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择藕观(娱乐圈男团pa)

在桌女士的日更逼迫下 我终于写完了这篇藕饼!

苜蔬蔬:

两个小鬼眉来眼去得那么明显,cp粉巨多,他和敖丙就会顺理成章配在一起,毕竟他俩在一起就是很配,可是,世界上还有比CP粉更混乱的生物吗?没有!


这不是我想要的藕饼!且看哪吒教你如何择藕!


含魔丸灵珠反转设定,两对藕饼一台戏,8k字,一发完


哪吒:魔丸藕 


敖丙:灵珠饼 


Lotus(莲花):灵珠藕 (小藕)


Biscuit(小饼干):魔丸饼(小龙)


之前男团pa的设定走:http://pxhhss.lofter.com/post/1d6a162c_1c697ede3


 ====================================


一 rapper的怒火燎原


“一想到你我就~~~哦哦哦哦~~”


旁边工作人员的手机里传来了这一首已经要被放烂了的歌曲,尽管声音非常非常小,哪吒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让他烦躁不堪的声音,主要还是他烦躁,跟音乐没有什么关系。


现在在他耳边高唱低吟任何一首歌曲他都会爆炸,哪吒看了一眼镜子里面自己被发胶弄得高高竖起的头发,伸手一摸坚硬无比,觉得自己头上简直就是固定了一簇燃烧的火把,头发还挑染了红色掺杂了金丝,看上去更像是火冒三丈的具象化。


他打开手机备忘录的“今日贯口”文件夹,开始记录今天的愤怒。


“一想到你,哦不出口,开不了口,


像个废物,眼珠转动。


Rapper英名葬送


什么battle就连贯口全都有始无终


节奏错误,韵脚失控,


你在我面前晃动


拜托衣服太短停下你的脚步。


【OK,让我拉一下你的衣摆】


海盐香水我也买过带不上你的温度


公费恋爱不是我的出路


情侣拼桌是我决策失误


西皮乱炖不是你我看得只会冒火


眼光欠奉看不出看你的眼神赤裸


词句露骨,眼神有手


给我trap,唱得糊涂,


日夜相处,进展全无,


哦哦哦哦,是个感情废物


……”


 


“哪吒,你又在写新的词啦,”一只手搭上了哪吒的肩膀,大概是觉得今天的头发实在是气焰嚣张,那双漂亮的手在他竖起的头发上戳了一下,说“今天用了三吨发胶。”哪吒立刻摁灭了手机,没转头,就着面前的化妆镜把走过来的大美人的新造型毫无遮掩的欣赏了五十遍,头发是银色挑染了冰蓝色,里面混编了银丝,更衬得大美人肤色雪白,新的打歌服袖口蓬松如海浪,偏偏露出了一段小臂细腻的皮肤,顺着手臂往上,肩膀也露了出来,哪吒觉得自己的眼神比他的发型还要火辣,只能收回目光,眼睛向下,却听见了化妆师的一声暴喝,“不要动!!!眼睛向上看!!!我要给你画眼线了。”


哦,是别人要我看你的,哪吒想,于是他心安理得的眼睛上翻,看化妆镜里面敖丙的脸。


 


二 underground rapper underground lover


 


敖丙,优秀的艺术高材生,脸和身材能当门面,嗓子能当vocal,从小练舞,还能自己包办词曲创造。人美心善,不愧是哪吒的暗恋对象。


要暗恋一个人其实非常容易,尤其是哪吒这种日天日地惯了的人,目前仅有的人生经验里面出现的人,除了亲人,只有他看不上被他揍飞和他压根看不上懒都懒得揍的人,这种时候,一旦出现一个样貌优秀,才艺俱佳的人,爱恨就在一瞬间。


说起来哪吒和敖丙算是不打不相识,哪吒那天从学校翻墙出去参加地下说唱的比赛,头发被发胶抓得上天,裤脚一高一低的卷着,背包随便挎着,动作利落,助跑三步,稳稳落地,落在了敖丙面前。


