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焦糖布丁】 李泽言x你

又名:
两个月学习法语的可行性研究】

“倒是真的好久不见。”面前的女人看着李泽言笑了起来,主动的开口打招呼,然后伸手握了一下,看上去客气又有礼貌,她微微偏了头仔仔细细的看了李泽言几眼。说“好像是老了一点。”眼见着李泽言的眉头就要拧起来了,又补了一句,“可是更帅了。”

“你们公司派你来开会,你就这样浪费时间?”李泽言说。
“当然不。”女人耸耸肩,“可是合同你都已经签好字了,李总现在还要我跟您谈谈后续合作的事情吗?我们公司...”

“好了。”李泽言出口打断了一瞬间进入工作模式的女人,说“这些年你去哪了?”
“从你这里辞职以后啊,”女人修剪的干净圆润的指甲敲在李泽言的桌面上,她敲了两下,抿了抿艳丽的唇角说,“你让我两个月学习法语我做不到不就跑了么,然后我就跑去法国看看自己要多久才能学会法语咯。”

李泽言真觉得三年没见这个女人一点长进都没有,之前谈判桌上的端正严肃资料数据全部在脑子里,为自家公司据理力争绝不放过一点利益的女人都是装出来的,本质上依然是那个坐在他办工桌前面皱着眉头跟他说“老板我八十天学不成法语。”的姑娘。

李泽言一开始觉得她是难得的聪明女人,在入职的轮岗阶段,别人都去跟项目组,唯独她来给李泽言做秘书,工作半年内最大的收获是作为最小的秘书帮老板的秘书团定盒饭定行程以及PPT制作技术突飞猛进出神入化,那个时候看上去眉眼间的稚气还没褪干净,去法国是个极好的机会,可是说起学法语来,也就是咬着下嘴唇皱着眉头犯难。

她那个时候是真的只能称作女孩子的,连唇膏颜色都是粉嫩水润的,不像现在唇线描摹的利落又干净,艳丽的哑光红色,在公司里也不是人人能用。她用还是倒真是好看。

“那你法语现在学的怎么样了?”李泽言这个问题几乎就是明知故问了,他面前的女人代表一家法国企业来跟他谈判,学到什么程度,不用多问。

女人倒是很有耐心的回答了他,“我自认为得其精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其实当时两个月速成的时候,我就掌握了精髓了。”

“那你还辞职。”李泽言说,“我一直对这件事很疑惑,你做得很顺利,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辞职?”

“学法语学出乐趣了。”女人说,“我是认真的,想着既然学了一点入门不要浪费,就去申了学校,给自己添个学历顺便多学一门语言。况且,虽然别人以为我每天对着你的帅脸,可是,大数据分析来看,秘书嫁给老板的可能微乎其微。”她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的指甲,说“而且多数秘书嫁给老板的,都是艰难创业阶段。我不想再对着改不完的PPT和发言稿,还要被别人以为我每天都对着李先生。”

大概真的是被法国教坏出了风情,她说李先生的时候声线压低了一点,嘴角微微翘起来,眼帘向上,盯紧了李泽言。

李先生并没有接招,低下头看了一眼地面,然后双手交叠问,“法语的精髓是什么?”
“骂人啊。”女人说的极为理所当然,仿佛这个被一堆文艺青年哭着赞颂的语言在她的口中剩下了这样一个非常实用的功能,她看着李泽言说,“你知道的吧,《黑客帝国》里面的经典语录,用法语骂人就好像用丝绸擦...”说到这里的时候她掩住了嘴,就露出一双黑亮的眼睛狡黠的看着李泽言,分明就是故意,还要装出羞恼,“女孩子不要公开说那个词。”

“你该为我演示一段流畅的好像丝绸擦...一样的骂人。”李泽言说。
“为什么要?”女人笑起来,“lady不应该说脏话,我也不能因为公事在别的老板面前表演猴戏。我只能跟你说,法语里面的olala和我们的国骂一样,语调的变化,就能代表丰富的情绪。”

“olala”李泽言很配合的发出了一个代表原来如此的音,交叠的双手撑在了下颌处,说“我听人说,一个语言的精髓在于两方面,一方面是脏话。”他示意了一下,“你已经为我展示了,另一方面呢,是什么?”

李泽言问完就开始沉默,合作公司舌绽莲花的PR此时一句话都不说,专心的研究着总裁办公室的地毯花色。

“另一方面,是情话。”李泽言缓缓开口,看着面前的女人露出一点可疑的泛红耳垂,继续说道,“法语情话很出名。希望有机会,能亲耳听你说两句。”

女人依旧不说话,只是看着李泽言笑起来,说“那我会好好学的,学好了,自然说给你听。”

等我学怎么做得更好,怎么可以更加成熟理智,学怎么能够站在你身边,不成为你的累赘,而让大家夸赞这是天生一对。

“你要不要吃布丁?”李泽言突然问道,“你以前最喜欢的那种。”
“好呀。”女人点点头,“你是不是还要很久才能下班跟我去吃晚饭?”

“对,还有一点事情。”李泽言说,“在小冰箱里,自己去拿。”
女人站起来,踩着高跟鞋也能走得轻快又稳当,她从冰箱里面拿了两个布丁出来,然后递了一个给李泽言。

焦糖布丁,上面有一层硬脆的焦糖层,吃的时候要用勺子敲开,才能吃到里面软滑香甜的布丁。她笑起来,用勺子将糖层轻轻敲开,布丁还是熟悉的香味,无论闻上去还是吃起来,都会让人很幸福。

她看着她面前处理事务的总裁先生,眉眼弯弯,说“我现在敲开了你的焦糖层了吗?”

敲开了硬硬的带着苦味的外盒,然后才能尝到里面甜蜜的真实。

李泽言拿起布丁,从她手里接过勺子,也是清脆一声,西装革履的严肃男人吃了一口布丁,对着她笑起来,“敲开了。”
---------------------------fin---------------------------------------------

评论(8)
热度(120)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