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聂瑶】黑到深处(19)

 对不起 老聂在门口站了四个月。Dbq!!!!

 

“开门。”聂明玦说。

等到金光瑶趿着拖鞋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聂明玦的脸已经出现在电子屏幕上,他捏着手机观察聂明玦的表情,隔着一道门在电话里冷静地问聂明玦,“开门干什么?”

“没什么。”聂明玦说。

“我怀疑你会冲进来QJ我,我又打不过你。”金光瑶开着恶毒玩笑,看着聂明玦的表情,说“我不开门。”

“我只是突然想看看你。”聂明玦像是感觉到金光瑶的注视,抬头看了一眼摄像头,说“我觉得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行。”金光瑶爽快地一把拉开了门,下一刻聂明玦气势汹汹地走进来,反手把门带上,另一只手摁着金光瑶的肩膀,把他抵在玄关的墙上,俯身吻了下来。

草。金光瑶一时反应不及,被聂明玦整个人压了个严严实实,聂明玦的唇堵上来,把呜呜挣扎的声音都吞得一干二净。

但这是他们两个人接吻,不是言情小说里面被霸道总裁强吻的女主,也不是被金主包养的天价明星,是一对撕破脸的旧爱侣彼此再也熟悉不过的亲吻。挣扎撕咬都是扭捏作态,不过愣了一瞬,金光瑶就松了口迎上了那个吻,甚至反客为主,舌尖探进聂明玦的口中放肆地扫了一圈,然后狠狠在聂明玦的下唇上咬了一圈牙印。

分开的时候金光瑶的唇被揉得艳红,上面沾着水光,聂明玦的下唇直接被咬破了皮,聂明玦伸手擦了一下,只是看着金光瑶。

“我多了解你啊,”金光瑶冷嘲热讽,“我说开门就没好事,果然如此。”

“你还是开门了。”聂明玦说。

“嗯哼,”金光瑶说,“你现在可以走了。”

“想给你看个东西。”聂明玦说,他站在墙边,拉开了T恤的下摆,金光瑶对于腹肌没有半点抵抗力,看着隐隐约约露出的下腹沟就觉得自己今天还是会栽在聂明玦身上,等到整整齐齐的六块腹肌露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金光瑶还是很不争气地盯着看。

“你拿肉体诱惑我,好像我很稀罕一样。”金光瑶眼睛都挪不开还在实力表演口是心非,他无意识地咬着下唇,看见聂明玦的下腹上,也有一个纹身,根据颜色来看的话,并不是新鲜的图案。

“小王子里面的狐狸。”金光瑶笑了笑说,“可是我是没法被驯养的那种狐狸。”

“所以这是我的狐狸,不是小王子的。”聂明玦说。金光瑶仔细看了一眼,狐狸卷起来的大尾巴是变体的英文,写着my king.

“段位超低的一语双关,”金光瑶说,“玩谐音梗是要扣工资的。”

他别开眼睛,不去看那个随着聂明玦呼吸起伏的图案,我尊贵的国王,我骄矜的狐狸,我金子般的美人。

“你太糟糕了。”金光瑶说,“你的纹身图案大就了不起吗?我要是不答应跟你复合,你这个图案被以后的对象看见了你要怎么解释?”金光瑶笑起来,“不要轻易地纹身纪念爱情知道吗?别人的图案还能把薇诺娜改成wine,你这个图案可以改成什么?my kingslanding? 权游剧粉的悲伤。”

他努力地想把话题岔开,但是看起来收效甚微,聂明玦只是把T恤放下来,一句话堵了回去,说“那你纹刀疤做什么?”

“提醒我不要因为感情而变得愚蠢。”金光瑶说,“否则就会留下伤疤。这个回答满意吗?”

“你从来不会因为这些事情改变的。”聂明玦说,“我已经知道了。我回去了,不打扰你继续考虑复合的事情。”

金光瑶挥挥手示意聂明玦赶紧走,聂明玦前脚刚走,下一秒金光瑶就掏出手机登上小号找到数字小姐就开始吐槽,他越发觉得这件事情自己没法和任何一个人讲,薛洋绝对不可能分享苦恼,只能给他制造更多的烦恼,蓝曦臣压根就不知道他和聂明玦当年的事情,告诉的话只能让蓝曦臣猛然反应过来,自己最好的两个兄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从恋爱到分手到准备复合,自己压根啥也不知道。

“我前任,来找我了。”句号结束,表示语气的冷静。

“他给我看了他的腹肌。”

“??????”数字小姐很快的回复,“这个进展很快。”

“不是你想的那样,没有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金光瑶说,“他在他身上纹了个关于我的图案。”

“那应该发生的事情是?”数字小姐捕捉到了语言漏洞。

接吻当然也不是应该发生的事情,但是金光瑶逃避了这一点,他说“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当时被他气上头了,我身上也纹了个和他有关的东西。”

“和感情有关的东西不应该纹身,”数字小姐说,“因为很容易变的。”

“对。”金光瑶说,“你说得对!”

“所以你们什么时候复合。”数字小姐说,“我觉得到现在这一步,不复合是因为什么原因?”

“我害怕。”和陌生人说这样的事情真是太容易了,金光瑶想,他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和聂明玦发生过什么,非常简单的就事论事。很多事情反而容易开口,“如果再和他纠缠不清一次,并且大概率地以再一次失败告终,我觉得我直接报复社会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金光瑶想了一会儿又补了一句,“我并没有怀疑过他的我的感情,但是我们两个的根本问题就不是感情。又不是拍爱情电影,感情不是万用灵药,不能解决的问题太多了。”

“他如果不是想跟你解决问题的话,也没必要来找你。”数字小姐说,“你能想到的,他当然也能想到。”

“他自信满满可以改变我,或者要我为他牺牲。”金光瑶说,“几年前不可能,几年后更不可能。”

“未必如此。”数字小姐说,“有的问题在当时是问题,但现在可能就已经不值一提了。就好像…”

数字小姐停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想举一个恰当的例子,说“就好像以前有人会发为了买一只口红就和对象发愁吵架要不要分手,但是后来这个根本不会成为考虑的问题。”

也是,我火了,聂明玦也还清了债有钱了。我们两个没必要为了要不要争这个资源吵得不可开交,也不会为了要不要签合同大打出手。什么佛系,什么姿态漂亮,什么不争不抢也有自己的美好世界,都是因为早就展露过了獠牙去撕扯争夺,而现在可以做出云淡风轻的样子,是有人不敢抢,有人会送上门。

因为不需要去掠夺,所以我可以假装得温柔听话,而不是不择手段野心勃勃。聂明玦的仇人早就凉透了,他也没什么好执着的,他该死的正义感没什么发挥空间。时过境迁,两个人彼此拿出好姿态,像每一对夫妻那样包容隐忍,未必不能互相维持着和平假象度过一生。

他可以用假意去维持真心。

 

 


评论(35)
热度(411)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