敖丙头发那个时候已经染成了冰蓝色,这种颜色搞不好就是非主流的产物,但在他身上格外的合适,他穿着蓝白相间的丑校服都出挑得要命,只是看见哪吒却语气不善,他把校服拉链拉高,说“要打架快点,我赶时间。”


打架就打架咯。


哪吒管他是谁,挥拳就揍,却被敖丙稳稳一拳接住,几个回合下来没讨到好处,敖丙的头发被扯乱,哪吒的肚子也挨了一拳。


等到一伙儿拿着木棍的小混混出现并大喊了一声敖丙的时候,那边的拳将将擦着哪吒的脸挥了过去,敖丙看了哪吒一眼,疑惑地说“打错了你怎么不说?”


“找我打架的人太多,我哪知道是谁?”哪吒振振有词,他说“行了,帮你打完,你不是赶时间吗?”


上一秒还在拳脚相向的两个人,下一秒就一起把别人揍得屁滚尿流。打完了哪吒背着包就要走,听见身后的人,“我叫敖丙。”


“哪吒。”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会打架的美人,大概还不能到猛男心动的地步,但是那天哪吒带着打架没散的火气在freestyle环节和人掰头到死去活来大获全胜之后,走出比赛的酒吧,路过一个商场门口的海选比赛现场,看见了刚才蓝头发的美人。


美人在唱歌,声音清亮,高音爆发完美,哪吒揣着口袋听完了全场,听到了主持人介绍,这首歌敖丙包揽了词曲。会打架,会唱歌,会创作,长得靓,这个校友不一般。


哪吒几乎当场宣布自己壮心暗许,几乎这个词去掉的时间在一天之后,他们两个在学校遇见,敖丙对着哪吒笑了一下,说“昨天谢谢你,不然我差点赶不上比赛了。”


“不客气。”哪吒生平少有的使用这个词,说“我昨天路过,听到你唱歌了,很…很好听。”


要哪吒搞个鼠来宝,搞个freestyle去diss人,简直手到擒来,夸人的基因好像真的没有长在身体里面。他只能干巴巴地说很好听,听上去十分客套。


敖丙也以为他在客套,点点头说谢谢。


哪吒内心的暴躁小人对着他的心脏拳打脚踢骂他不争气,这份不争气的懊恼情绪在哪吒回家之后在网上搜索学习了两个小时的彩虹屁之后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缓解。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呸,我要和他配成双。


“你的眼睛里有万千星辰” 又没有散光。


“始于颜值,终于人品。” 啥?始于打架,终于唱歌。


“四季因你而璀璨。”见面时候下着小雨。


“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都降落在我头上。”啥?头皮屑?


哪吒打开了备忘录的今日贯口,发誓要写出一篇惊世骇俗的彩虹p,然后一个小时没有写出一个字。


 


他和敖丙会成团出道完全就是,敖丙以为是幸运是意外,其实全部都是哪吒盘算好的,他从别人那里知道了敖丙要去当练习生的事情,急吼吼地自己也去报名。顺便还拐带了自己的小弟也去报名,也就是俗称的,追人需要一个“撩机”。


弟弟个子没他高,脾气温吞吞好得很,哪吒觉得会把自己衬托得相当酷,在心上人面前表现自己最好的一面。


当然这个算盘打得错大发了,这是后话。


总而言之,哪吒千算万千,还是和敖丙一起成团出道了,第四名成员是敖丙的小表弟,艺名Biscuit,小饼干,听上去松软香甜,实际是一个暴躁小老弟。


HYZ男团看上去就是个颜团,人人业务能力出色,爆红也是意料之中,但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当然更多。


 


三 拒绝排列组合


今天是给新专辑拍宣传照,哪吒正抱着手在一边怄火,因为这次除了全员和单人,还有两两搭配的组合照片,他和敖丙当然没什么,他和biscuit拍照,那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


“你们两个再亲密一点!”摄影师在旁边喊,“好的死鬼看镜头,哪吒的手搭在弟弟的肩膀上,OK”


两个人拍完就立刻弹开,biscuit狠狠地瞪了哪吒一眼,因为刚才哪吒一直用胳膊往他肩膀上压,小忙内蹦蹦跶跶跑到lotus身边。十分委屈又嚣张地跟他抱怨,被哪吒压得肩膀都痛,哪吒就横眉冷对,看着那边背叛了自己的弟弟帮暴躁饼干揉了揉肩膀,然后把水拧开递给他喝。


太惨了我真的太惨了。哪吒杀气冲天的和弟弟一起拍下一组合照,听着摄影师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被哪吒吓得拼命夸奖,“这个眼神太帅了!”“我要是少女一定被你迷死,太杀了!”


