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双荒】迷弟手记(一)【超模转型演员荒X影帝荒川 娱乐圈paro】

一  关于我爱豆

 

“你再说一次?”荒川举着电话,听见里面传来那个听上去妩媚实际上字字句句都是精明算计的女声回应,“我说,让你上这一次的新综艺。”

 

“青行灯,我觉得我还没有flop到这个地步?”荒川的语气疑惑又不可置信,正要迈步,忽然被一个小东西抱住了大腿,于是荒川再也没有办法迈着长腿走得潇洒,只能由着自己腿上那个累赘死死抱住自己不撒手,他连拖带拽的艰难走到沙发旁边,伸手把小东西拉了下来,塞了个抱枕给小家伙抱着玩,继续回青行灯的电话。

 

“什么叫flop!?”电话那边的女声比荒川还要不可置信,“你是对我帮你选综艺的眼光有什么误解还是对现在的行业有什么误会?现在哪个大明星不上真人秀,就算不是常驻,也要客串个几期。按着剧本卖卖人设,圈粉有多快?当红的那几个小鲜肉哪个没上一个真人秀,有黑历史的那几个谁谁,不就上节目去跑了几季,现在洗得比白菜还白,人气暴涨,片酬可是直逼你了。”

 

“我不需要,”荒川说,“我只想拍电影,现在没有好本子我就休息。你不用帮我维持出镜率。”


“是没有好本子还是你到了瓶颈期?”青行灯毫不客气的践行了人生需要揭穿的理念,“你说最近没有合适的剧本,可是你已经被那几个老戏骨说你到瓶颈期指指点点一两年了。你自己演电影还是导电影,近几年可是一点突破都没有。”

 

荒川不说话,坐在沙发上叠起两条长腿,随意的点开遥控器看了电视上一档综艺,一堆人傻笑着玩游戏还要接受惩罚,荒川拧着眉头,可是青行灯说得也没有错,于是他耐着性子继续听,“而且你一贯独来独往,现在还有好多黑子说你难相处假清高耍大牌。”

“随他们说,”荒川说,“也不能怎么样。”

 

“当然能,”青行灯说,“现在是粉丝时代,可不是什么好看什么,而是他们喜欢什么看什么。你可别想着你电影本子好你演技好拍得好就有人看,现在做什么不要粉丝基础。”

“不准反驳。”作为经纪人的青行灯说,“你去个真人秀又不会少块肉,我帮你选这个特别轻松,完全就是你的日常生活。你都不用卖人设了,而且根据内部消息,这次你的搭档来头也不小,你们两个人搭配一下,你肯定能圈一大波粉。”

 

坐在沙发上玩得开心的小宝宝哼哼唧唧的爬到荒川的腿上,在一边唧唧咕咕的笑出声音来,青行灯听见荒川认命的问了一句,“什么真人秀?”

“抱紧我北鼻!”青行灯说“亲子节目,不要更适合你了。完全符合你现在在家带孩子的实际状况,我都听见金鱼姬在旁边笑了。”青行灯继续劝说,“你知道叔叔带着小女儿这种人设有多么的独特而具有杀伤力吗?”

 

“我是她亲叔叔,”荒川把金鱼姬从自己腿上抱下来,伸出一只手把圆脸小姑娘整整齐齐的童花头揉得乱七八糟,然后拿了一根棒棒糖递给她,金鱼姬坐在沙发上晃着两条小短腿专心吃糖,荒川继续说,“她太小了,我就算上真人秀我也不带她。我不缺钱也不缺关注,不需要靠孩子来实现所谓的事业第二春。她妈妈把她托付给我照顾,不是拿来给我这样利用的。”

 

“你再考虑看看,”青行灯说,“明天来公司我们再细说这件事情。我选的节目你放心,肯定不会拿你家小宝宝炒作,况且金鱼姬又大方又可爱,说难听一点,她综艺感都比你强。上一次年会的时候我带着她,你都不知道她才是身边围着人最多最好看的那一只,比那个身材巨好的大帅哥酒吞还讨人喜欢。”

 

荒川低头看了一眼正在把棒棒糖嘎嘣嘎嘣嚼碎,以为荒川没有发现,偷偷呸呸了两块糖沫在荒川裤子上的小姑娘,实在看不出哪里讨人喜欢。

荒川伸手掐了一把金鱼姬的脸,肉呼呼的腮帮子手感倒是出奇的好,金鱼姬对着荒川做一个鬼脸,大声嚎“青灯姐姐~~~我小苏苏又捏我的脸!他坏!”

 

“对,他就是个又凶又坏又固执,不要跟他玩。”青行灯说,“明天让你小苏苏带着你到公司来,我带你去玩。”

 

“好的。”金鱼姬愉快的答应下来,荒川挂断电话,随便瞥了两眼,就看见电视上被粉丝和记者团团围住的男人,之所以还能看见呢,是因为这个被围住的明星个子实在太高,艰难的在人群中还能露出那一张精致好看得过分的脸,即使表情冷淡,又被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依旧无损他的英俊和气势十足,荒川并不认得他,但平心而论,在美人随手一抓一把的娱乐圈,那张脸和身高,都出挑得过分。

 

唔,大家都很喜欢,跟我有什么关系呢?荒川冷漠的换了台,倒是金鱼姬在旁边补了一句,“小苏苏,刚才那个是荒哎,”小萝莉站在厚地毯上踮起脚手举过头顶比划,说“上次我和青灯姐姐见过他,他的腿有辣么长。”

 

“你才几岁就知道看帅哥,”荒川说,“都是被青行灯带歪的,他是不是还给你分享八卦了?”

青行灯,除了荒川的经纪人这个身份之外,她还是荒川的娱乐公司的合伙人,主要负责旗下艺人的管理,人脉广能力强,只是有一个爱好,喜欢听八卦,偏偏又在这个位子上,说她知道的八卦比名侦探XX知道得都多也不为过。

 

“没有八卦哦。”金鱼姬一脸沮丧,“青灯姐姐说他酷到爆炸,资料少得很,什么八卦都没有。”

“嗯。”荒川随意应了一句,关掉电视继续拿起昨天没看完的书看起来,金鱼姬对电视也没有太大兴趣,坐在厚地毯上翻画册看,看了一会儿说,“小苏苏,你最近怎么都不去拍电影啦?”

 

荒川当然不会告诉她一方面是没有合适的本子,另一方面是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找不到感觉,每一次拍戏都好像只是在重复自己,他能演好依靠的是多年的经验累积下来的本能,而不是这个角色带给他的触动和理解,不是没有过好的角色,但荒川也清清楚楚的记得,他拿奖的那个时候,老戏骨对他的评价是,别人演成你这个样子是该拿奖,可是对于你来说,这是不够的,你两年前演暴君就是这样的孤傲和生杀予夺,两年之后你再演一个一方霸主又是如此,你能演得好这个角色是因为你自己性格就几乎如此,可是作为演员,就该是千人千面,你的角色欠缺了一些东西。

 

缺了什么,荒川也说不出来。

 

他甚至是有些自矜身份的看不上真人秀的,电影里面拼不出演技,反而去节目里面用力的演一个虚假人设,这边装疯卖傻,那边无论男女都是国民老公天生吃货。

 

荒川出道很早,从新人一路走到现在的影帝,拥有自己的娱乐公司,拿下国内外重量级奖杯无数,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打拼出来的,没有人可以质疑他的能力和演技,可是他自己知道,自己在面临什么。

 

也许,是需要尝试一些新东西了。

 

 

 

 

 


评论(22)
热度(409)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