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玉成双偶 象牙白】自由之选(下)【ABO 】

 产粮活动第五篇  上篇 朱砂红  下篇 象牙白

对不起 因为我话太多了 迟了一会儿 sorry

------------------------------------------------------------------------------

“学长,”孟瑶看着聂明玦,皱着眉似乎很难开口,说“你还是不要跟我一组组队了吧。”

“为什么?”聂明玦反问。

 

“你说为什么,”孟瑶这个时候倒是坦然,“别人都是两个alpha一起组队,我首先体力上就要拖累你。这是实话。”他比划了一个手势阻止了聂明玦要说得话,“而且我矮你两个年级,虽然说是自由组队,但是我很多东西都还没有学到,我确实不适合和你配合。”

 

“之前搭配不是挺好的吗?”聂明玦说,“我并没有觉得哪里有什么问题。”

“那是对手还不够强。”孟瑶说。

“报名表我已经交上去了,”聂明玦说,“我又不是非要拿那个第一名,我习惯与你的配合。”
“你这是在加重我的负担。”孟瑶说。

 

“但你心甘情愿。”聂明玦说,他伸长胳膊把自己的学弟捞到身边,揽着他的肩膀,清瘦的男孩子几乎被他压着了,孟瑶抬肩膀想把聂明玦的胳膊从他身上甩下去,但是毫无作用。聂明玦揽着孟瑶一边走一边说,“今晚跟我去拳击室。”

 

“你这样压着我会长不高。”孟瑶说,“你都停止发育了,我还在长个子!”

“是么?”聂明玦说,“我觉得我还能再长一点。”

 

孟瑶要抬头才能看清面前青年的脸,他连聂明玦的耳根都不到,聂明玦已经显露出了更分明的轮廓,肩膀逐渐开阔,身上有明显的肌肉线条,像一个可以负担一切的男人。孟瑶看着自己细瘦的手腕有些发愁,又被聂明玦几乎是拖着一样的往前走,聂明玦说“你吃的太少了,这样根本没办法长个子。”

 

孟瑶放弃就这个问题和他争辩,反正就算聂明玦给他一大碗满满的饭,最后的结果也一样是他剩下大半碗,然后聂明玦帮他吃掉。

他被聂明玦直接恨不得用一种夹着的姿势就带进了教室,聂明玦带他来上课这件事早就不是第一次了,孟瑶第一年入学,却直接跳掉了第二年的课程,有时候跟着聂明玦上最后一年的课,他们比谁都清楚战争一触即发,也许没有机会等他们毕业就要进入战场,能抓紧时间学东西,就绝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

 

老师在上面讲着课,下面依然有人在窃窃私语,一堆alpha在后面指指点点,“看见没有,那个跟着聂明玦的omega又来了,这算什么啊,带着老婆来上课吗?”

“谁知道是聂大公子带着来还是人家自己要跟来的啊。”有人补充,“万一是看着老公啊对不对,就他那个出身,聂公子能看上他,天大的福气了吧。”

 

聂明玦轻轻咳了一声,反而是孟瑶坐得笔直,听课听得比聂明玦都认真,看见聂明玦偏头看他,就伸手在聂明玦的书上点一点,他被聂明玦夹着来上课,课本都没有带,两个人看同一本书,聂明玦偶尔走神,孟瑶就帮他补笔记。

 

“那些话你不要在意。”聂明玦仔细看着孟瑶说,要是他表情有那么一点不对,可能放学之后就是一群人高马大的alpha的后山见。

 

孟瑶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记下了老师说的一句重点,等到把那句话写完,老师开始慢条斯理的过渡部分,孟瑶才转过去跟聂明玦说,“没事。老师不是正在讲过滤信息吗?听有用的东西就好了。”

 