少女没有用的,我的暗恋对象也是个少女杀手。不,何止少女,人人都爱他。


和敖丙拍合照的时候哪吒开始控制不住地心跳,敖丙的衣服太薄了,他穿这种很轻薄的白色纱质上衣很多,哪吒总觉得那轻飘飘的白色后面透着敖丙的皮肤,摄影师指挥着他们对望,哪吒盯着敖丙一丝落在脖子上的蓝色的头发,他忍不住想要把头发拨开,然后趁机触碰一下敖丙。


“对对对,哪吒眼神来个落点。有神一点!”


“对对,很好,你就看着敖丙的脖子那里。敖丙你也看着哪吒的脖子。”


要死了,哪吒在想,敖丙在看着我。他觉得自己浑身僵硬,拍照技巧全部忘得一塌糊涂,“你下巴收紧呀。”敖丙小声地提醒,他的手在哪吒背后托了一下,说“背打直。”


给我买背背佳!!!给我把背背佳买回来全部烧掉,信徒愿一生荤素搭配,愿一生驼背,这样敖丙就可以和我有肢体接触了。


哪吒内心活动丰富到死,动作僵硬,敖丙看着哪吒笑出来,说“你累啦?怎么这组照片发挥的那么奇怪?”


“对,就现在。”摄影师说,“这个感觉很好,敖丙看着哪吒笑,哪吒盯着敖丙看。”


我看你是想要我死,还让敖丙看着我笑,你想我英年早逝,但是我还想和他英年早婚。哪吒被敖丙偏头看着微笑,他用尽全身力气维持不要发抖也不要害羞脸红,姿态十分僵硬,但好在一张脸非常俊,勉强能够撑住。他完全不敢接触敖丙的眼神,接触的结果只有两种,傻笑或者害羞地别开眼神。


 


四 喂糖你不吃,喂屎你狠嗑


 


专辑销量一路攀升,杂志销量也非常漂亮。哪吒看着不知道应该欢喜还是忧愁,一方面事业心还是要有的,虽然他当练习生的动机不纯,但是既然出道了自然是要做到最好,他也不认为自己比谁差。另一方面,成绩好的话,敖丙会非常开心。


但是!!!但是!!


糟糕的事情也在随之发生啊。


哪吒又不傻,粉丝嗑CP的事情他当然知道,一开始还美滋滋地想,lotus和小饼干关系那么好,眉来眼去得那么明显,肯定CP粉巨多,然后顺理成章他和敖丙就会配在一起,毕竟他们两个就是很配,可是,世界上还有比CP粉更混乱的生物吗?没有。


哪吒已经学会了刷超话刷积分打榜甚至两万卡起步,依然阻止不了,他和敖丙的CP全队的排列组合中热度最低。


呵呵呵,让我们来看看这是个怎么样的没有发现爱与美的眼睛的世界。


CP热度第一名:藕带炒饼。


这是个什么黑暗的料理,又是个什么残忍的CP,lotus怎么可能会和敖丙有关系,不说从一开始弟弟就知道自己对敖丙的感情,lotus对小饼干一见钟情这件事还不够明显吗?


