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聂瑶】其实我介意

昨晚看  @右貓mak 许愿 想看《其实我介意》这首歌的聂瑶 我爬去听了一下 歌词真的很对啊哈哈哈 就摸一个鱼让她许愿成功 我好像很久没写聂瑶了因为我一直在外面玩... 这篇聂瑶的背景是我的大纲文《傲慢与偏见》下面的一个片段 两个人刚克服在一起的时候,娱乐圈背景。ooc 见谅

-------------------------------------------------------------------------

“聂先生的电话,”苏涉走进来的时候金光瑶正在背台词,厚厚一本被荧光笔标记出来,边上还有密密麻麻的脚注,金光瑶对着苏涉做了一个手势,苏涉把电话放到金光瑶耳边,就听见金光瑶盯着台词本,把和他对戏的那位角色的台词,情绪饱满的念了出来。

 

“让我办事的是您,把我下狱的也是您,让我滚得远远地跑去边关呆着不要碍眼的是您,这个时候?大晚上的不睡觉,下着雨跑来我门口站着的这位,”金光瑶唇角翘了一下,“又是谁啊?”

 

他的尾音拖长,温柔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带着几分缠绵,几乎赤裸裸就是撩拨了,他果然听到了电话里面聂明玦沉沉叹了一口气,说“阿瑶。”

 

“哦,聂先生?”金光瑶自己用手按着电话,示意苏涉出去带上门,在椅子上调整了一个舒舒服服的坐姿,语气却是恭顺说“我刚才正在背台词,您有事找我?”

 

戏子千面大概说的就是如此,上一秒还在骄矜的抱怨,下一刻就貌似收敛了爪牙乖巧的说着话,可要是聂明玦在场,一定会气得把他从椅子上拎起来让他站好,这样没骨头软踏踏的坐着还看指甲活脱脱一个飞扬跋扈的妖妃像个什么样子。

说来说去,就是他不想接聂明玦的电话。

 

惹事挑衅也好,温顺装乖也好,不敢不理聂明玦,但是给他添点堵还是力所能及的。

“没事,你继续背台词吧。”聂明玦倒是果断的挂了电话。留着金光瑶捏着电话听着嘟嘟声愣在当场,想来想去好歹是苏涉的手机才控制着没有把电话摔出去。

多厉害啊,先挑事的是你,先吵架摔门走了三天一个消息都没有的是你,现在先打电话来的人是你,到最后挂电话的人也是你。

 

真是什么什么好处都要你占尽了!

 

金光瑶不是第一次被聂明玦气得浑身发抖,但这一次身份不一样立场不一样,所以他的气来的格外的大。

 

以前聂明玦还是他的金主大佬,是没有骗到手的投资商,聂明玦说什么做什么他都受着,就算内心已经跳起来对着聂明玦下巴一记左勾拳一记右勾拳,警告他惹毛我很危险,表面上也是一派温顺恭良,是是是您说得什么都对。

 

可是现在不一样啊,他是聂明玦的男朋友,为什么还要受这样的窝囊气。说到底,聂明玦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们两个身份的转变。

 

事情起因于一张照片,聂明玦晚上和人去谈生意的时候被狗仔跟拍了,本来聂明玦一贯低调,就算生意做大也不是招狗仔注意的人,主要原因是那段时间有人爆他和金光瑶的料,几乎就是明说他们两个是包养关系了,狗仔看着有戏,才去跟聂明玦。

 

偏偏那一晚,期望出现的主角金光瑶没有现身,反而和聂明玦谈生意的是一个上市老板家刚回国不久的小女儿,两个人一起从饭店里面出来,立刻被狗仔全方位多角度无死角的连拍数张,连带着视频一起放出来。转身就是一个热门,语气里里外外的意思就是聂老板的正牌对象在这,金光瑶这种不知道从那里跳出来的野鸡还是老实闭嘴吧。

 

金光瑶出身不好在圈里面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样被踩着嘲从他出道到现在爬到影帝的位置几乎是司空见惯,他理都懒得理,但是心里还是有一点微妙的不爽,他在等聂明玦的解释。

他知道聂明玦跟那位女士不会有什么关系,可是聂明玦不解释又觉得自己很不被看重,但是去质问聂明玦或者要聂明玦给一个解释一点也不善解人意也不酷根本不是他的作风,所以这样一来二去,金光瑶自己就很憋屈。这样的复杂纠结的心理通常称为“恋爱带来的脑残。”

 

然后他就和聂明玦吵架了。聂明玦那天稍微喝多了一点酒回来,按照正常情况,金光瑶会准备好蜂蜜水或者酸奶给聂明玦喝,一边轻声细语的帮他按按太阳穴然后让聂明玦去洗澡。可是这是之前他还要抱着聂明玦大腿拉投资时候的情况啊,现在是平等的男男关系了,就算崩了体贴细心人设,也应该可以给喝多了也没一句解释的男朋友甩个脸色。

 

吵架结果就是聂明玦走了,其实也不知道在吵些什么。两个人都算得上冷静克制,也不至于互相幼稚的指责你心里没有我你不顾我的感受。能说什么呢?不过是金光瑶气在头上说了一句今天这个小姐是假的,那会不会有一天就有个真的了?