孟瑶的成绩一直都很好,甚至很好不足以描述他的优秀,就是一路金光闪闪的第一名,让他可以进入到这个alpha比例高达60%的军校来读书,甚至让他那个一直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的父亲金光善能够注意到他,军人能够带来荣耀,能够巩固家族的地位,他因此而被需要。但Omega的比例实在是太少了,他们的体力天生就已经成为了阻碍他们前进一步的障碍,战场上性命相搏的时候,差一点就是差了一条命,甚至可能影响的就是权力的更迭和国家的存亡。他们要负责生育和繁衍,这是重大的责任,但这段时期他们的脆弱,更将他们推离了权力的中心,成为附庸和装饰。

 

再以性别划分之前,大家都是人。还可以分成聪明人,出身好的人,心眼坏的人各种种类。

孟瑶坐在拳击室里将今天的笔记整理完递给聂明玦,聂明玦拿着拳套走过来,说“上次考试你没有参加,题目你看了吗?”

 

“老师私下给我卷子了,我一天去蹭课就算了,还跟着你们考试不像话。”孟瑶说,“他帮我评过分了。”

“怎么样?”聂明玦说。

“比你高啊。”孟瑶有些得意的晃晃脑袋,“大多数情况下,我的卷面成绩都比你高吧,就算高不了太多。”

 

“但是,”聂明玦把拳套丢在孟瑶怀里,说“你的某些成绩,差我就差的很多。”

“你这是借故发泄,趁机揍我。”孟瑶戴上拳套,非常有眼色的开始讨好,“学长,下手轻一点,我学招式就好了,你轻一点。”

“战场上敌人会对你轻一点吗?”聂明玦问。

 

“那我还没上战场就被你抽死在拳击室了。”孟瑶说,“你上一次打我的时候那块淤青现在都还没有消下去。”

孟瑶撩开衣服,露出一段雪白的腰身,上面的淤青格外显眼,聂明玦撇了一眼立刻别过头去,孟瑶似乎也觉得不妥,急急忙忙的把衣服往腰带里面塞。

 

“我下手那么重?”聂明玦摸摸鼻子说,“我今天注意一点。”

两个人谁也不说,耳根都泛红。

 

他们在拳击室度过很多这样的夜晚,孟瑶先坐在一边整理笔记,然后聂明玦私下给他开小灶做陪练,教他各种各样的防身术,有时候也不在拳击室,会在聂家自己的靶场,两个人一起练枪法,硝烟的味道,汗水的味道,是年轻时候没有宣出于口的情愫。都觉得不用说破,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 ,他们配合默契,彼此喜爱,相互成就,没有什么理由不在一起。

 

聂明玦在上战场之前,只参加过一次演习,甚至都算不上非常规范,规则简单粗暴,所有人两两配对,自由组合,然后彼此搏杀,最先一队走出来的人会获得胜利。这会是履历上非常漂亮的一笔。

 

聂明玦和孟瑶的组队并没有太多人惊讶,虽然聂明玦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就像常规一样,双A搭配,但是孟瑶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他也许正面打不过你,但你也许根本没有机会,把拳头伸到他的面前。

 

孟瑶站在聂明玦身边等待着演习的开始,规划很早就做好了,先抢夺物资,再去寻找地图,之后在根据情况行事。当发令枪的声音响起,所以的人都狂奔冲向物资的时候,孟瑶对着聂明玦微微点了一下头,聂明玦上前拦人,他身材高大,一个人拦住四五个不成问题,而孟瑶灵巧的从聂明玦的身侧闪身而过,准确的拿走了绳子,雨衣,点火器。他抱着东西跟聂明玦说,“好了。”聂明玦这边让开,两个人绕到枪支一边,聂明玦拦在孟瑶前面,孟瑶迅速抱走两把枪和足够的弹药,还帮聂明玦挑了一把军刺。

 

