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蛙橘砸

裙下之臣 刀下亡魂

【聂瑶】逆序关系(大结局)

我真的觉得烂尾QAQ sad 永远写不好ABO的我


聂明玦觉得自己这个假请得实在不要太合适,金光瑶清醒过来的时候,还有力气跟他开玩笑,说一定是觉得他实在太忙了,所以趁着他请假赶紧搞点事情,不然浪费了这个假期。

柏舟哼哼着冲到卧室里面,蹬掉鞋子就爬上金光瑶的床,自觉主动的把脸递给金光瑶搓,又得意的宣告说“你这次犯病也是我处理的哦,我反应可快了。”

 

“你最棒了,”金光瑶亲了柏舟一口,他的后颈上有聂明玦的暂时标记,他对着站在床边的聂明玦微微点头笑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

他们两个的关系似乎陷入僵局,往前进一步又觉得冒犯,可是如果往后退的话,能退回到哪一步呢?

 

金光瑶依然还在发情期,只不过是用药控制住了而已,精神还是差得可以,每日昏睡时间超过12个小时,有时候强撑着起来想去书房处理工作,被聂明玦禁止,只能软哒哒的窝在沙发上回复邮件,等到聂明玦去把柏舟送去上幼儿园,回来又看见金光瑶蜷在沙发上抱着电脑睡着了。聂明玦在这方面十分了解金光瑶,知道他一旦去上班,金光瑶肯定又要开始处理工作,索性自己也休了一个假,事情尽量在家处理,缩短出门的时间,牢牢看住金光瑶随时狂化去处理工作。

 

金光善的事情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金光瑶看着聂明玦黑着脸瞪着他捏着手机回邮件,笑眯眯的服了个软把手机关了机交到聂明玦手里,然后光着脚甚至还踩着一段睡裤的裤脚边在家里走来走去,找了一本柏舟的画册来翻,然后坐在地毯上晒太阳。

 

看了一会儿又困倦起来,他便把书合上,靠着懒人沙发和聂明玦说话,懒人沙发厚地毯和一堆靠垫都是两个搬过来之后才重新添置的,聂明玦这个住处以前性冷淡的装修风格完全被毁掉,孩子的玩具书籍和柔软的物品更多的添加进来,让这个家看上去不再只是设计师值得夸耀的作品,更多的就该是日常生活得地方。

 

“你看,”金光瑶说话的声音都是懒懒的,他日常说话的时候声音轻软温柔,但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的倦怠,他把自己在沙发上窝成一个舒服的姿势,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omega了吧,每次这种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个废人。”

“那以前这种时候你怎么办?”聂明玦问。

“一般休息半天,遇到特殊情况就不休息。能让人有精力的药多得是。”金光瑶说,“偶尔吃一次也没有什么。”

 

“你以前上班的地方不让请假吗?”聂明玦说,他自己就是老板,知道公司是规定给omega假期的,每个人一个月有三天,但具体会请多久,他并没有太在意过这个情况,毕竟公司的omega数量并不多。而且让omega回家休息,更多的意义在于不要让信息素干扰公司的其他Alpha.

 

“有假期,三天。”金光瑶说,“不过聂老板,你如果感兴趣,可以去你公司问问,这三天有多少人会休假,应该不会很多。”他自嘲一笑,“因为这个身体的本能,很多公司招聘的时候要omega的概率就会很少,如果还不知道把握机会,一个月三天的请假,还有多少可能能留在工作岗位上,就算能力相当,Beta的身体素质比Omega好得多,一个月少三天假期,还没有生孩子的麻烦事。作为Omega ,想获得某些东西,必须付出更多。”他大概是身体依旧不舒服,或者这个时候难得有几分软弱,金光瑶说,“有的东西,别人不承认,可就是原罪。”金光瑶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说“私生子+Omega,恭喜玩家金光瑶double kill 成就达成。”

聂明玦很想说点什么,但他不知道如何开口,金光瑶瞥了他一眼,轻飘飘的笑了一下,说“没关系的,不管生成什么样,我都是要往上爬的。”

 

起点低,那就踩着更多的人爬快一点,就算有幸起点高了一下,也得爬得更高些。这是骨子里面的东西,不会变得。

“柏舟还没有分化,”聂明玦说,“你想过这件事情吗?”