藕带炒饼是什么登西。什么温柔元气年下小狼狗X温柔有才大美人,怎么看怎么般配,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温暖,小狼狗还会长高的,等到长到比哥哥还要高的那一天,就红着脸跑去找哥哥告白,害羞得要命,还要被哥哥揉揉头说傻小子。


第二名:小藕饼


可以可以,大家还是发现了一些事实的真相的眼睛,还有人没有被蒙蔽。


第三名:双响炮


草!!!!这是什么上天入地天下无双雷人滚滚西皮排行榜第一名。哪吒和小饼干都是炸毛脾气,粉丝极度热爱看两个人互相怼。哪吒口齿伶俐,每每把小饼干怼得气到浑身发抖吵不过又说不出话来,嘴快嘴毒都比不过,全队最高配全队最矮,简直就是最美身高差,欢喜冤家最终的归宿就是怼到床上。


呕。拉黑拉黑,拉黑这个TAG,哪吒怀着雷翻全陈塘关的心情用尽全力去屏蔽这个TAG,看见就浑身不爽。


接下来就是可怕的骨科环节,哪吒看都不看,什么饼次方,什么藕合,陈塘关人民和东海龙民一起被震撼。


藕饼,CP超话排行榜几乎要跌出前五十,要不是因为这个团的热度在,几乎要查无此CP。而且大家的嗑点都很歪,大多数纯粹就是嗑小藕饼顺便情侣拼桌凑了这一对而已。究其根本原因,哪吒深刻地自我反省了一下,是自己看见敖丙就控制力很差,他要么害羞到失去反应力,戳都戳不动。要么就是太嗨了,目光热切到要被diss 刻意麦麸。


你们太不了解我了,小爷好心痛,小爷要是会麦麸,我们的CP还会沉到这么下面去吗?


哪吒刷CP超话的目的是想学习一下有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桥段或者告白方式可以用,可惜鬼知道不仅毫无借鉴意义,还凭白污秽了双眼。


本来指望着这一次的双人照片出来可以多几个真爱,看到大家的评论完全都是一水儿跑偏。这个姿势太刻意了,饼饼笑得那么温柔,哪吒你看那个动作僵硬,不行不行,怎么回事,我还是觉得他们不熟。这个姿势是好看啊,但是哪吒你能不能争点气啊,全团总攻怎么回事啊,攻起来啊!


看,蒸煮糖都喂到你们嘴边了,你们要质疑是假糖。我和小饼干拍得时候偶明争暗斗血雨腥风,你们觉得我们两个在明晃晃地表演小冤家。


这界粉丝带不动啊。


 


五 你根本不爱我!你和我在一起就是为了我们团


 


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有点奇怪的爱好,叫做越挫越勇,也就是奇怪的挫折教育,哪吒还是在孜孜不倦的从他和敖丙少得可怜的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剪辑里面来企图获得灵感。


然后陈塘关人民每天都在被震撼。


摘录文学作品内容如下。


“哪吒,你不能杀我,“敖丙哭得梨花带雨,泪珠挂在那张洁白无瑕的脸上,泪水成串的往下淌,落在地上变成一颗颗晶莹圆润的珍珠,”你摸摸我的肚子,里面是你的孩子啊。”


草!我不敢我不配,我连看着他笑都发昏,还孩子,你先杀了我。我还小,敖丙也还小,我不应该看这个。


“哪吒,我…我还想唱歌的。”敖丙伸手抓着哪吒的衣摆,被哪吒厌恶地伸手拍开,“求求你,只要让我继续唱歌,我做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是么?”哪吒居高临下地看着敖丙说,“脱。”


大草!小爷我虽然是长得高了点凶了点,但是,但是,我不是这种人真的,我还居高临下看着他呢,我只想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哪吒帮我系一下鞋带好不好,我手上抱着东西挪不开。


“哪吒!”敖丙双目含泪,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他瞪大眼睛看着哪吒,痛苦至极地说“你根本不爱我!你和我在一起就是为了HYZ男团!


这把小爷我想得太有团魂了也,敖丙应该这么说“哪吒!我看错你了,我以为你是在乎我们团的。你只是想追我罢了。”


哪吒把自己雷得七窍升天,觉得在这个看下去,他自己都可以发起超话“吒男滚出娱乐圈”lotus这个时候正好走过来,看着哪吒一脸公交老头看手机的表情,见怪不怪地说“你不要在看你自己的CP文了好吗?”


“不好。”哪吒说,“我需要被刺激一下,才好去和敖丙说话。”


“你自己就是蒸煮,你还要指望别人给你发糖?”


