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聂瑶】郎骑竹马来

只有这篇 不会被和谐了吧 发过来 大家儿童节快乐 最近都在这个坑么么扎
1
金光瑶被金凌送到聂家的时候紧紧抓着金凌的衣角,怯生生的看着金凌跟聂怀桑说自己最近实在被一群小鬼淘得没了精神,阿瑶最乖了,只能拜托聂家照顾一段时间。
聂怀桑身边站着个少年,身形已经抽高,脸上闷闷的皱着眉头看金光瑶,金光瑶往金凌背后缩了缩,有些害怕这个看上去凶巴巴的哥哥。
聂怀桑把金光瑶抱起来,告诉金凌说放心,而金光瑶也只是乖顺的趴在聂怀桑的肩头,跟众人挥手道别。
“这是聂明玦,是我弟弟。”怀桑笑眯眯的说,“你要叫他哥哥,以后你们在一起玩。”
“聂哥哥”金光瑶乖乖的叫人。而聂明玦也只是低着头应了一声,金光瑶越发觉得害怕,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聂怀桑有事,便把金光瑶交托给聂明玦照顾着,自己先走了。
金光瑶微微仰着脸看聂明玦,黑白分明的眼睛扑闪着,想了想,也不知道开口说什么,只能专注盯着自己脚下的一块土,用鞋尖碾碎了。
“你叫阿瑶是吗?”聂明玦终于开口。
金光瑶立刻仰着脸笑起来,重重点头。
“那走吧,我先带你去住的地方”聂明玦转身就走,金光瑶愣在原地,却看见聂明玦的手背在了身后,朝他勾勾手指。
金光瑶啪嗒啪嗒的跟上聂明玦的脚步,手指被聂明玦用小指勾着,迷迷糊糊的跟着聂明玦到了住处。

2
金光瑶一直都是一个人睡的,他没了娘 爹又不亲,一直是小叔叔在照管。他知道怎么样做一个乖孩子,让所有人都喜欢,不要惹事不要添麻烦。一个人睡害怕的话,用被子蒙住头就好了。
他今晚也是这么想的,虽然打雷真的好可怕。
有人推开了门,金光瑶吓得在被子里面缩成了小小的一团,雷声更大了,闪电将房间猛的照亮,又陷入黑暗。
有手摸上了被子,似乎是在寻找他蜷缩在哪里,是不是妖怪要来抓我啦?金光瑶扁嘴忍住眼泪,努力把自己藏在被子里。
“阿瑶,是我。”听到这声音,金光瑶猛的舒了一口气,掀开被子,小脸憋的通红,眼泪在眼眶打转,不管不糊直接扑到了聂明玦怀里,却只喊了一声“哥哥。”
聂明玦一手拿着吃食,一手端着蜡烛,还要小心不能让蜡油烫到金光瑶,只能僵着身体由金光瑶抱得紧紧的。梗着脖子说,“就知道打雷你会害怕,长得像小姑娘,胆子也像小姑娘。”
“我不怕。”金光瑶昂着头说,只可惜那张带着泪痕的白净小脸太没有说服力。
聂明玦把手里拿油纸布包好的点心递给金光瑶,说“怕就怕嘛,有什么不敢承认。”
金光瑶看着聂明玦递给他的松子酥小小的咽了一下口水,伸手接过来。聂明玦站在床边上,让金光瑶站在床沿上,拍拍自己的肩膀。
见金光瑶愣着,说“上来,背你去我屋子里睡。”
金光瑶趴到聂明玦背上,聂明玦立刻皱眉说“不准把松子酥吃到我衣服里!”
“谢谢哥哥!”金光瑶笑起来。
那是聂明玦第一次背他,一个大雨天,他一手撑着伞,伞太大,歪歪扭扭拿不住,更不要说他还一手捏着松子酥,抽空往嘴里塞,聂明玦那个时候已经是少年身形了,清瘦挺拔,一只手托着他,一只手拿着烛台,两个人穿过院子的回廊,外面的大雨倾盆而下,他就伸出光裸白嫩的脚趾去逗弄伞上落下的雨珠。
那也是他第一次和聂明玦睡在一块,哥哥没有抢他的被子,而是让他睡在里面,一边不耐烦的拍着他哄他睡觉,一边用眼神阻止他再说话。
金光瑶再也不怕打雷,聂明玦会来的。