 

“当然,”金光瑶说,“不然我为什么同意要和你结婚呢?以后不管他说分化成A还是O,都有一个身份,是你聂家的孩子。我是他的父亲,有一些磨难,我可以帮他减免,当然要尽全力去。”

“孩子长大是要吃一些苦的,你有时候未免太骄纵柏舟。”聂明玦说。

 

“不,长大成人受的锻炼是一回事,生活给的磨难是另一回事。有些东西我受过一次,就不会再想让他尝试了。”金光瑶说,“就好像你二十岁的时候一个人承担家业这是磨砺,而被人踢下楼梯,这是苦难。我要把他垫高一些,不能让人看轻。”

“我会给他最好的,”聂明玦说,“你为了柏舟,已经做到了这一步。”

 

聂明玦也许只是随口的一说,而金光瑶却忽然因为这句话遍体生寒,阳光暖融融的洒在他的脸上,他却一点也不觉得暖和。最近的生活实在太好了,他和聂明玦相处的无比顺利,柏舟也开始越来越像一个正常的没有心理创伤的小孩,让他几乎忘记了,这个故事是怎么开始的。

他和聂明玦睡了唯一的那一次是被人暗算是意外,可是后来那一次,让他带着柏舟顺利回到聂明玦身边的这一次,追究起来,就是他耍的心机手段。

 

他当时除了要给柏舟一个正常的生活一个强大的靠山,扪心自问,何尝不是对自己也有私心,想要利用聂明玦。可是现在,他想起这件事情来反而浑身不自在,聂明玦甚至坦然的可以给他提供助力,他反而越发觉得无措。

 

利益是算得明白的,感情才是最麻烦的事情。金光瑶长袖善舞,没有人比他更知道怎么用人情债还人情债,可是碰上聂明玦,无比的希望没有一点感情因素,这样日后才好清算。就算聂明玦有朝一日发现了他是刻意算计的,他也该在内心冷笑一声,然后由着两个人形同陌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惶惑担忧。

 

他坐在厚地毯上,猝不及防的被坐在沙发上的聂明玦搂着腰姿态强横从地上拉起来,然后坐在沙发上,“地上还是很凉,”聂明玦说,“你要是精神好一点,想出去走一走的话,跟我一起去接柏舟放学?”

 

“好。”金光瑶起身去换了一套宽松舒服的衣服,去跟聂明玦一起接宝宝放学。

两个人一起去接柏舟的次数屈指可数,实在是忙不过来,所有柏舟看见两个爸爸一起出现在幼儿园门口的时候,一时间不知道往哪个身上扑,纠结了一下还是扑到了聂明玦的怀里,毕竟金光瑶现在还算半个病号。

 

聂明玦接着柏舟,先举一个大高高,然后让儿子骑在自己的脖子上往停车的地方走,柏舟顿时就骄傲起来,因为聂明玦实在够高,他的视线开阔极了,恨不得晃着身后的尾巴跟自己班里的小朋友打招呼炫耀,金光瑶站在聂明玦身边,给柏舟买了一个冰淇淋,然后叮嘱他不准吃到聂明玦的头上。

 

他们看上去几乎是完美的一个家庭了。但也只是看上去而已,这是个玻璃球里面的世界,美丽精致,但虚假易碎。

 

 

 

金光瑶重新去上班的时候遇到了金子勋,金子勋不知道为何又格外的嚣张起来,看着金光瑶比以前还要面目不善,他上下打量了金光瑶一眼,说“现在看起来人模人样了,还不知道你能得意多久?”

金光瑶懒得理他,侧身走开,他听见金子勋说,“那天我遇到了你妈的老熟人,这把年纪了,还要跟年轻姑娘们抢场子。”

 

金光瑶浑身一抖,立刻知道金子勋在说得是谁,他听见金子勋得意的说,“我那天点了她,你说这个年纪的阿姨我也不可能下得了手,就随便跟他聊了几句。”金子勋凑在金光瑶面前,压低了声音说,“你猜,她跟我聊了点什么。”

 

“这种事情你就不用跟我说了。”金光瑶强撑出一个微笑对着金子勋。

“那位思思姐,”金子勋吹了吹手指,“挺关心的你,她听说你结婚了,跟我说她上一次见到你,还是你跟你的聂先生一起去酒店开房的时候,我对你们怎么在一起确实挺好奇的,就多问了几句。”

 

金光瑶挺直腰身站着不说话,只等着金子勋给他一个结果。金子勋笑起来说,“你儿子怎么搞出来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人看见你的几个手下架着你老公和你进了酒店房间。我怎么想没关系,你先生聂老板怎么想就不知道了。”

 

金子勋凑近金光瑶一点,压低了声音用调笑的气音说“还是我们都看错了,他还真是你爬个床就能拿下的。”