“那不就是因为我不敢吗!?”哪吒说,“我和他说话我就不自然。”


“你拿出你怼饼干和我的舌灿莲花的百分之一你就可以表现得很好了。”


“那怎么能一样呢?”哪吒说,“我愚蠢的藕豆豆哟。”


“我愚蠢的藕霸啊。”lotus冷静地说,“所以我和饼干已经在一起可以牵着手玩手机了,你还在这里忍受同人文辣眼睛。”


“所以你怎么表白成功的。”哪吒说,“我要是表白失败,那岂不是队友都没得做。”


“所以,第一步,”lotus说“你先和他熟起来啊,多说说话,多去他面前晃悠一下。你的脸很能打的,哥!”


“你这么夸我的脸,”哪吒用看穿一切的语气说,“是因为我们两个长得很像罢了。”


“你最好快点行动,毕竟喜欢他的人一点儿也不少。”


“还有谁?”哪吒问。


“你看路上随便五个人并排走,一个招牌倒下去砸到了三个人,三个人都喜欢敖丙。”lotus说,“剩下的两个人,只不过是因为恰好那个招牌是M记的招牌罢了。”


“我问你有何用。”哪吒痛心疾首。


“我指望你有何用。”lotus不甘示弱,“我连嫂子都没有,你只会在手机上写贯口。”


“第一步做什么?”


“走出去,多和敖丙说说话。”


 


六 欢迎对号入座


 


哪吒自己壮胆了半个小时才决定去找敖丙说话,敖丙正在练习室练舞,头发扎成丸子束在脑后,散发贴在脸上,哪吒给敖丙带了瓶水,说“我写了首新的词,你要不要帮我看看?”


敖丙偏头看着哪吒,说“可以吗?不过我觉得你自己写得就很好啊。”


“嗯,”哪吒不自然地挪开视线,但是又忍不住顺着敖丙修长的脖颈撇过去。


敖丙仔仔细细地看完歌词,问哪吒“你生日会的时候唱这个吗?”


“嗯。”哪吒说.


“特别好。”敖丙说,“我觉得你的粉丝都会很喜欢的。”


哪吒差点两眼一翻晕过去,“你觉得像写给粉丝的吗?”


“是呀。”敖丙说,“难道不是吗?偶像和粉丝的爱,很适合生日会上唱。”


“哦。”哪吒维持着僵硬的表情,说“那我再改改。”


“你能给我唱Hook吗?”哪吒问。


“可以呀,”敖丙说,“但是生日会上就算了,这样影响不太好。”


是的,毒唯可能会因为敖丙在生日会上出现痛骂敖丙吸血倒贴,哪吒也可能会被骂吸队友血,或者麦麸等等等等难听的话都会出现。虽然也不是不可以,但还是算了。


“我可以偷偷来看哦,”敖丙说,“在后台等着你,然后一起去吃晚饭。你要吃蛋糕吗?我去订一个,还是你不喜欢吃甜的。”


“你来就行,”哪吒说,“要是发单曲录音了,你再帮我唱。”


“好。”


 


生日会当天,哪吒完全就是被迫营业的典范,队友都开了生日会,他不开也不是个事,哪吒恨不得把不情愿写在脸上,反正他一贯都是厌世酷哥脸,大家都觉得没什么问题。


他什么环节都不期待,只期待唱那首歌。


“这是我为了生日写的新歌,”哪吒说着,他扫了一眼台下,发现敖丙戴了帽子遮了脸,显眼的冰蓝色发丝全部压进了帽子里面,坐在很偏的一个位置看着哪吒。


你来了,哪吒笑了一下。


“这首歌叫《对号入座》,欢迎你对号入座。”


