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双荒】迷弟手记6 第一次去我爱豆家

第一次去我爱豆家

 

杂志卖到断货的时候,荒的名字第一次和荒川连在了一起,而节目组也恰好在这个时候公布了节目《抱紧我北鼻》的常驻嘉宾名单,算是借着这一波热度宣传。大家的反响比想象中的好,纷纷猜测两个大帅比究竟谁会被孩子搞到炸毛,也有人说看之前放出来的杂志拍摄时候的花絮视频,荒和荒川看上去关系还不错的样子,一起带孩子应该不会很苦手。荒的迷妹们骄傲的表示我们家超模那张脸只要是雌性生物就不会有不喜欢的!管她是什么年纪。而荒川的迷妹们这个时候就十分的沉默,因为对荒川稍微熟悉一点的迷妹,去片场探班或者去机场接机,可能或多或少都见过,挂在荒川身上把荒川闹得一脸绝望的金鱼姬,大家表示我们应该对我们的爱豆有信心,但是我们要收起盲目乐观的情绪。

 

当然在这个时候,必然会出现一种粉丝,他们的名字叫做西皮粉,诞生于两个人拍杂志时候的目光相接,拜倒在荒看着荒川的那个眼神下,然后炸裂于两个人要一起上一个综艺还是一个带小孩的综艺这件事情上!于是在社交网络上搜一搜两个人的名字,就会看见一些癫狂状言论。

 

“看见荒川看荒的眼神了吗?!我可是粉了荒川好几年的,都觉得他冷冰冰的,我可没有看见过他对谁的眼神那么温柔!”

“两个人的名字都那么像,这叫什么!这叫“同姓恋”!!!”

“我家超模真的哇,喝酒那里真是撩得我魂都要出来了,可是想想他对面坐的是谁啊,我要是荒川大佬我也刚不住啊。”

 

“现在问题来了,这个节目组我觉得真的有毒,两个男人一起带孩子,还有年龄差,根本就是自带西皮属性,不知道大噶还记不记得以前有一个电视剧,叫做《两个爸爸》.双荒不火,天理难容哦。”

 

荒坐在车上把眼睛瞪得圆圆的刷手机,烟烟罗坐在他旁边说,“你想笑就笑吧,我看见你拿小号刷你们两个的内容了!”

荒唰的一下把手机收了起来,嘴角抿得死紧,腰板挺得笔直,又听见烟烟罗说,“紧张就紧张呗,有什么不敢承认的,这可是你第一次去他家。”

 

荒深呼吸了两下,说“那待会儿镜头对着我,我是该紧张还是不紧张啊。”

“我觉得你但凡跟他有关的事情的时候,你就比较没有职业素养。”烟烟罗说。

“你对着你的爱豆有职业素养吗?”荒反问,“你不会心跳加快大脑停转满脑子都是我居然在他面前了。”

 

“我没有爱豆。”烟烟罗说。

“那你去问问你弟弟看见他爱豆时候的样子,他上次冲到那个导演安倍晴明面前是怎么样的?”荒毫不留情的揭穿,“他哪里还记得自己好歹也不大不小算是个明星,粉丝也不少,他是怎么挤过看一群对着他尖叫的姑娘,冲上去和晴明合影还夸人家是他见过长得最好看的人?”

 

烟烟罗痛苦的捂住脸,说“我该谢谢你还比较克制,没有激动的抱住你小叔叔语无伦次的说我喜欢您很久了您所有电影我都看过还全部蓝光都买了,一样买了两份,看一份藏一份,所有的杂志也都买了。我这次不在国外发展专门跑回国参加带小孩儿的综艺根本都是为了您。别看我看上去那个高冷其实我小号经常和您的黑子们掐架虽然因为话少掐不过但是我还是很凶的...”

 

“你还是别说了...”荒咬着牙死死的憋出这一句。

“其实你这样挺可爱的,我觉得你小叔叔应该很吃这一套。”烟烟罗说,“他这个年纪地位,什么手段没见过,反而最怕的就是一颗热腾腾的真心。”

“我又不是要追他。”荒硬邦邦甩出一句。

 

“不是?”烟烟罗说,“那你只想做个朋友,互粉一个,打个招呼?别嘴硬了。我弟弟那个是追爱豆,你这个可是追男朋友。”

“有什么差别吗?”荒问,“你弟弟看到晴明不也是头昏脑涨尖叫失控。”

 

“当然不一样,”见多了迷弟迷妹的资深经纪人烟烟罗一派了然的说,“追爱豆说来说去是单方面的,追男朋友可就不一样了,有互动的来,而且他的互动只针对你。唔,我不是说因为他夸了你身材好之后你最近吃鸡胸都有动力了许多。”

 

荒想了一会儿,没给烟烟罗答案,只是说“一会儿节目组的人就要来了,我休息一会儿。”

说不紧张是假的,今天是节目的第一期录制,《抱紧我北鼻》的常驻嘉宾只有他们三个人,第一期算是磨合,地点选在了荒川家里,而接下来的几期,每一期会换一个地方他和荒川带着金鱼姬去旅行,有时候介绍一些有趣的当地风土人情,也会完成一些任务。然后会随机的有不同的嘉宾到来。