3
院子里面的桃子开始成熟了,空气里面都是甜蜜的水果馨香,金光瑶盯着桃树发愣,倒不是很想吃桃子,而是想亲手摘一个,可是太高了哇。
他顺着旁边的假山往上爬,想伸手去够枝头的桃子,可是努力踮起脚,还是差那么一点。
聂明玦看见的时候,就是金光瑶已经爬到假山顶上去了,他实在不敢贸然出声,怕吓到金光瑶。
只能尽量放轻了脚步,走到桃树下面等着。
金光瑶终于伸长了手够到了桃子,可是整个身子啪唧一歪,就从假山上面倒了下去。
原本以为要摔得哇哇大哭,却被人牢牢抱在了怀里,聂明玦将他接在怀里,就地一滚,沾了一身一脸的泥,训道“去那么高的地方干什么?”
金光瑶拎着手里一串桃子,献宝一样捧到聂明玦面前,说“哥哥要不要吃?”
聂明玦坐在地上,看着脸上脏兮兮的金光瑶哭笑不得,抬手帮他把脸擦干净,说“洗干净再吃。”
金光瑶揪着桃子叶子,聂明玦说“以后要去高的地方,坐在我肩膀上去,不准乱爬高。”
4
聂明玦最近玩物…不对 和人玩丧志。
被聂怀桑发现既没有好好练刀,也没有好好背书,时间大概都荒废在了阿瑶身上。
阿瑶长得像小姑娘,我怕别人欺负他。阿瑶新来我们家,我怕他走丢,我得带着他。阿瑶一个人怪可怜的…
聂怀桑想,除了阿瑶呢?弟弟你还记得有诗书礼义以及你的刀吗?
于是被抽查背书,聂明玦挺直腰板,手背在身后,一板一眼的背论语。
金光瑶踮着脚趴在书房窗外偷看聂明玦背书,聂明玦背完一句,他就对聂明玦眨一下眼,只把聂明玦的思绪搅得乱七八糟。索性背过身去,不看窗口那张笑眯眯的笑脸。
从怀桑那里逃过一劫,金光瑶被聂明玦扛在肩头,他摇晃着小腿得意的说“哥哥我也会被诗的。”
“你会背什么?”聂明玦问。
“郎骑竹马来 ,绕床弄青梅。”金光瑶笑眯眯的说“这是羡羡教我的。”
“你要背前面一句,”聂明玦笑起来,“折花门前剧。那才是你摘不到花够不到桃的样子。”
“好的。”金光瑶乖乖点头答应,伸手揽住聂明玦的脖子,说“我够不到,然后你就来啦。”
5
金光瑶受伤了,原本洁白的小腿上现在都是破口,他和人打了架,因为有小孩说他是金家不要的孩子,丢在聂家养。金光瑶一贯能言善辩,却说不出什么来,他确实呆过金鳞台,呆过莲花坞,现在被送到聂家。
说不过就打架吧,聂明玦看到的时候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出门之前整整齐齐的衣服现在皱巴巴的,白净脸蛋上也有污泥,眼眶红红的,黑色眼睛水亮,似乎一戳就有眼泪涌出来。
“谁打得架?”聂明玦是孩子王,一问都没有人敢说。金光瑶坐在地上,似乎是扭到了脚。
聂明玦蹲下去,小心翼翼的卷起金光瑶的裤腿,帮他检查伤口,金光瑶看见聂明玦蹲下来,抽抽噎噎的说“哥哥,他们说金家不要我了。”
“胡说。”聂明玦说了一句,只是看着洁白的脚腕上一片红肿,想伸手碰碰,又怕自己手太重。
“会不会真的不要我?”金光瑶扯了扯聂明玦的袖子问。