那边聂明玦不可置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摔门而出。

 

金光瑶在沙发上气得发笑,他和聂明玦的关系里面他天然就站在弱势的一方,从一开始是因为他有求于聂明玦才硬着头皮让两个人认识有了之后的发展开始,到现在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他才是主动的那一方。聂明玦身后有无尽的退路,跟他分手之后照样可以人生无碍,那么他呢,金家不会是他的退路,也不能相信聂明玦可能会成为他的港湾,从始至终可靠的只有自己。他想要自尊,他也想要退路。可是他没有。

无处可进,无路可退,爱不踏实,恨不痛快。

 

该回片场拍戏的回片场,该去出差开会的也一样出差开会。金光瑶看着聂明玦打电话过来的时间,算算时差,聂明玦应该是开会的空档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料定聂明玦一会儿不会再打过来,金光瑶关了手机,继续背台词。

 

就这样又挨过去三天,距离聂明玦回国的日子还有两天,金光瑶依旧没有接到聂明玦的任何一个电话或者邮件甚至一丁点相关信息都没有。金光瑶看了一眼手机,兴趣缺缺的摁灭了它,然后转身微笑挥手和剧组的同事告别,一个人先回酒店休息。

 

金光瑶刷开酒店的门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一手拉着门一手准备开灯的时候,被一个男人走过来直接捂住了嘴巴然后顺手带上了门。

 

金光瑶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表情满是戏谑,聂明玦宽阔滚烫的掌心还捂在他的嘴上,金光瑶毫不客气的伸舌头在他的手心轻轻舔了一下,就看见聂明玦触电一样的缩回了手。

 

金光瑶轻笑起来,说“终于开了窍提前跑回来找我,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

“不给你打电话发邮件是我的错。”聂明玦说。

“嗯,很好。”金光瑶说,“还有呢?”

“不该摔门而出?”聂明玦说。

“嗯嗯很对。”金光瑶点点头。

“想不出来了。”聂明玦诚实的说。

“好像也没有了。”金光瑶说。

 

“以后出门注意记者?”聂明玦说,“不是带着你的时候,都不能拍。那你呢?我提前结束工作跑回来,你有什么要检讨的么?”

 

“在你喝醉酒的时候不招惹你。”金光瑶说,“不在你打电话的时候阴阳怪气的念台词。对你保持基本信任,知道你是一个天然弯之后就不怀疑你哪天会跟哪位小姐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很完整。”聂明玦忍不住笑了一下,又憋回严肃脸,说“这是想了多久?”

 

“刚才进门发现你提前回来了我才想的。”金光瑶说,“你晚回来一天都不想再承认我有错误。”他的手在两个人之间比划了一下,说“两个人都存在问题的时候,问题比较严重的那一个承认错误。”

 

“那下一次你介意的时候,还是直接说出来好了。”聂明玦说,“我要是没有想到你的点,你不是要白白憋着生气。”

“你在说什么?”金光瑶瞪大了眼睛。

 

“你和介意我和别人被拍到照片。”聂明玦盯着他说,“想问又不好意思,是吧?”

他心思绕了千百转,聂明玦永远都是干脆的一个直球就打过来。聂明玦说,“其实你这样问我,我也不会觉得你无理取闹的。我又不是喜欢你善解人意细心体贴实际满心算计虚情假意的样子。”

 

“聂先生,你搞懂你刚才是在表白吗?”金光瑶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重新把刚才的话说一遍,把后面的删掉也行。”

 

“好好好,”聂明玦把金光瑶肩膀揽过来,说“我还是比较喜欢你记仇心黑嘴巴坏的样子。”

金光瑶还要在反驳,就已经被聂明玦一把捏住了脸,巴掌大的脸被捏成一个包子,嘴巴被迫嘟起来,呜呜呜什么都骂不出来。

 

聂明玦在上面啾了一口,说“甜的。”

--------------------------------fin-------------------------------------

 

 

 

 

 

 

 


评论(47)
热度(2133)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