 

荒川家的这个地址并不是荒川日常住的那一套房子,选择这里的原因一是荒川并不想自己的日常生活细节被过多的暴露,当然也因为这一套足够大,拍摄起来会更方便一些。荒其实知道这一套房子,当时有一个荒川的访谈,他看过很多遍,就是在这里进行的。他记得荒川就坐在书房的椅子上,那天的状态非常放松,没有穿他穿上去好看但是让人觉得约束的挺括衬衫,还是难得换了一件面料柔软的衣服,他的身后是他庞大的藏书墙,荒还记得荒川是按作者来分类排列的。

 

荒跟着节目组到达的时候荒川已经带着金鱼姬在门口等着了,这套房子有一个小院子,就算不经常住人,荒川也让人将花草照顾得很好,荒下车的时候荒川正带着金鱼姬认识植物的名字,荒川站在金鱼姬的后面,穿一件宽松的衣服,低着头由着他的小侄女糟蹋他的花园,金鱼姬指了几朵花问荒川的名字,荒川一一回答了,金鱼姬知道了名字,默念几声然后点点头一把就把花摘下来。荒川皱着眉头看,但是也不出言阻止。看着金鱼姬把他的花园糟蹋了大半然后拼凑出了一把毫无搭配的花束,在他面前晃悠,说“小叔叔,我待会儿送给荒哥哥,欢迎他来我们家。”

“好的呀。”荒川说,“他会喜欢的。”

 

荒的长腿刚迈下车,金鱼姬就嗷呜扑了上来,节目组并没有可以掩饰过他们之前就已经认识的这件事,重新花费时间认识和彼此介绍是浪费时间的活动。荒看到金鱼姬,就蹲下来和她打招呼。金鱼姬挥舞着手里的花束递给荒说,“哥哥,送给你的,我和小叔叔欢迎你来我们家。”

 

“谢谢。”荒接过花,很顺手的把金鱼姬抱起来,这完全是为了拍摄效果考虑,金鱼姬还没有荒的腿高,要把两个人放在一个画面里面,就只能拉远景,所以为了将就金鱼姬的身高,荒川和她说话的时候也是弯着腰的。

 

今天在家里的主要任务是和金鱼姬磨合相处,荒会负责做饭,而荒川要负责收拾两个人出去玩的行李。

三个人进了屋子,荒川给了荒一个小花瓶,说“你可以把花插在里面,这样放的时间会久一点。”

 

“我可以做成干花吗?”荒问,“那样的时间更久。”

“可以。”金鱼姬立刻抢先答应,“小叔叔书房里面的那些书又厚又重,拿来压干花最合适了。”

“那一会儿吃完饭你就可以去弄了。”荒川说,“但是我椅子后面那一排书你不能动。”

“嗯嗯。”金鱼姬胡乱的答应着,哒哒的往前跑了,荒川跟在后面,说“我还是应该去提前收拾一下。”

 

荒跟在荒川后面说“里面的书不都是你最喜欢的的吗?要是弄坏了你肯定很心疼。”荒川回过头去看着荒,荒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头发,说“我看过你的那一段采访。”

“很早以前的视频了。”荒川说着带着荒在屋子里面闲逛,将各个房间的位置都指给他看,说“你待会儿要是愿意,可以去书房转转,布局跟以前不太一样。”

 

大概是因为第一期节目,导演组对他们格外的宽容,没有克扣任何物资,甚至纵容了荒川动用冰箱里面自己准备的食材给他们三个人做一顿午饭。可是这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好操作,荒站在荒川家装修精致的开放式厨房那里,控制不住的表情抽搐,他问荒川“你没在这做过一次饭是不是?”

 

“没有啊。”荒川理所当然的说,然后看着荒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荒站在厨房里面,导演组一致觉得此处适合拍家居生活写真,色调清新最好抱一只猫那种,配合荒川这个一看就是好好设计过的厨房真是不要太配,北欧性冷淡家居风和荒那张精致但冷漠的脸衍生出绝妙的高级感。而现实是,长腿超模看着一堆连标签都没有拆掉的锅碗瓢盆十分悲痛,导演组连在这一块的后期都想好了,面条泪乌鸦叫,荒要多绝望就有多绝望。

 

“锅都有的,”荒川站在一边冷静的说,“烤箱和炉子也很齐全,还差什么吗?”