“走了!”孟瑶喊了一声,聂明玦从他手里接过枪背在背上,两个人第一组拿到了充足的装备,进入到了演习的森林当中,却没有注意到有人在他们的身后,,轻蔑的笑出了声。

会下雨这件事情是孟瑶推算的,演练地址选在森林,天气本来就多变,再加上老师们一贯往死里折腾的爱好,恐怕模拟降雨也可能弄一场,到时候因为避雨而引起的位置变动,降温要采取的措施,都是对他们的考验。

 

聂明玦在前面开路,孟瑶断后,地图聂明玦扫过几眼记住之后就毁掉。走了一段时间,路上遇到了三对,都尽可能快速的动作放轻的解决掉,能不动用枪的情况下,绝对不使用武器惊动周围更多的人。

 

聂明玦小心的将最后一个人放倒在地上,果然如孟瑶的猜测,已经下起了雨来,聂明玦搜索了一下被打倒的人身上有没有所需要的东西,然后接过孟瑶递过来的雨衣,两个人继续往前走。

 

只是渐渐的走着,聂明玦发现本来紧紧跟在身后的孟瑶脚步慢了下来,聂明玦转头,发现孟瑶的脸红的有些不太正常,他走进伸手探了一下孟瑶的额头,说“是不是发烧了?”

“没有,”孟瑶偏过头避开了触摸,说“刚才动手的时候太急了,可能有点累。”

“你把枪给我,”聂明玦说,“你留着手枪就可以。”

聂明玦直接把孟瑶的枪背在背上,说“我走慢一点。”

 

“没事。”孟瑶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我在后面跟着你。”

等到孟瑶直接栽倒在地上的时候,才发现了情况的不对,他整个人好像发烧了一样浑身滚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聂明玦把他的所有东西都挂到自己身上,然后把孟瑶背起来,还要小声骂一句,“你太瘦了,还没有一把枪重。”

 

“别乱说了,”孟瑶抬手帮聂明玦擦擦脸上的雨水,说“你找个地方把我放下,然后你一个人走出去。你听我说,接下来你往右边那条走,那条地势看着凶险,但是那边以前是一个矿井,你直接从地下走,就可以避开大部分的人,然后你走到...”

“好了,不要说话了。”聂明玦说“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孟瑶用力搂了一下聂明玦的脖子,压低声音说“你现在管我干什么?你今年进军队,待会儿你走出去可能迎接你的就是你未来的长官,你背着我当倒数第一名吗?”

 

聂明玦不说话,就只是背着孟瑶往前面走。雨砸在两个人的脸上,孟瑶终于放弃了让聂明玦把他放下来的这件事,只是沉默的帮聂明玦遮着雨,然后偶尔在必要的时候,出声指路。

又走了一段,聂明玦忽然停下来,他深深的喘了两口气,然后把孟瑶往背脊上颠了颠,背稳了准备继续往前走,孟瑶忽然出声,说“聂明玦,你发现了吧?”他的声音已经开始发抖,但努力维持着正常的水平,他说“我觉得我的信息素味道越来越浓了。我前三天刚刚注射完新的抑制剂,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孟瑶扯着聂明玦的衣领,说“抑制剂失效了,而且我怀疑我被人下了不好的东西,我很快...”他似乎难以启齿这几个字,说“我觉得情汛马上就要来了。你把我丢在这里,你赶紧走。”

 

发情期的omega简直就像天然的信号弹,会将周围全部的alpha都吸引到他们这里,孟瑶挤出一个笑容,说“他们万一都往这来了,你就正好是第一名了。”

“万一他们失控了呢?”聂明玦把孟瑶放下来,他身上的信息素味道也浓郁起来,孟瑶靠着树干坐着,聂明玦身上的味道让他生理上获得安宁但心里绝不平静,聂明玦额头上滴落下来的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他将孟瑶圈在自己的臂弯之间,却没有触碰他,像是用自己的气味将清瘦的年轻人包裹起来,抚慰着他。

 