“那我们家要你。”聂明玦抬手将孩童细嫩的脚掌放在自己的掌心里,轻轻触摸,说“痛不痛?”
“痛。”金光瑶吸吸鼻子说。
聂明玦轻轻吹几下,说“痛痛飞啦…”他日常见过总有父母这样对孩子说,自己却是第一次做,别扭的少年拧着眉头,说了一句就再也说不下去,干脆起身,背对着金光瑶蹲下来,说“上来。”
将金光瑶稳稳背在背上,聂明玦一边走一边说,“别哭啦,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我没哭。”
聂明玦掏出一颗糖递给金光瑶说,“阿瑶也不准打架。”
金光瑶含着糖,没有说话,趴在聂明玦背上睡着了。
5
金光瑶一直很嫉妒很羡慕聂明玦比他高很多的事情。
这种情绪会爆发在小阿瑶没有睡醒迷迷糊糊一睁眼就看见聂明玦在自己床前晃悠的时候,他躺着看聂明玦,更显得聂明玦身量颀长,于是怀着起床气问聂明玦,“哥哥为什么会长那么高?”
于是第二天金光瑶就不再是被聂明玦喊醒了,而是直接晕乎乎从被子里面抱出来,抗在聂明玦肩膀上,聂明玦有点兴奋的说道,“我去问了老人,他说传说天天拍门框可以长高,你快拍!”
于是不明状况的阿瑶伸手拍了一下门框,并在接下来在聂家住的日子里,风雨无阻的被聂明玦扛起来拍门框。
从聂家告别的时候,金光瑶比了一下,自己差不多到聂明玦的胸口那么高啦。
“阿瑶到我胸口啦”
“上次见面不就到了?!”
“阿瑶到我肩膀了。”
“阿瑶到我下巴啦。”
“阿瑶还是到我下巴啊。”
“阿瑶,怎么还是下巴?”
“闭嘴。”金光瑶气冲冲的看着已经身量挺拔高大的聂明玦,蹲在角落生闷气,说“都怪你长那么高!”
聂明玦也蹲在角落里面,已经是高大男人的身形委委屈屈缩在一起,摸摸金光瑶的头说“你是不是没有天天拍门框?”
“你不在谁背我…”金光瑶没说完,继续蹲在角落里装蘑菇。
聂明玦轻笑起来,把缩成团团的金光瑶搂到自己怀里,说“那就快来我家吧,我背着你拍一辈子门框。”


6
“娶新娘子啦!”
金光瑶和聂明玦走在街上,看着一边乐此不疲玩着过家家游戏的孩子们,轻笑起来。
聂明玦用小拇指勾着金光瑶的小拇指,借袖口掩饰,在大街上拉拉扯扯。
“你说”金光瑶笑盈盈地问聂明玦,“他们长大了还会在一起吗?”
“会啊。”聂明玦看着那个男孩子认认真真的扮演着挑开盖头的场景,说“也许不记得小时候玩娶了你多少次,但总归最后一次,还是娶的你。”
聂明玦笑,在金光瑶面前伏下身,由着人跃上他的背脊,牢牢将人托住背着往前走。
背上的人已从孩童长成美貌男子,也从牵着衣角叫哥哥的人变成他光明正大迎回家的人。
只要阿瑶想,他就能一直背着他。
眼前一双儿女脚步轻快的跑过,女孩子踮脚想摘一支花却够不到,男孩子啪的把花摘下来,粗粗塞到女孩子头发上,转头就跑。
呀,正是郎骑竹马来的好时节。一不小心,就成双成对了一辈子。







评论(25)
热度(1534)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