荒眨眨眼睛,说“全部都是炖锅。今天注定只能吃炖菜了。”荒看着从大到小排列的六只整齐的锅子,不知道荒川是怎么把他们买回来而完美的闪避了炒锅。

 

“我一点也不会做饭这件事情,我觉得我最好还是在第一期节目就跟你坦白。”荒川说,“我尝试过做饭,金鱼姬觉得我要把她毒死,然后和她同归于尽。我也学过了,这个技能点,真的,点不亮。”

 

金鱼姬大概是去玩够了,在厨房找到了荒川,很是时候的抱着荒川的大腿补刀,说“是真的很可怕呀!小叔叔炖的鱼,就像在锅里面放了一块煤炭那样。”

 

要捂住嘴巴已经来不及了,叔侄两个人被荒撵出了厨房。导演组倒是很满意,两个人都是第一次上综艺,但意外的效果非常好,这些镜头剪辑不需要太多力气,反而是后期需要努力,适当卖萌,绝对可以让两个人吸粉无数。

 

荒卷了袖子准备做饭,冰箱里面的东西大概是荒川之前让人准备好的,东西很齐全,可是荒找了一圈,不得不把荒川叫了过来。荒川看着荒手里捏着一把剪刀,已经将鸡的骨头剔下来。

 

荒看着荒川,慢慢走近到他面前,低下头看着荒川,眼神温柔,声音很轻,像是不愿意唤醒一个梦一样,他问荒川,“小叔叔,是不是你让人买了菜,却没有准备,调料?”

 

荒川还没有回答,导演组已经爆笑出声,并且不打算给他们任何场外援助,荒川后退了一步,强作镇定,开始在厨房找东西,最终确认真的没有任何调料。

 

“白水煮鸡。”荒川说,“你不是日常都这么吃的吗?健康,对身材也好。”

荒小声叹了口气,说“你是真的对做饭一窍不通。”

荒川下意识的接了一句,“不是有你么?”

 

导演组在旁边都快要尖叫了,果然是大咖,第一次就综艺感那么足,这一段氛围实在太好。副导演眼神闪闪发亮,小声说“我觉得我已经准备好钱买本子了。”

 

最后的结果是幸好荒找到了一袋咖喱粉,虽然盐味还是淡了一些,但是好歹咖喱鸡加上土豆配米饭,蔬菜和水果用酸奶做成沙拉,中午饭还是像模像样的进行了下去。金鱼姬十分给面子的吃完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然后满足的摸摸小肚子去睡午觉了。

 

原本是荒川一个人收拾他和金鱼姬两个人的行李,荒也没有别的事情做,也不好在一边坐着发呆,就去帮荒川的忙。看着荒川把东西往箱子里面扔,清单倒是写的整齐分明,可是东西在箱子里,就是横七竖八的乱放。

 

“我希望后期在这里打上一条,我想念我的助理。”荒川坐在地上和金鱼姬的小裙子做斗争,因为在自己家里拍摄,青行灯也没有逼迫他要装人设,所以荒川的状态其实很放松,他和金鱼姬的东西都散落在书房的地毯上,荒川就坐在那里叠裙子。

 

荒慢慢的走过来,他甚至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他看过荒川在这里的采访,谈电影谈他的想法说他获得的东西和一些缺憾,而现在他就站在这里,他清楚的看到荒川身后的书架上的书更多了些,书籍按照名称的字母排列起来。他以为他曾经看过的那个访谈已经是荒川最松散的状态,但现在,荒川盘腿坐下地毯上,微微拧着眉头,看他的表情的时候一定以为是什么严肃而重要的事情,可仔细看,不过是他始终压不平女孩子小裙子蓬起来的裙摆。他有些困惑又苦手的认真和这件事斗争。这样一个瞬间,让荒觉得他终于走近了荒川一点点,荒川不是那个强势的男人,他的一切细致和关照都来源于他上位者的习惯,而现在他见到的,是不会做饭也不怎么会照顾一个小女孩的小叔叔。

 

命运是如此的妙不可言,才让他有机会站在他从前只能在屏幕上看到的地方,身边就是那个他执拗的反复欣赏描摹着眼角眉梢的人。

 

荒走过去,也盘腿坐在地上,伸手压住那条裙子的裙摆,说“小叔叔,我帮你。”

荒川就歪着头,对他笑了一下。

 

荒说“其实这种裙子,可以用压缩袋装一下,会不那么占地方。”荒说着,把裙子叠好,然后手上速度很快的,开始叠其他的衣服,柔软布料的直接卷起来,面料挺括的衬衫也能折得十分标准。

 

荒川看了一会儿,说“你是专业的。”

“就是专业的。”荒把荒川折叠的平平整整的衬衫在荒川面前晃了一下然后放进箱子里面,其余的衣服和物品按照大小整齐的码了一层,刚才还堆得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快就被收拾好看,荒说“以前我在后台当过一段时间助理,那段时间看见秀款心里的想法都是,我给你挂起来平平整整的,衣摆的褶皱不能乱。”

 

荒川笑起来,说“还好这次跟你一起出门,不然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荒偏头看着荒川说话,满心都是节目组的灯光师应该加一个鸡腿,他看到荒川浓密的眼睫在他的面前清晰可见,书房阳光太好,这个时候正毫不吝啬的挥洒下来,在荒川的睫毛上投下碎金。荒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今天和烟烟罗在车上说的话。

 

你是想追逐他,还是想追求他?

 

是想只是站在他身边近一点的位置,还是期待着不只是单方面的付出,还想要更多。

荒的视线缓缓划过荒川的睫毛,一路游弋过挺拔鼻梁和薄唇,他收回视线,看着箱子里面荒川的衣服笑起来。

 

我是想得到他的。

 

 

评论(32)
热度(379)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