“你想怎么样?”金光瑶强压下内心的一闪而过的慌乱,将语气放得满不在乎,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说“快说完,我要迟到了。”

 

“不怎么样,”金子勋说,“我就是见不得你好而已,人人都说你能干,我不过想证明,你也只是能“干”。婊子养大的婊子。”

 

金光瑶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走,留下金子勋在原地笑出声音来,说“还去上班,不急着去跟聂明玦解释么?我可把录音视频都发给他了。”

 

“多谢你操心我的家务事。”金光瑶丢下一句话,他摸出想给聂明玦打电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索性一咬牙关了手机,等到去到办公室,硬是耐着性子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完邮件,可是金光瑶知道,自己现在处理事情完全就是依靠多年来工作的经验积攒下来的本能,他整个人已经开始慌乱起来,聂明玦会怎么看他,如果他去带着柏舟去找聂明玦,这件事情会不会好处理一些,还是干脆就咬着牙承认,没错第二次我们根本就没有上床,都是我算计你的。

他害怕聂明玦看到他丑恶的一面,因为他对聂明玦动了心。

 

金光瑶还是翘了班,他开着车回家,在路上打电话给苏涉,他刻意收敛营造出的温和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他脸上甚至连一丝笑意都挤不出来,他说“苏涉,把金子勋的那些视频都找出来,哪个地点的都要。找几个有小明星的再找几个有其他家公子哥的,不要打码,明天放到网上,找人炒热它们。”金光瑶想了一下,“还有金光善的视频也放一部分出来,放自己公司里面那几个小明星的。对,就是要让别人知道,金家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金家已经从骨子里面烂掉了,金光善和金子勋都将公司的娱乐产业当做私人淫窝,里面的艺人成为交易的物品,这些东西都是金光瑶一直在负责处理。而现在,不好意思,你既然想要我去处理我的家事,那我也顺着你的想法消失去处理我的私事。这件事情不可能会被压下来,牵连出来的其他家族甚至会迁怒到金家。

 

这件事之后,和金家一刀两断,和聂明玦究竟如何,尽人事听天命。

 

金光瑶回到家的时候聂明玦已经在家了,他坐在沙发上,显然专门就是等着金光瑶,金光瑶进门换了拖鞋,忽然有几分沮丧的想着,如果不顺利的话,他很快就要离开这里,如果和聂明玦分割财产争夺抚养权的时候,提要求说自己要带走柏舟和沙发上的坐垫是不是太不靠谱。

聂明玦就坐在那里,脸色并不好看,金光瑶知道聂明玦生气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他是气势十足的男人,坐在那里就压迫感十足,金光瑶慢慢的走过来坐在聂明玦旁边的沙发上,他深吸了一口气,挤出一个笑脸,说“你要问我什么,说吧?”

 

“我们两个见面那一次,都是你设计好的?”聂明玦直接问了出来。

“是,”金光瑶咬了咬下唇,“是我设计好的,你酒量没那么糟糕,我下了药。”

“然后呢?”聂明玦说。

 

“我们没睡,”金光瑶比划了一个手势,挤出苍白笑意,说“我只是觉得那个情况下,你比较容易想起我是谁,以及更内疚一些,更方便说话。”

 

“你一开始就是策划好的是吗?”聂明玦说,“你告诉我,你策划到了哪一步?策划到我会和你一起照顾柏舟,和你结婚,还是已经算计到,我会不想跟你离婚?”

 

金光瑶震了一下,按他往日的巧言善辩,他这个时候自然可以很快想出一套说辞,说自己当时多么的可怜无人依傍,说柏舟的情况也不是很好,爱子心切聂明玦要理解。可是他说不出来,有些事情,开始错了,后面就要一错再错。他并没有这样的神机妙算可以让聂明玦和他结婚,甚至走到现在,他是傻了才会看不出聂明玦对他的感觉,可是现在根本解释不清,一切看起来都是他的计划。

 

金光瑶手指狠狠掐在掌心之中,刺痛让他维持着神志,他说“这事追究了也没什么用,反正我一开始就是算计你的。”他抬起头看了聂明玦一眼,说“你找律师准备离婚的事情吧,如果觉得现在太快离婚对你有影响的话可以先隐瞒下来,到时候我来宣布这件事情,·我会把你的损失降到最低,然后柏舟...我会照顾好他但是你要见他随时都可以我...”

金光瑶还想再说下去,却被聂明玦打断,说“除了离婚呢?”