孟瑶向后仰着,看了一会儿聂明玦,忽然笑起来,说“你是不是也中招了?”他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起来,眉心中间那一点艳红的朱砂痣,在雨水的冲刷下完全的露出来,在昏暗的雨夜里格外的显眼,他是金家的私生子,眉心却有金家人都有的那颗遗传的朱砂痣,孟瑶总是担心金夫人觉得碍眼,就把他遮住。

 

雨水打过孟瑶的脸,水珠挂在绵密的睫毛上,像摇摇欲坠的眼泪,他随意的擦了一把,仰着脸看聂明玦笑了一下。

聂明玦吻了下来。

 【省略xx】

 

“没关系的,”孟瑶小声的安慰,他也不知道他在安慰什么,安慰他们即将输掉的比赛,还是安慰自己,要去面对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改变的人生。

。。。。。。

 

显而易见他们在那天的演习当中失败了,聂明玦背着孟瑶走出来的时候老师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聂明玦即便是在alpha当中,他的信息素也足够的强悍和让人感到压迫,昨天他们这样不管不顾的交缠,霸道的气味当中夹杂着甜腻的芳香,那个味道几乎要包围整片树林,大家都能猜到他们发生了什么,所以根本不敢有人上前去打扰。聂明玦庆幸孟瑶一直昏睡,才不用直接面对老师失望的眼神。

 

但这只是暂时的,孟瑶必须会醒过来,被情欲控制的他和清醒过来的他完全不同,第一次面对情汛的惶惑和被人暗害的愤怒混合在一起,还要面对的是,他那个并不愿意承认他存在的父亲在他面前的气急败坏。他被指责让金家丢人现眼,但一方面,金光善又对于他彻底套牢了聂家的大公子这件事而感到欢喜,孟瑶被休学,然后暂时在家中休息,他也许等不到可以再次上学的机会,就会等来和聂明玦的婚讯,他成不了一个战士,而会和更多的omega一样,被摆放在家庭当中。他们只是omega,聪明的美丽的强悍的虚弱的,这些特质什么都不重要,他们好像只有一个性别的标志。

 

孟瑶感受不到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快乐,更多是汹涌的恨意和迷茫将他淹没。

要查出来是谁下的药一点也不难,药下在食物当中,他和聂明玦吃了什么饭在哪里喝的水,对于孟瑶来说,回忆起来非常容易,一个一个查探过去,毫无疑问的目标锁定在了和他一起参加比赛的人身上,金家的旁支子弟,一心希望他出丑,他们甚至想过在那日他和聂明玦交缠的时候去拍照留下一些证据,但被聂明玦威胁得实在难以靠近,但最起码,他们成功的毁掉了孟瑶,一个omega的优秀是不被容忍的。

 

孟瑶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他的身体极度不安,他才被标记,需要聂明玦在身边安抚,但他从那天之后再也没有见过聂明玦,聂明玦来找过他,但他没有想好用什么样的姿态去见面。

怪罪吗?标记都是你情我愿,甚至都是因为他才会发生这一切。可是如果坦然的接受,立刻切换到也许很快就要进入婚姻模式的话,他也做不到。

 

聂明玦最后一次见到孟瑶是在金家,他怒气冲天的上楼,走到那个狭小的饿房间里面,看到了孟瑶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把手里的一本书放下。

“你做了什么?”聂明玦压抑着怒气问。

“如你所知。”孟瑶站起来,平静的和他对峙。

 

“你设计让金子勋废了一条腿!”聂明玦压抑着音调却控制不了声音的愤怒。

“我不过是做了他对我做的同样的事情。”孟瑶扬了扬嘴角,“他可以给我们的食物里加东西,我不能吗?”