“寻常的我度过寻常一天,背着寻常的背包逃了寻常的学,


那天依旧寻常,生活节奏匆忙,


我跳下围墙谁知看到未来模样


你的眼神明亮


你的笑容璀璨


你的发梢柔软就像时间流淌


寻常生活你给我了不同寻常


于是我手忙脚乱


于是我言语慌张


于是我搞砸一切只想换你停驻目光


我是混世魔王


你是神仙功德无量


哎但生活依旧寻常


想做烈火骄阳


想要无人能挡


想要千万人中你只回应我的歌唱


也许你并不懂,也许你猜不透


也许你想逃避于是我就随口说


欢迎你来对号入座


情话无主 心有所属


寻常生活 你最特殊


言辞仓促 放手一搏


今天的晚餐今天的梦今天的夕阳抱拥我


明天的云朵明天的空明天雨水流转你眼波


请你对号入座


字句为你描述


他们说c’est la vie(这就是生活)


感情总是有始无终


我说c’est ma vie(这是我的生活)


总该有所行动


请你对号入座


这歌为你所作


寻常生活你是特殊


…… ”


七 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


 


哪吒上车的时候敖丙已经等在车上了,他拿掉了帽子,因为刚才帽子压得太低发型都被压得有些瘪,他递了一瓶冰水给哪吒,手里捏着手机正在看消息。


哪吒说“我这里有皮筋,要不要帮你把头发扎起来。”


“好啊。”敖丙伸手要接皮筋,哪吒却说,“我帮你扎,我扎得很好。”


“行。”敖丙转身给哪吒扎头发,说“你好棒啊,在台上气场越来越强了,我刚才看你表演大家都要被你迷死了。你生日会刚结束,你的solo就上热搜了。“


“哦?”哪吒手里捏着一束敖丙的头发,发丝轻软,他其实根本不会扎头发,笨手笨脚又害怕扯痛了敖丙,只是盯着头发看,说“说了些什么?”


“你的粉丝纷纷要求对号入座,”敖丙笑起来,说“你的号码究竟是多少?她们都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


“那你要不要?”哪吒勉勉强强把敖丙的头发扎起来,“小爷也给你发一个。”


“好呀。”


“318号,发给你了。”哪吒心脏砰砰狂跳,“你记好。”


敖丙笑了一下,转回身说“走了,一会儿去吃饭,饼干和你弟弟都已经到了。”


其实哪吒给敖丙扎得头发非常见不的人,歪歪扭扭丑兮兮,但是那天晚上吃饭见人一整晚,敖丙都没有把皮筋摘下来。


哪吒这首歌出单曲的时候敖丙帮他唱了Hook,销量自然是漂亮的,哪吒没在意那些数字,只是看着手机里面的一串数字专辑分享码,咬了咬牙,发给了敖丙。他动用了一点小手段,拿到了编号318的专辑,然后做贼心虚地发给了敖丙。


“请你听。”很客套的语气。


爱的号码牌已经发给你了,不用排队,这就是你的专属座位。


 


八 酸辣藕清炖藕和你的藕


哪吒好像从生日之后和敖丙的关系变得更亲近了一点,CP超话终于杀进了前十,隐隐约约有人get到了哪吒的点,说哪吒一看敖丙眼神就特别不自然,平时操天日地的眼神完全没有,特别腼腆,恨不得研究地面的石头。还有人说其实敖丙也差不多,仔细看看两个人交集少互动不自然,排除不熟这种可能,还有一种就是暧昧期的互相害羞。


虽然被毒唯和黑子以及拆家纷纷指责,呦吼吼可怜死了,这么硬的糖都抱着啃,但还是有人坚信总有一天,蒸煮的火热把硬糖都给你融成糖浆。


最近他们团被迫开始录团综,虽然四个人都不怎么么乐意,但还是生活所迫的开始了,生活日常,玩玩音乐,招待朋友等等。


这一天的安排,是自己做饭吃。四个人谁看起来都不像是会做饭的样子,哪吒和小饼干就是炸厨房的好手,看上去很靠谱的敖丙和lotus,其实都是大少爷出身,摸过最亲近的厨房用具是筷子。


哪吒和敖丙被发配去买菜,原因是因为两个人个子高所以必须力气大,可以提很多肉和饮料。两个人在菜市场面面相觑,对,是菜市场,不是可以拍有生活气息绝美大片的精致超市,是菜市场。哪吒看着菜无从下手,敖丙依靠着自己温柔的好脸蛋被阿姨这边送一把葱,那边送一头蒜。


