脆,被称为白璧莲参。 


有一次,两个人在挖藕的时节直接跑到了湖边,魏无羡也不管不顾什么干净不干净,找了一双大水靴套上,带着手套就跟着专业挖藕的人一起去湖里面,亲手刨了几段藕出来,蹲在湖边用水清洗干净了,白玉一样的藕露出来,用手掰成几小段就当作水果一样的嚼着吃了,剩下的立刻带走就近找一间厨房,选猪排炖煮,可是就是这样的新鲜,依旧不是魏无羡想要的。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正要说不满意就别喝了,却看见魏无羡几口把汤喝完,把脆骨嚼得嘎嘣响,说“这个藕很好吃呀,要不下次我们还是去湖边一起再挖一次藕,或者去挖冬笋?”


 “太冷了。”蓝忘机说,“过几天再去。”


 “好好好,”魏无羡笑起来说,“还是吃最新鲜的好吃。藕和笋都一样,得用手来挖,要是沾到了铁锹破了皮,就有了铁锈味,鲜味全部毁损,一点都不好吃。” 


“是,”蓝忘机应道,帮魏无羡夹了一筷子酸辣藕丁,面上带了一点笑意,说“还跟你去挖笋,两个人挖得渴死了。”


 这显然就是嘲笑他了,才开始学着做笋的时候,按照蓝家一贯的作风,大多数食材都可以在自己家的山头上搞到,那段时间晚上被罚切土豆丝,白天还要硬被拉在一起去挖笋,冬笋味道较之春笋更厚重一些,用来配咸肉,炖鸡都是一绝。只是两个人第一次去挖笋,毫无经验,第一天带着铁锹去,带着浑身被碰出裂痕的笋回来面对蓝启仁老师可怕的脸,第二天学乖了,带上手套徒手去挖,可是冬笋埋地底更多,用手硬掰只会从中掰段。魏无羡拿了水把泥土浇湿,笋倒是挖出来了,只是两个人挖完了笋,你看我我看你,口渴得一塌糊涂还没有水喝。 然后魏无羡就偷偷去喝了酒,蓝忘机硬渴着。


 这件事其实不止这些,还有魏无羡躺在地上,也顾不得脏,说以前在莲花坞的时候,他和江澄也挖藕,也是这样脏兮兮一手的泥,两个皮实的男孩子还会嫌对方身上不够脏一样,互相把自己手上的泥抹对方一头一脸,等到江厌离来了,看见两个泥猴,一手一个拎着把他们分开,然后把挖好的藕抱走,再由着他们在那边互相打泥巴仗玩上一会儿就回来叫人,一人嘴里被塞了一片切好的藕,鲜甜生脆清凉,吃不出一点渣滓,就像梨一样。两个人就各自叼着一片藕,老老实实的去洗澡,换上干净衣服,收拾得像点人样了,江厌离便给他们一人盛一碗莲藕排骨汤喝,那个时候长个子的男孩子哪里像现在,还要白瓷盏配莲藕汤,都是一个人一大海碗,还要嫌弃姐姐给自己的肉不够多,嚼着脆骨去对方的碗里抢肉吃。


 这些事,魏无羡不提,蓝忘机也不说,只是他想做莲藕排骨汤,就去帮他寻最好的藕,他想试菜,就一次一次陪着他试,自己也尝试着做,但不会每次都让魏无羡尝到,因为这分明就是睹物伤人。


 “藕丁真好吃。”魏无羡说,“家里还有藕,下次想吃香煎藕饼,干锅藕片,桂花糯米藕,藕圆。。。”等到报了一堆菜名,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也是一个排得上名号的大厨,闭了嘴,想了想说,“我做一半你做一半。” 


饭吃完了,汤还剩下不少,倒掉对不起蓝忘机找藕来的心意,魏无羡就继续盛了一碗喝着,这个汤的味道当然不差,甚至端到饭店去卖也绝对不会有问题,它就是莲藕排骨汤应该有的味道,可是不是江厌离做出来的味道。 


一样的排骨洗净切成五厘米段,藕去皮滚刀切法切开,旺火热油,排骨下锅干炸直到水汽去净颜色转至灰白,加葱段,生姜煸炒,放进砂锅,水一次加够,旺火烧开文火慢炖,炖到一个小时的时候加藕进去,再炖上一个小时,起锅加盐和胡椒粉,汤味鲜甜香醇,菜中带肉香,肉中有菜味,排骨软烂,莲藕粉糯,汤汁清澈,是极好的一碗汤。


 可是它只是一碗极好的汤,魏无羡可以把他做给蓝忘机喝,让蓝忘记夸自己的手艺。可是这个汤,不是他思念莲花坞,想念江家的每一个人的时候需要的那一碗汤。


 这也许是他做一辈子大厨,甚至可以开宗立派,也再也尝不到的味道,因为当年离开的时候,江厌离因为护着他遭遇了车祸,手受了伤,这一辈子都拿不起重物,不要说做菜,也许提笔写字都有困难。


 还有呢,炖汤的时候老砂锅也是关键,莲花坞早就毁在了他们和温家的争斗当中,那个炖了一辈子汤的老砂锅早就化成了碎片,炖汤的时候壁炉要厚,汤的味道才散不出去格外醇香,那个壁炉肯定成了粉尘。还有,他也不会再和江澄扯皮斗嘴叼着藕抢肉吃了,别人碗里的菜更香,这不是真谛么?


 就算真的每一味料都精确到毫厘,也再也回不去了。 


蓝忘机已经起身把桌子都收拾干净了,看见魏无羡还坐在那里发呆,给他端了一小碟子生藕片,作为饭后的零食。白玉一样的藕片,不能沾到铁器坏了鲜味,用白瓷刀切了,厚薄均匀,装在青瓷碟子上,看上去也是赏心悦目,含一片在嘴里,慢慢嚼出满口清甜。 


魏无羡笑起来,揪着蓝忘机的衣领把人拽低亲了一口,说“我们两个做桂花糯米藕玩吧。”拿筷子往藕里面捅糯米确实有意思。

 “嗯,我去泡糯米。”蓝忘机轻笑起来。


 过去过不去,但未来未必不是好时光。


 从前尝过人生至味,是饥寒交迫的时候那一个温暖的包子。再后来,是师姐暖手暖心的一碗汤,以后呢?是蓝忘机做的每一道菜。 


人间至味,至亲挚爱,如此而已。


 【lof 再吞我排版我就闹!大家别喊饿我根本吃不到藕我最可怜!!不是我的锅,是下厨房今天非要给我推送这个菜谱!!!】

评论(21)
热度(413)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