“他的枪呢?”聂明玦问“你是不是也做过手脚。”

孟瑶的眼帘低垂下来,许久才说,“是啊。”

 

“你毁了他你知道吗?”聂明玦一把扣住孟瑶的肩膀,“他的腿伤让他永远也不可能再上战场了。”

“那你意识到我也被毁了吗?”孟瑶说,“还有谁能够接受一个在演习中就和他的alpha干起来的人呢?我会成为一个人们窃窃私语当中为了勾引你不惜一切的贱货,而不是一个在战场上尽忠的战士。”

“你为什么非要用这样的办法!”聂明玦说,“向学校举报,其他的路子多得是,哪怕我来解决这件事也不会...”

 

“像学校举报。”孟瑶笑起来,“然后学校把这件事压下去,你们自己家的丑事不要来抹黑学校。或者他被退学,但是金家有很多其他的办法,让他进到军队当中。一切根本就没有改变。”

“但你选择了最肮脏的报复方式。”聂明玦说,“你把你自己变得和你恶心的一样。”

“那你觉得我恶心吗?”孟瑶反手撑着书桌,他想不到第一次在标记之后见到聂明玦,他的信息素没有对自己有一丝丝的安抚,而是用来给自己施压,他转过身去不看聂明玦,说“我们两个现在被家族强行订婚了。”他笑起来,说“不过你很快就要掌家了,这件事你说了算。我也并不要求你对我负什么责任。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

 

他转过头去不看聂明玦,说“其实你这样做我也不意外。你把正义看得高于一切,包括我,而我偏偏最犯贱,就喜欢你这一点。”

 

他不再跟聂明玦说话,而聂明玦站在他的身后,狂暴的信息素慢慢收敛下去,聂明玦没有说什么,只是递给了他一个盒子,想了想最后留了一句,“我要进军队了,等我下次回来,我们商量婚事。”

 

孟瑶不置可否,他只是站在窗口,看着聂明玦离开他们家。肩宽腿长的男人,穿军服会很好看,他几乎可以想象出聂明玦未来的样子,不苟言笑的严肃长官,漆黑的皮手套包裹住修长的手指,合体的军服越发将他的身线勾勒的完美,胸前会是数不清的荣耀和功勋。抬眼看人的时候,气势强横让人敬畏,他可能会是未来联邦的顶梁柱和希望,被众人膜拜敬仰。

可是他不想做众人。

 

孟瑶打开了聂明玦递给他的盒子,上面是一枚象牙扣,孟瑶认得出来,那是最古老的军礼服上面的那一枚扣子,来源大概是聂明玦的家祖,一介平民却依靠自己的实力让聂家成为了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一的男人,他猜不透聂明玦想说什么,也许是告诉他平民也可以最终获得胜利,他也一样。也许只是珍贵的东西交托给他,没有那么多百折千回的含义。

 

孟瑶捏着那一枚扣子,他也希望有朝一日他能船上那样的礼服,胸前的功勋用血换来,他可以得到认可,可以做自己觉得应该去做的事情,而不是屈从于规则和出身。他不比任何alpha差,甚至他构想的比他们都多,他应该得到的身份是将军甚至是统帅,而不是站在聂明玦身边,穿着白色礼服仰着头看他,最多只能做到辅助他的,聂夫人。

 

那是孟瑶最后一次见到聂明玦。

  

五个月之后,聂明玦从军队赶回来,他看见金光善对他堆起虚伪的假笑,“阿瑶呢?”聂明玦咬着牙问,“你跟我说阿瑶死了,到底怎么回事?”

“阿瑶自愿去参与了一次任务。”金光善说,“您的权限可以查到,然后出了意外。”

“尸骨无存?”聂明玦说,“好的很。”

 

“您可以带走他的全部东西。”金光善说“只要您想,您毕竟是阿瑶最挂念的人。”

 

聂明玦没有再和金光善说话,他接过看金光善递给他的属于孟瑶的徽章,他的权限早就查到了,孟瑶进入到帝国境内去刺探情报,被发现之后引爆了炸弹,和敌人同归于尽。他说不出来哪里不对,这是孟瑶能做出来的事情,但还是完全不能接受。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大家都接受了聂明玦有一个还没有结婚就死掉的夫人,聂明玦也没说什么,只是他军服上越来越多的勋章之中,挂着一枚属于孟瑶的,那一枚最不起眼的勋章,被挂在最中间的位置。

......