“那边有藕。”敖丙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说,“吃藕啊。”


“你不丑,”哪吒说,“也别想吃我。”


“买一个嘛。”敖丙说,“买一点。”


“好好好。”哪吒由着敖丙选了几大截莲藕塞进购物袋里,他想了想说,“你喜欢藕嘛。”


敖丙不说话,提着袋子只管往前面走,过了一会儿哪吒才红着耳朵跟上来,敖丙说“你怎么了?脸那么红。”


“我…”哪吒说,“小爷我刚才去看了一下干辣椒。”


等到回来住处,在厨房里面看着菜才是束手无策,团综要有真实感,上手就是满汉全席,背景音乐响起飞小龙的感觉不适合他们四个笨蛋,就是要束手无策,做出一锅黑暗料理才能吸引目光。


哪吒和敖丙蹲在厨房商量来商量去,和摄影组商量出来让他们先试一次手,必要时候可以拍摄一些片段,但是不要全部拍,以防太丢人的画面外流。所以现在厨房里面只有他们抓狂的两个人,也没有摄像机。


“所以藕要怎么弄啊。”敖丙握着一段藕,在水池里面慢慢洗着,“怎么弄来吃?”


“炖汤,我们没有排骨。”哪吒说,“酸辣藕丁,糖醋藕丁,凉拌,或者,”哪吒深吸一口气,“藕饼。”


“唔。”敖丙有些意外地抬眼看了哪吒一眼,说“藕饼挺好的。”


哪吒心脏砰砰狂跳起来,说,“那你喜欢大一点的藕饼,还是小一点的。”


敖丙的手指又细又白,现在握着一段洗干净的洁白的藕,手上还沾着湿淋淋的手指,他的手指在几段藕上面点了一下,像是在认真挑选拿哪一段藕来做菜一样。他想了一会儿,扬起脸来看着哪吒笑了一下,伸手拉住了哪吒的胳膊。


下一刻,敖丙微微俯身,在哪吒那个带着他从不离身像是幸运物一样,被中二病没痊愈的哪吒称作乾坤圈的戒指的指节处,用牙将戒指微微咬开,要手指上印了一个齿印。


敖丙的头发丝撩在哪吒的手上,他的声音很小很轻,但哪吒混合着自己在耳边炸响的心跳听得一清二楚,敖丙说,“我最喜欢这个藕。”


哪吒把敖丙拉起来,他还是害羞紧张得要命,但还是努力看着敖丙的眼睛,敖丙脸已经红透了,哪吒懊恼极了,说“怎么能让你抢先了呢?”他有点气呼呼地说,“明明是我先喜欢你的。”


“这可不好说。”敖丙笑起来,“谁知道我是不是一见钟情呢?”


“我最喜欢你了。”


小饼干和lotus站在厨房门口不敢进去,尽管已经实践了拉手亲亲等行为,lotus还是尽责地遮住了小饼干的眼睛,被小饼干一把抓住手臂,气势汹汹地在胳膊上面狠狠咬了一口,说“我喜欢这个藕。”


“没问你啦。”


“我就要说。”


 


九 猫猫祟祟的318


某一天,哪吒发了条看上去很官方实际意味深长的微博,说购买自己单曲的幸运听众的数字专辑编号是318。


群众们纷纷寻找这位幸运儿,因为实在是对号入座的信息太暧昧。只可惜找来找去,只找到了他领取专辑的那个ID,名字很让人啼笑皆非,叫做“藕霸藕霸,康康我吧!”


“哦?”哪吒说,“你要藕霸看着你干什么呢?”


敖丙捂着脸,不想面对自己那个脑袋灌进东海水才取的ID。


“我看着你呢。”哪吒说,“你对号入座了吗?”


“坐进去了!”敖丙说,“坐稳了,不走了。”他看着哪吒,笑了起来。


生活寻常,你是非常。


他抬起眼睛,看得我浑身美丽。


-----------择藕观.fin------------


 我是一个无情的代发工具人,是我亲爱的!家养的!写手—— 橘女士写的!大噶觉得写得好就快去多夸夸她!!



评论(2)
热度(2708)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