 

金光瑶苦笑一下,说“您还要分割财产吗?我有什么是值得您看得上眼的。”

他抬起头来看着聂明玦,聂明玦也抬起头来望着他,金光瑶想了想,又艰涩的补充了一句说“不管你信不信我,第一次的时候...”

 

“我知道的,”聂明玦站起来,走到金光瑶面前,然后蹲下来,他把手放在金光瑶的膝盖上,感觉金光瑶下意识的抖了一下,聂明玦说,“我知道第一次是意外。”他似乎是想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青涩又狼狈的金光瑶的样子,连说话的声音都放软了一些,说,“你虽然手段和心眼都又多又坏,可是我知道,有些事情你不会做的。”

 

金光瑶听见聂明玦说,“你就算再贪心再想要我支持,也不会用爬床这种办法。”聂明玦温暖的手掌握住金光瑶的后颈,说“你最讨厌这个。”

 

人人都说金光瑶的母亲是交际花,儿子必然也是有样学样,一身欢场的好本事,才能不动声色的就将聂明玦拿捏在手中,可若是但凡有一点了解金光瑶,就知道他可以用其他任何手段,称不上光明的极端的手段,他也不会拿自己去做筹码献身。他最痛恨的就是这个,不可能再步母亲的后尘。

 

金光瑶看着聂明玦,忽然笑起来,然后他听见聂明玦说,“真觉得对我抱歉吗?”

“嗯,”金光瑶点头又摇头,说“实话来说,也不是很抱歉。”

“那你急急忙忙跑回家做什么?”聂明玦笑了一下说,“怕我生气所以假装很抱歉。”

“差不多吧。”金光瑶说。

“我不会跟你离婚的。”聂明玦说。

 

“啊?!”金光瑶看着聂明玦也不是很生气的样子,可也没想到聂明玦是这么个答案。

“离婚放跑你不是太便宜你了?”聂明玦抬手掐了掐金光瑶的脸,说“结婚拴着你给我带孩子挺好的,给柏舟生个弟弟妹妹也不错。”

 

“我答应你了吗?”金光瑶说“我就是犯个错还要生孩子来补偿这么严重吗?我们还是离婚吧,我觉得特别对不起您,还是不要一起生活了。”

“嗯?”聂明玦皱了皱眉头。

 

“哦,”金光瑶说,“我从金家辞职了,现在是无业游民,不离婚的话你就养着我呗。”

“好啊。”聂明玦说。

 

第二天聂明玦才知道金光瑶挑在这个时候辞职是什么意思,金家铺天盖地的丑闻而来,娱乐公司陷入空前危机,公司股价暴跌,金子勋涉嫌强奸已经被刑事拘留,而金光善虽然没有被卷入犯罪当中,但也已经丢尽了颜面,更何况视频一出,被牵连到其中的几个家族也断不会再和金家往来。公关总监金光瑶第一时间就找不到人,这些事情平日里都是金光瑶一手处理,临时换人根本不可能,错过危机公关的最好时机,再想删除视频减轻影响,已经不可能了。金家自此之后深受打击,影响力和能力大不如前。

 

......

一年后。

“柏舟小心一点扶着你爸爸。”聂明玦说着,自己先下手托着金光瑶的腰。

“我再给你生孩子我就是狗。”金光瑶对着聂明玦怒目而视,他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他身材纤细骨骼又小,实在不是很舒服。

“我就要有妹妹了。”柏舟撒着欢先跑上去开门,金光瑶也不可能说出万一是个弟弟你们两个以后打架我该去拉谁这种话,只能诚恳的祈祷真的是个妹妹。

 

聂明玦扶着金光瑶慢慢走,走到楼下蛋糕店的时候,问金光瑶是不是想吃?

金光瑶点点头,聂明玦就进去给他买蛋糕,金光瑶站在店门口,隔着玻璃窗看着聂明玦笑起来。

 

上一次和聂明玦一起来买蛋糕的时候,他们刚从他设计的酒后二次乱性中醒过来,带着聂明玦来看柏舟。而现在他离开金家,是聂明玦光明正大合理合法的伴侣,柏舟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庭,然后他们在一起,准备迎接一个新成员的到来。

 

他和聂明玦的关系乱七八糟透顶,先上床,糊里糊涂生了孩子有心算计的结了婚,然后开始懵懵懂懂的谈恋爱,标记反而走到了最后一步。

 

没关系的,时间乱了也不要紧,只要最后,你要的那个人来到了你身边。

金光瑶看着举着蛋糕给他看的聂明玦,笑了起来。

------------------------------------fin--------------------------------

 

评论(18)
热度(790)

© 妙蛙橘砸 | Powered by LOFTER