 

金光瑶回到基地的时候第一件事先去找医生开了药,他不想莫名其妙的有了敌方高级将领的孩子,他冷着脸把药吃了,又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我这次抑制剂为什么会失效?”

医生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金光瑶,说“难道不是您见到您的伴侣吗?很久没见了吧,唔。”医生想了想,用一个比较委婉的说法解释了一下,“就是太想他了呗。”

 

哦,很好,想到抑制剂失效。

金光瑶微笑着又问了一句,“我的伴侣?”

 

“是啊?”医生说,“您身上信息素那个味道啊,那么霸道可了不得。不然你以为对你蠢蠢欲动的人那么多,为什么没有一个敢上手。”

“所以,我早就被标记了?”金光瑶最后确认了一次。

“金先生,您这次任务是不是伤到了脑子?”医生说,“您不是从来到这里那一天,就已经被标记过了么?”

 

看着金光瑶一脸的疑惑,医生好心的解释了一句,“大家都在猜您的伴侣是谁,但一定是一个惹不起的人。”

 

金光瑶笑出声来,他完全想不起自己之前什么时候认识的聂明玦,甚至被他标记过,他的记忆确实有一部分的缺失,但那是在一场战斗中落下的后遗症,金光瑶并没有觉得缺了重要的哪一部分,所以完全没有想过要找回来。他想着这件事,然后听见有士兵小声的叫他,“将军,皇帝叫您过去。”

“知道了。”金光瑶摆摆手,当然是因为审讯聂明玦的事情。

 

金光瑶单膝跪下向温若寒行礼,他的身边就是被牢牢捆住的聂明玦,金光瑶看着捆缚聂明玦的样子,心想确实是厉害,从来没有看见过在温若寒面前还要被用拘束服死死绑缚住的人。

“我没想到他居然是你的alpha。”温若寒笑起来,“阿瑶,怎么回事?”

 

金光瑶心中一震,还是抬头说了真话,“我不知道。”他恰到好处的带了一点讲述这种事情的难堪,“我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我直到今天早上还以为...”

“还以为你是一个没有主人自由自在的野兽。”温若寒声音低磁,却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压迫,“不过挺好的,小狐狸。他能管束你,但有一点麻烦。”温若寒的手指敲在座椅上,说“我并不赞同你有一个敌方高层的伴侣。”

 

“我不会有的。”金光瑶说。

“那就好,”温若寒说,“不管你们过去因为什么原因滚在一起,爱得死去活来或者压根就是酒后乱性,都没关系。问出点有用的东西。”温若寒转头看向聂明玦,聂明玦昂着头和他对视,两个alpha的威压在空气中爆开,金光瑶几乎被逼迫得不能呼吸,温若寒笑起来,说“大概就是因为联邦还有几个这样的人,我才觉得勉强有点意思。我喜欢不服输的人,越强悍越好。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和阿瑶倒是很配,都硬气得很,谁也不服。只不过阿瑶会为了他的目的暂时服软,而你不会。行了,阿瑶你起来吧,该审的东西审出来,然后,给你个特别的恩典,你可以亲自动手杀了他。”

 

金光瑶站起来,看都不看一眼聂明玦,只是微笑着对温若寒说,“虐杀敌方高层,会不会太过分?”

“唔,”温若寒说,“成长总是由猎杀亲近的人开始的。”

 

金光瑶笑起来,他走到聂明玦面前,聂明玦昂着头和他对视,他看见男人黑亮的眼睛,金光瑶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聂明玦的脸,说“视力恢复了?还真是很快,脑袋里的淤血就这么没了。”

他今天要来见温若寒,是穿了礼服的。聂明玦抬头看金光瑶的时候,就看见那一日一直束在脑后的长发散着,金光瑶是真的要用好看来描述才不会觉得辜负的男人,一众军人当中,他留着长发也不觉得妖媚怪异,反而是一种我行我素的冷漠,细长手指被白色手套包裹,军服也是白色,马靴包裹住他修长的小腿,胸口前是满满的勋章,那些都是他用智慧和鲜血换来应得的东西,他甚至还带了马鞭,它的价值更多的体现在装饰上面,或者来为他主人某一刻的恶趣味发挥作用。金光瑶看着聂明玦笑了起来。

 

聂明玦也盯着他看,高高在上的得意的骄傲的放肆的金光瑶,不用遮掩眉心的朱砂痣,不用小心翼翼听着别人恶言恶语的帝国高官。和他许久没有见的孟瑶,在记忆里面重合起来。那才是真正的他。

 

金光瑶一脚踏在聂明玦的大腿上,他将手肘落在膝盖上,毫不客气的用马鞭挑起聂明玦的脸,说“聂将军,您要是肯告诉我一点什么的话,我说不定能够劝劝陛下留您一条性命,”鞭梢滑过聂明玦的脸,轻巧的带起某种毛骨悚然的杀意,金光瑶说“我是真的挺喜欢您的脸的,以后留在这里陪我,我也很开心的。”

“妄想。”聂明玦别过头去。

 

“果然如此咯。”金光瑶声音轻巧,却是一鞭重重甩在聂明玦身上,随后一脚踹在聂明玦肩膀上,冷声说“那还是吐真剂好了,灌点药什么都说了。”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聂明玦几分狼狈的勉强稳住身形,说“您知不知道,有很多人进去之前都特别硬气,进去之后,还不如什么都说得一干二净。”金光瑶微笑起来,“我对您的抗药性测试,充满了期待。”

 

而聂明玦只是昂着头,他看见了金光瑶凑到他面前的时候,和礼服相配的精巧的象牙扣子里面,胸口的那一颗和周围有细微的不同。

“金光瑶,”聂明玦声音嘶哑的喊了他一声。

 

“嗯?”金光瑶配合的凑过去,却看见聂明玦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直起身,用牙狠狠的咬下了他胸口的那一颗扣子。

金光瑶看着聂明玦嘴角还带着血渍,叼着那一颗扣子,目光凶狠,他摸摸自己心口,说“聂将军,您喜欢我这颗扣子,开口要就是了,何必抢呢?还是联邦已经穷到,用不起象牙了?”

聂明玦只是咬着那颗扣子,死死的盯着金光瑶的眼睛,他们两个就这样对峙着僵持着,聂明玦松口,那颗扣子咣当的砸在了地上,上面还带着聂明玦的血,金光瑶下意识的弯腰去捡,听见聂明玦说,“你接受了这枚象牙扣。”

 

金光瑶只是抬起头看着聂明玦,面无表情,甚至还有几分疑惑。但他只是挥挥手,示意周围的护卫将聂明玦带走,自己转身走到温若寒面前,说“陛下,我觉得聂将军,拿去做实验倒是挺合适的。”

 

“优秀的实验品。”温若寒说,“他这样的alpha进了实验室,恐怕那些医生要挨个来谢谢你。”

“希望能为陛下创造出更有趣的玩具。”金光瑶笑起来,“我也很好奇,他能撑多久。”金光瑶手里死死捏着那枚象牙扣说“陛下,这次我还发现了一些事情。”

温若寒颔首,说“什么事?”

 

金光瑶面上还是他从不改变的笑意,将手套取下来,塞进口袋,甚至还极有耐心的包住了他的象牙扣子,他说“我发现了一些东西,陛下。”

下一秒,金光瑶口袋里面掏出掌心雷,准确的击中的温若寒的额头,他毫不留情的补了两枪,然后转身对着绑住聂明玦往外走的护卫开了枪。

 

温若寒死在了他的王座上,但金光瑶都没有回头看一眼,在帝国陨落之前,他要先去抢夺他的爱人。

聂明玦反手撞开一个护卫,金光瑶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伸腿扫开一人,抢先将这里的房间系统完全封锁,无法对外发出警报,他开枪打死一人,站在聂明玦身后,用军刺飞快的将拘束服的扣子完全划开。

 

聂明玦的手一释放出来,金光瑶就已经把刚才抢来的枪丢给了他。聂明玦接过枪,转身就击毙一个,长腿横扫倒一个,金光瑶的军刺就已经过来扎透了那人的胸口。

聂明玦一手持枪,一手军刺,和金光瑶背靠背站着,面对房间里面的十余人,一言不发,此刻站立在一处,就是最大的默契和支持。

 

聂明玦抬手抢过一把枪,利落的扫出一片子弹,金光瑶踩着一个护卫的大腿翻身而上,双膝死死压在的他的肩膀上,居高临下的持枪扫射,等到子弹耗尽,枪托一砸,腰身用力拧转,他稳稳的落地,最后一个护卫倒在地上。

 

金光瑶看着聂明玦,他的白色礼服现在又是灰扑扑的了,他抬起手来,却是帮聂明玦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这是战争结束的开始。

 

 

半年后。

“所以,你为了不跟我结婚,你宁可跑去帝国当卧底。”聂明玦说。

“重点不是这个好吗?”金光瑶解释了很多遍,但在聂明玦的眼里就是,不想结婚。

他当时心灰意冷,接受了金光善给的一个机会,去温若寒处卧底,一切身份都已经伪造好,他不是孟瑶,而是他的双胞胎,金光瑶。孟瑶死在了联邦,而金光瑶,是在帝国长大的人。他接受了催眠,将自己的一切记忆都封锁起来,然后只记得自己要完成的任务,却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接受这个任务。

 

他不想只站在聂明玦身边,他要先做到自己,然后才能去爱人。不做附庸的,独立的相爱。

但终究还是心软,他在催眠的最后一刻,给自己留了一个暗示,一个普通的几乎不带有任何成功可能的词语,“象牙扣。”那个词说出来的时候,有小到几乎忽略不计的可能,他会想起自己爱的那个人。

 

大概还是有那么一点好运气。陪伴着聂明玦的先祖浴血奋战见证最终荣光的那枚扣子,在最后的关头,唤醒了金光瑶。

而也就是那一瞬间,他决定杀掉温若寒,聂明玦来了,他不想让聂明玦成为这场战争的牺牲品,他是个自私的人。

 

金光瑶回到联邦,金光善退下来,金光瑶掌家。聂明玦问起来,金光瑶就笑着说,“没办法呀,他有太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在我手里。比如,”金光瑶敲了一下桌子,“让我去做间谍,非要我催眠这件事,本来就是他的私心。联邦胜利了,我是金家献给联邦的忠臣。要是失败了,”金光瑶笑起来,“我是他生活在帝国的儿子,会接受他的投降,保住他的性命。”

 

金光瑶弯着嘴角,“他现在要依靠我来保住最后的东西了。”

 

“那你想要的东西呢?”聂明玦问。

“还差一点吧。”金光瑶说,“扣子还我。”

“过一段时间。”聂明玦说,“他从来都是你的。”

“那你呢?”金光瑶说,“你想要的,都得到了吗?”

“嗯。”聂明玦说,“聂将军会有一个完全自由的伴侣。”

金光瑶笑起来,朝聂明玦伸出手来,聂明玦握住他的手,将那枚象牙扣子,重新放到了他的掌心当中。

 

都得到了,永远的爱和自由。

--------------------------------自由之选下fin-------------------------------------------------

 



评论(70)
热度(2236)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